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七百九十八章 临盆

  弘历不愿多说,道:“这件事儿子自会处理,皇额娘别管了。”

  “你啊。”凌若微一摇头,道:“知道哀家当年何以能在那拉氏、刘氏还有舒穆禄氏的围攻下安然无恙吗?”

  “因为皇额娘福泽深厚,又能事先料到她们的阴谋诡计。”面对弘历的回答,瑕月摇头道:“那三个人的手段一个比一个高,虽然有你两位姨娘帮着哀家,但仍是势单力薄,不是她们的对手;之所以哀家可以走到今日,皆是因为你皇阿玛许给哀家的信任。”在弘历疑惑的目光中,她续道:“年轻之时,你皇阿玛也曾置疑过哀家,可是后来,他却许给了哀家一世不疑的信任,哪怕……明知道哀家在撒谎,他也选择了相信。”

  弘历沉默了一会儿道:“皇额娘希望儿子也许给皇贵妃一世不疑的信任吗?”

  凌若轻叹了口气,抚着弘历的肩膀道:“这种事情得由你自己决定,不过哀家相信皇贵妃,皇帝也可以试着去相信她。”

  直至走出慈宁宫,弘历耳边依然回响着凌若的话,一世不疑,他可以做到吗?虽然他也说过要相信瑕月,但真正遇到事情之时,依然忍不住怀疑……

  一路漫无目的的走着,直至“延禧宫”三个字映入眼睑方才停下脚步,想不到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这里来了。

  小五见弘历站着不动,小声道:“皇上,您要进去吗?”

  弘历没有理会他,神色复杂地望着那几个字,迟迟未决,他想见瑕月,但拉不下这个脸,毕竟瑕月如此忤逆他,甚至连他主动的示好都回绝了。

  许久,他终于迈开了步伐,却是往相反的方向行去,一世不疑这四个字太重,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许给瑕月,更不确定,瑕月在他心中,究竟有多重的份量,他真的很矛盾。

  小五跟在他身后,回头望着越来越远的延禧宫,暗自叹了口气,皇上与皇贵妃这次的心结,不知何时才能解开。

  他们并不曾留意到站在不远处的一个身影,正是胡氏,在他们走远后,胡氏进了延禧宫。

  瑕月正在做一件小衣,瞧见她进来,招手道:“过来瞧瞧,本宫给你孩子做的衣裳可还合适?”

  胡氏抚着日渐硕大的腹部,轻笑道:“娘娘做的当然合适,这两个孩子何德何能,能得娘娘亲手为他们缝制衣裳。”

  瑕月淡淡一笑,剪断了丝线道:“左右闲着也是闲着,倒不如寻点事情来做。”顿一顿,她玩笑道:“趁着孩子还未出来,本宫多做几件,这样就不怕他们出生之后没衣裳穿。”

  胡氏笑着屈身道:“臣妾代两个孩子谢过娘娘了。”

  瑕月重新穿了丝线,道:“你怀着身孕就不要这么多礼了,坐下吧。”

  胡氏落座后,犹豫了一下道:“臣妾刚才过来的时候,看到皇上在宫门口徘徊了很久。”

  瑕月手中的绣针不小心刺到手指,殷红的血珠出现在指尖,她含着手指,待血止住之后,淡淡地道:“是吗?本宫不知道。”

  胡氏叹了口气,道:“娘娘,您向皇上认个错吧,莫要再这样下去了,继续下去,吃亏的只会是您自己。”

  瑕月继续起针,低头道:“不是常人有说,吃亏是福吗?”

  “娘娘……”胡氏待要再言,另一个身影走了进去,却是黄氏,后者道:“吃亏或许真是福,但这句话绝对不适合用在宫中。”

  看到她出现,胡氏急忙道:“姐姐,你劝劝娘娘吧,如此下去,实在不是个办法。”

  黄氏微一点头,道:“娘娘,今日体元殿,您可知是何人陪着皇上择选秀女?”

  瑕月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,却是没有问,黄氏见状只得自己道:“是臣妾与愉妃,您可知愉妃一直让皇上挑那些姿色艳丽的女子入宫,只顾顺着皇上的意,丝毫不考虑她们的品性德行,幸好太后在,慧眼如炬,将愉妃斥责了一顿,还不许她再去体元殿,否则多了那么些个人,往后可是有的热闹了。”

  等了一会儿不见瑕月说话,黄氏无奈地道:“娘娘,愉妃一直觊觎着您的位置,难道您真想趁她的意吗?还是说娘娘已经忘记了愉妃做过的事,害过的人?”

  瑕月身子一震,她知道黄氏是在说永琏与长乐的仇,这两人都是被愉妃间接害死。

  见瑕月有所意动,黄氏再次道:“还有,若愉妃当真掌了宫中大权,以她的性子是万万不会放过咱们的,还有大阿哥也是,臣妾曾遇到过大阿哥,他很担心娘娘。”

  胡氏连连点头道:“是啊,娘娘您就不为自己想,也要为大阿哥想想,若您真的出事,大阿哥定然不会有好日子过。”

  瑕月搁下手中的东西,叹然道:“本宫明白你们的意思,但有些事情……本宫……”

  见她迟迟没有说下去,黄氏劝道:“娘娘,不管皇上做错了什么,他都是皇上,您难道真的要怨他恨他一辈子,然后让愉妃、魏静萱那些小人得志吗?”

  胡氏亦开口劝道:“仪妃娘娘说得极是,娘娘,小不忍则乱大谋,您那么多年都熬过来了,难道要毁在区区一个夏晴的手上吗?”

  黄氏恨恨地道:“说起夏晴,本宫真是一肚子火,整件事最错的就是夏晴,若不是她,娘娘与皇上哪能闹成这个样子,亏得娘娘待她那么好,简直就是一头白眼狼!”

  胡氏附声道:“要臣妾说,她比魏静萱还要可恶,至少魏静萱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她忽地止了声音,弯腰露出痛苦之色。

  在她旁边的黄氏最先反应过来,连忙扶住她道:“颖嫔你怎么了,是不是孩子踢你了?”

  胡氏痛得说不出话来,只是努力点点头,黄氏与宫人连忙扶她在椅中坐好,慢慢吸气缓过来;然胡氏腹部的疼痛一直持续未绝,且还传来阵阵强烈的收缩之感,瑕月见状,迟疑地道:“该不会是要生了吧?”

  ...

  ...

   ...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