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八百二十章 玉坠子

  在阿罗与夏晴拉扯之下,夏晴一直带在脖颈间的玉坠子被勾了出来,当阿罗看到那块玉坠子时,整个人都呆住了,一把攥住那块玉坠子,颤声道:“这块玉坠,你哪里来的?”

  “与你何干!”夏晴随口一语,欲趁此机会摆脱她,岂知阿罗一直紧紧攥着坠子,怎么也不肯放开,气得她大声道:“放手,听到没有!”见阿罗对此置若罔闻,她再次道:“阿罗,就算你在皇贵妃面前再怎么得脸,始终是一个宫女,是否非要我治你一个以下犯上之罪,你才肯放手?!”

  阿罗仿佛没听到她的话,只是一再追问道:“我问你这块玉坠是哪里来的?!”

  夏晴气得挥手掴了阿罗一掌,厉声道:“你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话?”

  阿罗没有在意脸上那一掌,只是执着地道:“你回答我!”

  夏晴被她问得实在没办法,只得道:“这个玉坠子是我娘给我的,你满意了吗?”说罢,又恼声道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!”

  &nbs↓↓+p;“你娘留给你的……”阿罗喃喃重复了一句,再次道:“你娘叫什么名字?”

  夏晴恼声道:“这与你又有何干,阿罗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  阿罗没有理会她,只是一味盯着玉坠子,喃喃道:“不会错的,我不会记错的,是这块玉坠子,就是这块,娘一直戴在身上,一直都是……”

  夏晴没有听到她的话,见她松开手,赶紧夺了过来,随即带着肃秋急急离去,这一次,阿罗没有阻止,因为阿罗一直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,一直想着那块玉坠。

  夏晴一路追赶,可惜落下太久,等她看到魏静萱的时候,已经是在乾清宫内殿之中,换而言之,她已经失去了陷害魏静萱的机会。

  夏晴对此懊恼不已,亦恨极了阿罗,认为是她害自己错失大好良机。错过这一次,不知要等到何时,才能再对付魏静萱。

  在夏晴百般恼恨之际,阿罗也回到了瑕月身边,不过她整个人看起来失魂落魄,直至瑕月连着问了几遍话,方才回过神来,道:“主子,您唤奴婢?”

  瑕月微一摇头,道:“本宫问你刚才情况如何,可还好?”

  阿罗神色复杂地欠身道:“主子放心,一切皆好。”

  瑕月知道有些话不方便在此处说,所以她没有多问,一直等到除夕夜宴散去,回到延禧宫后,方才道:“阿罗,肃秋唤魏静萱过去,所为何事?”

  阿罗努力理着混乱的思绪,将发生在偏殿的事情讲述了一遍,随即跪下道:“奴婢未曾请示主子,就擅自阻止夏贵人,请主子治罪。”

  “你做的没有错,魏静萱虽然该死,但夏晴……”瑕月叹然摇头道:“这个做法太过疯狂了,或许真能借此治了魏静萱的罪,但这个除夕夜宴也必会被弄得一塌糊涂;而她自己,也会悔恨终身。”

  在示意阿罗起身后,瑕月打量了她一眼,道:“你是不是还有心事?”

  阿罗深吸一口气,说出一句令瑕月大为意外的话来,“奴婢……可能找到母亲了。”

  “你母亲?”瑕月愕然道:“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消息,怎么突然就找到了,是谁与你说的?”

  阿罗神色复杂地道:“没有人与奴婢说,但是奴婢在夏贵人身上,发现了母亲一直佩戴在身的玉坠子,她说是她母亲给她的。”

  瑕月怔忡地看着阿罗,久久说不出话来,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,依着阿罗的话,除非夏晴撒谎,否则很可能,她与夏晴是同母异父的姐妹。

  齐宽最先回过神来,道:“阿罗,你们母女分别之时,你只有六岁,会不会是你记错了,那玉坠子根本不是你母亲的。”

  阿罗断然道:“不会的,那块玉坠子母亲一直贴身戴着,我看了整整六年,印象很深,绝不会记错的。”

  齐宽挠着头道:“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,夏晴的母亲怎么可能是你的母亲呢。”

  阿罗摇头道:“我曾问夏晴母亲的名字,但她不肯说,否则就什么都知晓了。”

  瑕月想一想道:“这样吧,明日一早,夏晴来本宫这里请安的时候,本宫留她下来细问,若她娘亲当真就是你失散多年的母亲,那你多年来的心愿,总算是可以了了。”

  阿罗用力点头,这一夜,于她而言,是漫长且煎熬的,彻夜未眠,一直等着天光亮起。

  不过天亮之后,众嫔妃得先去向太后贺岁请安,随后才是向位份高的嫔妃请安,所以一直等到辰时,夏晴方才来到延禧宫。

  看到她出现,阿罗心中一喜,连忙就要开口,幸得齐宽在一旁提醒,方才想到此时并非说这些的时候,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  在众嫔妃准备离去之时,瑕月开口道:“夏贵人留步,本宫还有几句话想与你说。”

  夏晴有些意外地看了瑕月一眼,随即停下了脚步,愉妃等人虽然好奇瑕月所要说的话,但她们没有理由留下来。

  待众人都走了之后,夏晴方才神色冰冷地道:“不知娘娘留下臣妾,有何吩咐?”

  “昨夜之事,本宫都听阿罗说了,你腹中的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,你当真要利用他去报仇吗?若是这样做了,你与魏静萱又有何分别?”

  面对瑕月的言语,夏晴冷声道:“我与她早就没有分别了,自然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,若娘娘只是想说这些的话,那臣妾已经听完了,臣妾告退。”

  瑕月摇头道:“本宫一心想盼一个麟儿,为此日日服用苦药,上天却始终不肯赐予;而你呢?有了孩子,却丝毫不懂得珍惜,将他当成复仇的工具,上天真是不公平。”

  夏晴被她说得心中一颤,面上却是冷冰冰地道:“上天本就无公平可言。”

  “罢了,不与你说这个了。夏晴,你颈上的玉坠子,能否借本宫一观?”瑕月的话令夏晴想到昨夜阿罗怪异的举止,蹙眉道:“臣妾的玉坠子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