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七百五十章 鱼水

  思索之余,她忽地想到,弘历会否已经将她的事告诉了那拉瑕月,后者不想让她得宠,所以就向弘历进言,令弘历故意冷落她?

  魏静萱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,松开不久的手再次握紧,恨恨地在心里发誓,她与那拉瑕月此生此世,誓不两立!

  若是不得弘历之宠便罢,否则她一定要搅得延禧宫天翻地覆,让那拉瑕月也尝一尝她曾受过的屈辱。

  事实上,瑕月并不知道昨夜之事,更不知魏静萱这些心思,她陪在弘历身边,替他磨着朱砂墨,看他沾墨之后,在奏折上写上一个又一个的字。

  在外面敲过两更之时,弘历终于批完了最后一本折子,展一展筋骨道:“自过了年之后,还是第一次批到这么晚,真是觉得有些累了。”

  瑕月将折子归好,笑道:“看皇上下次还敢不敢躲懒。”

  弘历好笑地捏着她的琼鼻道:“你这妮子,是在教训朕吗?”

  看到她抚着脸颊,弘历笑道:“怎么了,担心自己老去吗?”

  瑕月很不想承认,但事实上,她真的老了,至少已经不再是风华正茂之时,轻声道:“世间女子,又有哪一个人不怕老去。”说及此,她忽地攥了弘历的衣袖,紧张地道:“皇上,若有一天,皱纹爬上了这张脸,您会否不愿再看到臣妾?”

  弘历缓缓拉下她的手,握于掌心,温言道:“不会,就算你白发苍苍,朕也会待你如现在;再说,你老去之时,朕同样也老了,不是吗?”

  “但是会有无数青春貌美之人围绕在皇上的身边,您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唇突然被捂住,弘历轻声道:“你这么说,就是不相信朕了?”迎着瑕月的目光,缓缓道:“都说色衰而爱驰,但那是指以色侍人的宫嫔,你……与朕共经生死,朕又怎会如此待你。今年,是你伴朕的第十九个年头,朕相信,往后定然还会有第二十九个年头,第三十九个年头……你永远都是朕的皇贵妃。”

  他的话,令瑕月淆然泪下,弘历这样说,几乎是在向她许下承诺,尤其是最后那句。

  三十九年……若她真可以陪伴弘历三十九年,此生再无遗憾……

  “莫哭。”在替瑕月拭去泪水之后,弘历温言道:“夜深了,歇息吧。”

  瑕月点点头,与弘历一起入寝殿歇息,一切皆如以前一样,但弘历却始终寻不到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。

  望着欢欲过后,沉沉睡去的瑕月,弘历却了无睡意,脑海中不断浮现昨夜的情况。

  这一夜,弘历睁眼至天明,第二日、第三日,他分明传召了舒嫔与胡贵人,宫庭之中属这二女最是青春妍丽,且风情不一,前者冷艳之中带着一丝傲意;后者吴侬软语,婉约奉迎;皆甚得弘历喜爱。

  然这两人,依然没有给弘历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,令他无比失望,未过三更便已经命四喜将她们送了回去,自己一人在床榻间辗转猜测,为何那一夜,魏靖萱会给他其他人无法岂及的那种鱼水之欢?是因为他将之当成明玉之故吗?但明玉在生之时,他虽与明玉感情深厚,床第之间却也不曾有那种感觉。

  到底……是怎么一回事?

  弘历越是想忘记那种感觉,越是刻意不见魏静萱,就越是记忆深刻,在脑海中挥之不去……

  在第四日夜间,他终于按捺不住,将魏静萱唤了进来,后者一直在等待着弘历的传召,这会儿得到弘历的召唤满怀欣喜,弘历果然没有忘了她,青楼女子那些技艺亦不曾白学。

  “奴婢见过皇上,皇上万福。”魏静萱话音刚落,便听得弘历道:“过来,到朕身边来。”

  其实何止经历忘不了那种感觉,初尝滋味她同样记忆深刻,此刻听到弘历的话,身子顿时酥软了几分,脸颊微红的来到弘历身边,娇唤道:“皇上,您……”未等她说下去,弘历已是毫不怜香惜玉地拑住她的下巴,冷声道:“说,你给朕下了什么药?”

  下巴传来的痛意令魏静萱一下子从旖旎的幻想中清醒过来,愕然望着弘历道:“皇上您在说什么?”

  “朕问你给朕下了什么药?!”弘历重复着刚才的话,眸中充满了厌恶之意,他不是一个没有自制力的人,也不是史上那些一味沉迷于享乐的昏君,更加不是初尝女人滋味的青涩小子;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何自己会这么惦念那一夜的床第之欢,思来想去,就只想到下药一个可能,他记得皇阿玛在世时,有一个姓舒穆禄氏的妃子曾在阿玛的茶里下药,令皇阿玛对她的身体念念不忘,从一介答应爬到一宫之主的位置,更是差一点害死了皇额娘。

  魏静萱被他眸中的冷意给吓得不轻,勉强定了神道:“没有……奴婢从来没有给皇上下过什么药,奴婢……奴婢什么都没有做过。”

  “还在撒谎!”弘历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冷声道:“你若没动手脚,朕怎么会……怎么会……”后面的话,纵然是他也不知该如何出口,总不能说他堂堂一个帝王,居然贪恋鱼水之欢。

  魏静萱惶恐地迎着他的目光,颤声道:“奴婢没有撒谎,奴婢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,求您相信奴婢。”

  “朕……”弘历神色复杂地盯着魏静萱,不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,如此寂静半晌,弘历忽地道:“四喜,你下去,没朕的命令,不许进来!”

  四喜虽然觉得情况有些不对,但弘历此刻心情明显不好,他不敢多言,应了一声,躬身退出了养心殿。

  在他离开后,魏静萱心中的惶恐比之刚才更甚,忍痛道:“皇上,奴婢是冤枉的,您……”未等她说完,弘历已是站起身来,攥着她一路进到寝殿,魏静萱尚未站稳,已是被推倒在床榻上,随后弘历重重压在她身上,扯去她的衣裳。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