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八百七十六章 死不悔改

  于六心中一喜,正要带其离去,看到跟在魏静萱身边的宫人,低声道:“娘子,她可怎么办,会不会把咱们的事说出去?”

  就算他不提,魏静萱也想到这个问题了,恻目看向神色畏缩的宫人,后者接触到她的目光,连连摇手道:“娘子放心,奴婢……奴婢不会说出去的,奴婢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魏静萱冷笑道:“你要说出去也无妨,不管怎么样,我怀着龙胎,皇上顾念子嗣是断然不会动我的,但你不过是区区一个奴才,宫里成百上千,莫说是少一个,就算少十个二十个,也看不出什么来。香菊,你说是不是?”

  被唤做香菊的宫人连连点头道:“娘子说的是,所以奴婢一定不会乱说的。”

  魏静萱轻抚着她的脸颊道:“你跟着我也有些日子了,平日里也算尽心,若我能够复位,将来生下龙子,成为贵人甚至是嫔位,对你也是有好处的。一条生路,一条死路,香菊,你选哪一条?”

  “奴婢……”香菊被她问的不知如何回答,魏静萱微一点头道:“看来☆☆~你对我也没什么忠心,罢了,你要送死我也不拦着,尽管去养心殿吧,告诉皇上,我偷偷从倚梅轩跑了出来,不过若是死了,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。”

  香菊本来就胆子小,被她这么一吓,手脚发软,跪下带着哭腔道:“奴婢万万不敢,请娘子饶命!”

  魏静萱眸中掠过一丝得意,她就是料定香菊没胆去告发自己,才敢那样说话,“不敢就好,好生跟着我,往后定然不会亏待了你,起来吧。”

  “多谢娘子。”待得香菊起身后,于六催促道:“既然没事,咱们就赶紧走吧。”

  魏静萱也知道耽搁不得,带着香菊匆匆跟着于六离去,为免被人发现行踪,他们皆挑一些偏僻的小径走。

  就在他们匆匆赶往养心殿的时候,四喜手执明黄圣旨,站在台阶上,宣读着废黜愉妃的圣旨,小五已经将册封愉嫔、愉妃的诏书从咸福宫取了来,弘历面无表情地坐在龙椅中,瑕月站在一旁。

  待得宣读过后,愉妃就会被押入慎刑司,刽子手已经等在那里,会将她的肉一片片割下来,然后再喂以参汤,有些技术好的刽子手,可以足足割上九百多刀,而犯人不断气。

  愉妃,将会成为第一个有幸受此刑罚的妃子,从此在史书上留下永远的记载,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……

  “废人珂里叶特氏罪大恶极,着打入慎刑司,受凌迟之刑,钦此!”随着这句话的念完,四喜合起圣旨,冷声道:“来人,将珂里叶特氏押去慎刑司!”

  愉妃从头到尾都很安静,没有嘶喊也没有大叫,仿佛已经认命了,直至太监围上来,方才开口道:“臣妾知道自己罪无可赦,纵然是凌迟之刑,也不足以弥补臣妾犯下的错,您与皇贵妃说的没错,臣妾真是一个很自私的人,什么事情都只想着自己,哪怕是对永琪,也疏于关心,如今想来,真是后悔得紧,可惜,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,永琪走了,他……他是被臣妾害死的!”说到后面,她呜咽地哭了起来,不胜伤心。

  面对她的哭泣,弘历冷声道:“不论你说什么,朕都不会饶你!”事实上,朝臣在得知他在对愉妃施凌迟之刑时,大为反对,认为此举有失皇家颜面,但弘历心意已决,不论他们如何上谏,皆不肯改意。

  愉妃止了哭泣道:“臣妾罪该万死,怎敢奢求皇上放过,臣妾只在受刑之前,再见永琪一面,臣妾生下他,却没有好好照顾他,令他小小年纪就离开了人世,臣妾实在愧对于他。”说罢,她膝行上前,哀求道:“皇上,求您让臣妾再看看永琪,求您了。”

  弘历起身走到她面前,缓缓道:“有你这个额娘,是永琪此生最大的痛苦,朕相信他不会想要见你,而你……也没有资格见他!”

  愉妃拉着他的袍角,哀声道:“皇上,臣妾只有这么一个请求,难道也不可以吗?”

  弘历寒声道:“从你害人的那一刻起,你就没有资格提任何一个请求!”

  他的话似乎刺激了愉妃,后者缓缓站起身来,咬牙道:“是,臣妾是害人,但皇贵妃同样害人,为何臣妾要受凌迟之刑,她却可以高高在上,继续做她的皇贵妃?且皇上还对她的谎言深信不疑?!”

  “放肆!”弘历话音未落,愉妃已是道:“不是臣妾放肆,而是事实;其实皇上心里明白,昨日臣妾说的并不是虚言,否则臣妾怀有永琪之时,怎会胖成那副样子,但是皇上您不肯相信,您宁可受这个女人的骗,也不肯相信臣妾的话!到底……她给您灌了什么迷药?”不等弘历说话,她又道:“还有,谋害七阿哥与长公主一事,根本与魏氏无关,她却故意造谣,将魏氏说成同谋,究其原因,还不是想要趁这个机会害魏氏,让这个后宫成为她的一言堂,再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。”

  瑕月面色阴沉地道:“珂里叶特氏,死到临头,还不忘陷害本宫,若没有魏氏助你,凭你一人,如何能害得了七阿哥,又如何蛊惑先皇后害长乐。”

  愉妃冷笑道:“先皇后对你恨之入骨,想要蛊惑她有何难,至于七阿哥,更是不难。”说着,她看向弘历,冷言道:“皇上,您可知,这个女人与和亲王一直有奸情,要不然,怎么会整整七年,和亲王都在帮那拉瑕月寻找刘二娘的踪迹,又怎么会一接到傅恒的信,就带人到郊外接应他与阿罗?又怎么会查到孕妇失踪一事?还有南巡那次,您都忘了吗?还有,实话与你说吧,这些年来,和亲王没少帮着那拉瑕月与我做对。”说到此处,她突然吃吃的笑了起来,弘历脸色铁青地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我笑你啊,居然将这么一个水性扬花,人尽可夫的女子当成宝,殊不知你的皇冠顶戴早就成了绿色!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