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八百四十七章 被人所害

  “行了,你赶紧去检查那两具尸体,看他们因何而死。”得了弘历的话,林贵赶紧过去,到了惯常打交道的尸体旁边,他镇定了许多,仔细检查着,在这个过程中,谁都没有说话,静静等着结果。

  约摸过了一柱香的时间,林贵走过来行礼道:“启禀皇上,据奴才检查,这二人应该是溺水而亡。”

  “这么说来,他们死去的地方就是在临渊池了,也就是说,他们是投水自尽,而非被人害死之后弃尸池中?”

  林贵犹豫了一下道:“临渊池应该就是致死的地方,但他们……应该不是投水自尽,是……被人害死的!”

  不等弘历说话,愉妃一把推开扶着自己的叶赫那拉氏,快步奔过来道:“他们……真的是被人害死的吗?是谁!到底是谁!”

  林贵被她这个样子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地道:“这个……奴才……奴才暂时还……还不知道。”

  愉妃厉声道:“你怎么可以不知* .道,若是这样的话,叫你来做什么!”

  林贵低着头不敢说话,弘历拉住愉妃道:“仵作之职是检查尸体,而非缉拿凶手,再说,就这么一会儿功夫,莫说是他,就算是神仙来了也不知道。”

  愉妃哽咽地道:“臣妾……臣妾知道,但是臣妾真的很想知道,究竟是谁害死了冬梅与小全子,他们二人对臣妾而言,就如亲人一样,臣妾不可以让他们死的不明不白,不可以的!”

  见她越说越激动,弘历握住她的手道:“朕明白你的心情,放心吧,朕一定会抓到害死他们的人。”

  凌若睨了她一眼,淡淡地道:“愉妃你现在这样哭哭啼啼的也于事无补,反而碍了皇帝问话,也失了应有的仪态,若你实在难受,就先回咸福宫,等有了消息再派人知会你。”

  愉妃神色微微一滞,旋即抽泣着道:“是儿臣失态,请皇额娘见谅,至于儿臣……还受得住,不必回咸福宫,多谢皇额娘关心。”

  对于她的回答,凌若没有说什么,目光落在林贵身上,道:“你且说说,为何说他们是被人害死的。”

  林贵磕了个头,慌声道:“回……回太后的话,虽然这二人的死因都是溺水而亡,但奴才在他们的手上发现了被绑过的痕迹,还有,那具女尸在死之前被人戳瞎了双眼,刺穿了耳朵,另外,双手双脚十指都有被刺过的痕迹,可说是受尽折磨。”

  他这番话令众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,杀人也就算了,竟然还酷刑折磨,到底何人与冬梅有这样的深仇大恨,要下此狠手!

  林贵的声音还在继续,“据奴才推断,用来施刑的,应该是尖锐细长的物件,类似簪子那样的东西。”

  “簪子……”愉妃喃喃重复了一句,忽地冲到冬梅尸身前,随即道:“是了,果然少了一枝。”

  瑕月走过去道:“什么少了一枝?”

  愉妃指着冬梅道:“臣妾曾赏过一枝银累丝蝶形簪子给冬梅,冬梅很喜欢,经常取来戴,她失踪的那一日,臣妾记得也是戴在发间,可是现在其他的珠花簪子都在,唯独那一枝不见了,会不会用来害她的,就是那枝发簪。”

  瑕月唇角微勾,凉声道:“想不到愉妃对一个宫人这么关心,连宫人戴得是什么簪子都记得。”

  愉妃眸光一闪,旋即涩声道:“对臣妾来说,冬梅并不是普通宫人,再说那只簪子又是臣妾亲手赏的,所以印象深刻一些。”

  对于她的话,瑕月不置可否,随后道:“你刚才说的很有可能,不过,也有可能,是冬梅落水之时,簪子沉入池底。”

  “或许吧。”如此说了一句,愉妃又痛苦地泣声道:“杀害冬梅他们的人,到底想要干什么,他怎么可以这么狠心,那是两条活生生的性命啊,更不要说刺瞎双眼双耳还有十指,他……他简直就不是人!”说着,她又咬牙切齿地道:“若让臣妾找到此人,绝对……绝对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她忽地闭目往后倒去,将于六吓了一大跳,赶紧扶住她,惊呼道:“主子,主子您怎么了?您……您别吓奴才啊!”

  瑕月看了一眼道:“别太担心,你家主子想必是因为悲伤过度,所以晕了过去,赶紧将她扶回去吧。”说罢,她对身边的齐宽道:“你帮着一起扶愉妃回去,小心着些。”

  齐宽答应一声,与于六一道扶了愉妃回去,在他们走后,弘历盯着林贵道:“还查到了什么?”

  林贵摇头道:“回皇上的话,奴才暂时只查到这些,没有其他线索。”

  弘历微一点头,转眸道:“四喜,你去侍卫营找几个身体健壮又精通水性之人,让他们去发现尸体的那块地方打捞,看能否找到愉妃所说的簪子,若是没有的话,那根簪子就是唯一的线索。”

  四喜的动作很快,未过多久,便带了几名侍卫前来,在下水一番打捞之后,均是没有发现。

  弘历在安置了那两具尸体后,来到未曾说过什么话的凌若身边,道:“皇额娘,不早了,儿子扶您回去吧。”

  凌若点点头,就着弘历的搀扶,在众人的恭送声中离去,在他们走后,黄氏与夏晴陪着瑕月去了延禧宫,胡氏因记挂两个孩子,所以未曾同去。

  待得宫人奉茶退下后,黄氏道:“娘娘,您说这件事是何人所为,又为何会对冬梅下这样狠的手?”

  瑕月好笑地道:“你当本宫是神仙吗,这件事如此蹊跷,本宫如何会知晓;再者,冬梅与小全子是奴才,不可能在宫里与人结下深仇大恨,所以他们的死必是因愉妃而起,但愉妃……”她摇头道:“除了咱们之外,本宫实在想不出,还有何人与她有这样深的仇恨。”

  黄氏深以为然地道:“不错,思来想去,竟然寻不出一个符合的人来。”

  瑕月眸光微转,见夏晴捧着茶不说话,道:“夏贵人在想什么?”

  夏晴抬起头来,轻咬着唇道:“臣妾在想,愉妃刚才的反应会否太大了一些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