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八百二十一章 终寻至

  “没有,不过,很可能,这个玉坠子与阿罗有关联,等本宫看过之后,自会告诉夏贵人是何关联。”

  夏晴思索半晌,终是解下了链子,将之递给瑕月,后者只看了一眼便交给阿罗,道:“你再仔细看清楚,到底是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一块?”

  阿罗激动地点头道:“是,就是这块,没有错,主子,没有错啊!”

  瑕月微一点头,再次对夏晴道:“夏贵人,能否告之你母亲姓氏与年纪。”

  “臣妾母亲姓冯,今年五十有三。”夏晴话音刚落,阿罗便颤声道:“姓冯……五十三……都对,主子,都对啊,奴婢的母亲也是姓冯,今年恰好也是五十三,是她,一定就是她。”

  “本宫知道了,你先冷静一些。”在安抚了阿罗后,瑕月看向一脸疑惑的夏晴道:“恕本宫冒昧问一句,你母亲今年五十三,你却只有二十三,换而言之,你母亲三十岁时方才生了你,为何会这么晚?”见夏晴拧眉不语,她道:“这是最后一个问题,待你说了之后,本宫就将一切告之与你。{ }”

  夏晴勉为其难地点点头,道:“其实臣妾母亲是父亲的续弦,父亲曾取过一位妻子,可惜多年未曾生养,之后更是病重而亡;之后父亲看到抵死不愿被卖入青楼的母亲,就出钱将她救了回来,原本是要放其自由的,但母亲说寻不着她的孩子,也不知该去何处,所以就留在了父亲身边,之后更是结为连理。”

  阿罗颤声道:“你说……你母亲在嫁给你父亲之前,曾生有一个孩子,是女孩对不对?”

  夏晴奇怪地看着阿罗,“不错,你如何知晓?”

  “因为……”泪水自阿罗眼中落下,声音比之刚才颤抖得更加利害,“因为……我就是那个孩子!”

  夏晴猛然起身,不敢置信地盯着夏晴,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你……是我母亲失散多年的女儿?”

  瑕月开口道:“不错,你母亲一直未曾找到的孩子,就是阿罗,她认得你戴在颈上的这个玉坠子,当年就是戴在她母亲身上;而她母亲,恰恰也是姓冯,今年也是五十三岁,在她六岁逃难来京城之时失散,她被卖到本宫府中为婢,她母亲则被卖入青楼。”

  夏晴怔怔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,我与阿罗怎么会是……这不对,这不可能!”

  “除非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,否则阿罗就是你同母异父的姐姐。”瑕月的话语犹如一把箭一样,狠狠扎入夏晴耳中,令夏晴觉得无比荒唐。就在不久之前,她还恨死了阿罗破坏她昨夜的事,一转眼,她与阿罗就成了姐妹,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

  但回想起阿罗昨夜看到玉坠子的反应,又不似撒谎,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,阿罗就是母亲心心念念的那个孩子?

  未等夏晴回过神来,瑕月已是再次道:“夏贵人,你母亲如今身在何处?”

  夏晴机械地道:“娘娘忘了吗,他们已经死了,被魏静萱与愉妃给杀死了!”

  其实刚才出口之时,瑕月已是想到了这件事,想要收回已是来不及,轻叹道:“是本宫给忘了。”

  夏晴没有理会她,盯着阿罗,一字一句道:“若你真是我姐姐,那么魏静萱与愉妃就是你的杀母仇人,你应该为母亲报仇,可是你做了什么,你昨夜亲手放过了魏静萱,令她依旧好端端的做她的常在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阿罗神色痛苦,不知该如何言语,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母亲,却是这样一个结果,母亲……母亲……

  夏晴站起身来,盯着阿罗道:“你若还记得谁是你母亲,就立刻与我一起去杀了愉妃与魏静萱,为母亲报仇!”

  不等阿罗开口,瑕月已是道:“杀了他们二人,然后你们两个也跟着陪葬是吗?”

  夏晴激动地道:“只要能够报仇,就算死又有何妨?!”说罢,她再次将目光转向阿罗,咬牙道:“还是说你贪生怕死,不肯动手?”

  瑕月冷然道:“你不必劝她,因为本宫绝对不会让阿罗这么做。”

  “为什么?杀了她们,得益最大的就是你,如今众阿哥之中,五阿哥最是出类拔萃,虽然皇上没有立他为太子,但长远来看,他是最有可能的那一个;只有愉妃死了,五阿哥才会失去承继皇位的资格,大阿哥也才有机会被立为太子。”

  “本宫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大阿哥继承江山,虽然大阿哥生性至孝,也肯吃苦,但能力所限,并不能承担大清江山这个重任,相信皇上也是这样想的。”停顿片刻,她再次道:“从本宫六岁之时起,阿罗就一直陪着本宫,从来没有离开过,在本宫心里,她就如亲人一般,所以本宫是绝对不会让阿罗去犯险,甚至负上杀身之祸。”

  “你这是妇人之仁。”夏晴恨声道:“继续这样下去,早晚有一天,你被会她们害死。”

  瑕月态度坚决地道:“不管你怎么说,本宫都不会同意。”

  “既是这样,臣妾无话可说。”如此说着,夏晴从阿罗手中一把夺回玉坠子,转身就走,然在走了几步后又停了下来,回过身恨声道:“母亲在天有灵,绝不会认你这个女儿,不会!”

  待夏晴走后,瑕月走到黯然不语的阿罗身边,轻拍着她的肩膀道:“别将夏晴的话放在心中,你母亲怎么会不认你,是她想报仇想得发了疯。”

  阿罗默默垂泪道:“其实奴婢也想与她一样,不顾一切为母亲去报仇,若不是魏静萱她们,奴婢如今就能与母亲团聚了;但主子待奴婢如亲姐妹,奴婢又怎能害了主子。”

  “本宫明白。”瑕月抚去她脸颊上的泪水,道:“你忘了前几日永璜说的话吗?和亲王正在寻找刘二娘的女儿,只要找到她,愉妃的死期就到了,至于魏静萱,没有了愉妃护持,她又能活得了多久。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