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八百三十章 醒悟

  肃秋急急道:“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她正欲离去,瑕月忽地道:“站住,不许去!”

  肃秋一愣,旋即急切地道:“娘娘,为何不让奴婢去?您刚才不是亲口说了主子龙胎被麝香所伤吗?”

  瑕月在示意不明所以的翠竹下去后,道:“那不是很好吗?也正逐了你家主子一直以来的心愿。”顿一顿,她续道:“只要龙胎小产,再将今日之事告诸皇上,就可以定魏静萱的罪,谋害皇嗣,足以令魏静萱被废入冷宫。”

  肃秋急忙道:“有翠竹的供词还有这些有问题的银炭在,就算主子没有小产,也足以定魏常在的罪。”

  瑕月漠然道:“话虽没错,但失去孩子怎么着也比没有失去孩子,更加惹人同情,你说是不是?”

  “但那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啊,怎么可以为了博取同情,就将他扼杀呢?!”肃秋话音刚落,瑕月便漠然道:“你家主子不是一向都是如此打算的吗?”

  这☆☆~句话,堵得肃秋说不出话来,确实,夏晴从未在意过这个孩子,一直都是将之当做复仇的工具来利用,从未想过要将他生下来。

  瑕月续道:“与其让他出生之后,被生母厌弃,倒不如趁着现在将之了结。”说罢,目光一转,对紧紧抿着唇的夏晴道:“夏贵人你说是不是?”

  是……这个字如此简单,夏晴却始终无法说出口,自从除夕之夜后,她越来越清楚感知到有一个孩子在自己腹中长大,那种感觉很奇妙,奇妙到无法用言语去形容。

  当听到银炭可能含有麝香的时候,她第一个反应不是去对付魏静萱,而是传太医为自己诊治,并且在那种情况下,还清楚的记得,传周明华或是方太医,而不是一直为她请脉的庄正。

  她不愿承认,但她不得不承认,自己已经越来越在意这个孩子,甚至在意到……不愿再将他当成工具来利用。

  不行,不可以这样,她不可以忘了家人的仇恨,一定要除了魏静萱;这个念头还未转完,心中就升起强烈的不舍,她……舍不得失去这个孩子,她希望可以把他生下来;她……她到底该怎么办?

  瑕月挑眉道:“夏贵人,怎么不回答本宫的话?”

  “回娘娘的话,臣妾……”夏晴犹豫了许久,终是咬牙道:“这件事臣妾自己会衡量,不劳娘娘费心了。”

  听得她的话,瑕月眸中露出一丝笑意,面上却不露分毫,道:“你该不会告诉本宫,你开始舍不得这个孩子了吧?”

  夏晴沉默良久,重重叹了口气,道:“是,臣妾承认,臣妾确实有些舍不得失去这个孩子,他那么无辜又那么幼小,实在不该受那样的折磨。”停顿片刻,她又道:“您以前说的没错,臣妾不该那样偏激,连自己的孩子也拿来利用。”

  瑕月欣慰地道:“你能这样想就好了,虽然你的家人不在了,但这个孩子,往后就是你的家人。”

  见瑕月这么说,肃秋连忙道:“那奴婢现在就去请太医。”

  “不用去了。”瑕月再次阻止,令夏晴与肃秋均是万分不解,明明她希望夏晴保住这个孩子,为何一直不许肃秋去请太医?究竟是想怎样。

  瑕月看出她们心中的疑惑,笑道:“这些银炭并没有被人动手脚,更加没有掺杂麝香,试问怎么龙胎怎么会有恙呢?”

  肃秋愕然道:“可是您刚才明明说银炭是魏常在送来的,翠竹也承认了,怎么一转眼,又说没有被动手脚,难不成魏常在当真好心的送些银炭来?”

  “自然不是,不过那些银炭翠竹刚刚才拿来,想来不会是这些;再者,若真掺了麝香,燃烧之时,应该会闻到香气,可是这一些,并无丝毫的香气或是异常。”说罢,瑕月轻笑道:“本宫刚才之所以那样说,不过是想将你家主子心里真实的想法逼出来罢了。”

  肃秋轻吁一口气,如释重负地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瑕月笑一笑,看着夏晴道:“看来本宫不用担心阿罗回来之后,无法向她交待了。”

  夏晴神色复杂地道:“臣妾曾背叛皇贵妃,皇贵妃难道一点都不恨臣妾吗?”到了今时今日,她又怎么会不明白,由始至终,瑕月都是在帮她,让她不至于踏出错误的那一步。

  瑕月摇头道:“本宫不是圣人,对于一个背叛自己,怎会一些怨恨都没有,但你是阿罗的妹妹;这么多年来,阿罗一直陪在本宫身边,不论本宫被皇上冷落还是众叛亲离之时,她都没有离开本宫;所以,不论她有什么样的要求,本宫都会为她做到。”

  夏晴羡慕地道:“阿罗真有福气,得娘娘如此真心相待,臣妾远不如她,错信奸人,从而害死了家人,其实真正害死家人的凶手,是臣妾才对。”

  “你不必将所有事情都揽上身,人心诡异,你当时才十几岁,怎么能看得那么透彻呢。”

  夏晴摇头之余,想起瑕月刚才的话,疑惑地道:“但是香寒与翠竹见面,还有赠其银炭之事,娘娘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,是偶然得见,还是娘娘……”

  “你以为本宫派人盯着你?”瑕月微一摇头道:“本宫确实派人盯着宜华居,但不是为了盯你,而是另一个人。”

  夏晴连忙问道:“是谁?”

  瑕月看了一眼齐宽,后者将发现宜华居外有人盯梢,从而暗中监视的事细细说了一遍,随后道:“自从翠竹来了贵人身边后,主子就觉得有问题,所以派奴才悄悄盯着翠竹,果然发现她与香寒连着两天接触,并在今日从香寒那里拿了一些银炭过来。主子担心贵人有事,所以一得知此事,就立刻过来了。”

  夏晴并非恩怨不明之人,之前背叛瑕月,乃是急怒攻心,再加上对瑕月有所误会,才会那样,此刻听完齐宽的话,郑重地朝瑕月施了一礼,道:“多谢娘娘。”

  “不必多礼。”在扶起夏晴之后,瑕月道:“魏静萱一直想要害你的龙胎,这一次,却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;只要银炭确有问题,再加上翠竹的口供,当可以定她的罪。”

   ...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