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七百六十七章 求赐恩典

  魏静萱放下手,抽泣地道:“启禀娘娘,最初确是关着的,不过后来奴婢觉得有些闷,所以就打开了,要不然奴婢哪里会奔出去。”

  翠竹在一旁点头道:“是,奴婢过来的时候,门确是敝开着,皇贵妃与阿罗姑娘她们就站在门边,当时……当时都慌了,好一会儿皇贵妃才唤了阿罗姑娘去请周太医。”

  愉妃接过话道:“若不是静萱怕那条蛇伤了皇贵妃,孩子也不会掉,这份心真是难能可贵,也实在令臣妾佩服。”

  阿罗开口道:“魏姑娘,你说你是为了抓蛇才奔出去的,为何奴婢一直都没看到蛇。”

  魏静萱摇头,茫然地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还没抓到那条蛇,就摔倒了,想来那条蛇趁机跑了。”说罢,她突然有些激动地盯着阿罗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问,难不成你怀疑我撒谎?我为什么要这么做,难道我会拿我的孩子来撒谎吗?还是说你觉得我应该眼睁睁看着那条蛇咬皇贵妃?”她颤声道:“那是我的亲骨肉啊,我怎么会这样做,你……你实在太过份了!”说到最后,她已是挣扎着要从床榻上爬下来,弘历拦住她道:“阿罗不过是随.口一问罢了,你想太多了。”

  “皇上,奴婢失去这个孩子已经很痛心了,她却还要这样置疑奴婢,奴婢……”她一脸痛心地道:“奴婢实在无法接受!”

  愉妃言道:“皇上,臣妾也相信静萱不会撒这样的谎,再者,若非如此,臣妾也实在想不出理由会令静萱这样不顾安危地奔出去;只是皇贵妃与阿罗皆未曾看到那条蛇,所以会有所疑惑。”

  弘历微一点头,对神情激动的魏静萱道:“阿罗不过是随口一言罢了,并非存心,你也莫要揪着不放。”自听了魏静萱关于那条蛇的事后,弘历待其态度较之前温和了许多。

  “是,奴婢遵旨。”魏静萱深吸着气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在看似无事的时候,她忽地又哭了出来,呜咽道:“但是奴婢真的……真的很难过,皇上,奴婢好想那个孩子,您说奴婢是不是做错了?”

  她这个样子可怜而又无助,弘历迟疑片刻,轻拍着她的手道:“你没有做错,相反,你做得很好!”

  魏静萱顺势抓紧弘历的手,泣声难止,而弘历亦没有抽回,任由她握着。

  瑕月冷冷看着这一切,一转眼,魏静萱倒是成了她的救命恩人,真是讽刺得很;魏静萱……真是聪明,知晓不能将实话说出来,又知弘历对她甚是重视,就另辟蹊径,想出这么一个为救她而痛失孩子的法子来;如此一来,她失去孩子的意义就大了许多,弘历也会因此而对她格外垂怜,这个漏子钻得可真是好,连她都疏忽了。

  愉妃走到她身边道:“幸好这次有静萱在,娘娘才能够有惊无险,不过静萱就可怜了,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,唉,真是可惜可叹,若是生下来,指不定就是一位小阿哥呢。”

  瑕月望着她,凉声道:“是啊,实在有些可惜。”

  愉妃嘴角掠过一丝笑意,道:“恕臣妾直言,娘娘怎么对此事……好像有些无动于衷?”

  迎着她的目光,瑕月唇角勾起,缓缓露出一丝笑意,“怎么会呢,本宫很感激静萱,真是想不到她会如此关心本宫的安危,为了本宫甚至连孩子都没了,本宫这心里实在是很过意不去。”说罢,她走到魏静萱面前,一脸痛心地道:“你也是,就算真有蛇,也该与阿罗她们说,让她们去抓,你怎么能亲自动手呢,你这是存心要让本宫难过一辈子吗?”

  魏静萱泣不成声地道:“奴婢……奴婢也不想这样,当时根本未想太多,只……只想着不能让……那蛇伤了娘娘,不曾想竟然……”

  瑕月弯身抚着她满是泪痕的脸颊道:“你这丫头,真是鲁莽,本宫就算被咬一下又有什么打紧,皇家血脉才是最要紧的。”冰冷的护甲抚过魏静萱同样的冰冷的脸颊,令她起了无数微小的疙瘩,强忍着想要逃离的冲动。

  “皇上,魏姑娘这里有翠竹侍候着就行了,臣妾陪您回去吧,若是您不放心,就让内务府再遣一个宫人来侍候。”

  弘历点点头道:“好,此事就由皇贵妃负责,另外,让内务府多送一些滋补之物过来,让她做好月子。”

  在弘历准备离去之时,愉妃忽地跪下道:“皇上,臣妾想替静萱讨个恩典。”

  弘历止了脚步,垂目道:“什么恩典?”

  “静萱这一次是为了救皇贵妃才会失去孩子的,其情可嘉,其心可勉,所以恳请皇上赐予其恩典。”

  面对愉妃的言语,瑕月开口道:“愉妃希望皇上赐予怎样的恩典?”

  愉妃低头道:“回娘娘的话,静萱跟在皇上身边亦有一阵子,这次又救了娘娘,这份心实在是难得;可惜她至今还是一个小小的宫人。”

  她的回答,正如瑕月心中所料的那般,凉声道:“你希望皇上赐她妃嫔的位份?”

  “是,臣妾恳请娘娘赐静萱贵人之位。”说罢,愉妃转头看向瑕月,“难道娘娘觉得这样有所不妥吗?”

  瑕月眸光一闪,道:“静萱救了本宫一命,本宫自然感激,但因此就赏下贵人之位,未免有些儿戏了吧,要知秀女入宫而被封为贵人的也不多,静萱……只是一个宫女。”

  愉妃坚持道:“她虽是宫女,却品性淳良,心性极佳,臣妾以为并不输予任何人,贵人之位,她担当得起。”

  对于她的话,瑕月的心中冷笑,正欲开口,弘历已是道:“愉妃你先起来,至于贵人之位……”弘历迟疑着未说下去,神色甚是犹豫,显然是不知该否答应。

  愉妃心知,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,魏静萱真有可能要当一辈子的宫女,赶紧又道:“皇上,贵人之位并非主位,人数也无定论,赏静萱一个也没什么了不得的,毕竟她也算救驾有功,若当时她没惊跑那条蛇,从而咬了皇贵妃,若是无毒便罢,有毒的话,这会儿还不知什么样呢。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