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八百九十五章 前一日

  黄氏点头道:“臣妾知道该怎么做了,十五日……应该来得及。”

  在她答应后,胡氏喃喃道:“魏氏一向狡猾,不知这一次能否如咱们所愿;另外皇上那边,娘娘也得安排好了。”

  “本宫心中有数,颖妃不必担心。”随着这句话,事情就此定了下来。

  十月初八,黄氏传来消息,魏氏家人与郑丰分别到了京城,随时都可以将他们带去傅恒府中。为防郑丰知道魏氏的真实情况,黄氏特意让人将他们安置在两个不同的客栈之中,以免见面。

  十月初九,在夜色朦胧之中,瑕月来到养心殿,弘历正在欣赏一幅刚刚得来的米芾真迹,看到瑕月进来,甚是惊讶地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瑕月屈身行了一礼,似笑非笑地道:“怎么了,皇上不愿臣妾过来吗?”

  弘历搁下手中的卷轴,走下来执了她的手笑言道:“哪有这回事,不过朕想着,阿罗明儿个就要出嫁了,她又陪了你那么多年,你一定很是舍不得,这会儿该与她一起说着体已的话。”

  瑕月低头一笑,感慨地道:“确实有些舍不得,不过又不是不能见了,皇上可是答应臣妾了,许阿罗随时入宫看望臣妾。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如此说了一句,弘历又想到刚才的书卷,拉着瑕月来到御案前,道:“瞧瞧,这是成都知府于腾献上来的,其字刚劲强健,具奔腾之势,又变化无穷,比之更加沉顿雄快,实在是他书法中的精品。”

  瑕月仔细看了一眼,道:“确实很不错,倾侧之中含稳重,端庄之中又婀娜多姿,米芾将这一切掌控的炉火纯青,令人心生佩服;不过……”她收起画卷,在弘历错愕的目光中,道:“您眼睛都红了,想必看了很久,可不能再看了,以免伤了双眼。”

  弘历自己也觉得双眼有些酸涩,逐由着她收走,嘴上打趣地道:“是啊是啊,若是伤了双眼,就看不到朕如花似玉的皇贵妃了。”

  瑕月将书卷交给四喜收起来,嗔道:“皇上何时变得这样油嘴滑舌了,明明就对臣妾嫌弃得很呢。”

  弘历没好气地道:“朕若嫌弃你,就不会那样护着阿罗了,你真当这个固山格格容易封吗?你啊,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

  瑕月笑语道:“是是是,臣妾知错,还请皇上大人大量,不要与臣妾这个小女子计较,您的大恩大德,小女子唯有以这盅汤来报答了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从齐宽带来的食盒中取出炖盅,舀了一碗递到弘历手中。

  弘历笑道:“你这妮子,一盅汤就想将朕打发了,这个算盘打得可真好。”说着,他尝了一口,当即拧眉道:“这是什么汤,怎么味道有些怪怪的。”

  瑕月催促着他将碗中的汤喝尽后,方才道:“这汤是用梨、桔皮、生姜、萝卜还有冰糖一起炖煮而成。”

  弘历听得越发奇怪,“你无缘无故炖这么一盅东西给朕喝做什么?”

  “怎么了,怕臣妾害皇上吗?”这般笑着,她道:“臣妾前几日听皇上有些咳嗽,原本想炖冰糖炖雪梨的,但是与皇额娘说起的时候,皇额娘说这个偏方专治咳嗽最是有效,当年她曾炖给康熙爷服用过,效果极好,所以臣妾便照着皇额娘说的法子炖了。”

  见她对自己的事如此在意,弘历胸口微暖,道:“其实朕只是偶有几声咳嗽罢了,并不碍事。”

  “臣妾总盼着皇上无病无痛。”如此说着,瑕月话锋一转,道:“对了,臣妾下午去看过魏贵人,她很是挂念温玉公主。”

  弘历不以为然地道:“算算日子,她明儿个就出月子了,到时候自可去阿哥所看望。”

  瑕月点点头,神色有些犹豫地道:“皇上,明儿个阿罗大婚,能不能将魏贵人也带去傅恒府中。”

  弘历疑惑地道:“这是为何?她与阿罗可没什么交情。”

  瑕月轻叹了口气道:“其实除了小公主之外,魏贵人也很思念身在永平府的家人,自从她入宫到现在,已经整整九年没有见过家人,她不停地说想要见见他们,臣妾见魏贵人说的实在可怜,又思及她为皇上诞下小公主,劳苦功高,就擅作主张将她家人接到了京城安置在客栈之中,若是明儿个魏贵人去了傅恒府中,就可以借机将家人见上一面,也算了了她一直以来的心愿。”说到此处,她屈膝道:“臣妾擅作主张,还请皇上恕罪。”

  弘历扶起她道:“这有什么好责怪的,魏氏得你如此怜惜,实在是她前世积德。”

  “皇上过誉了,臣妾只是以己度人罢了,若臣妾的亲人还在世,臣妾也很想见一见。”说到此处,瑕月的神色有此黯然,弘历知她必是又想起了自己的家族,扶了她的肩膀道:“谁说你的亲人不在世,朕不是吗?”

  瑕月被他说得笑了起来,连连点头道:“是,皇上是臣妾唯一,也是最亲的亲人。”

  如此笑语过后,弘历道:“既然你已经将他们接到京城,也罢,朕明日就带魏氏同去吧,到时候,你让他们早些赶到傅恒府中,悄悄见上一面。”

  见弘历同意,瑕月为之一定,感激地道:“臣妾代魏贵人谢过皇上垂怜。”

  弘历轻捏着秀气的鼻子道:“垂怜她的不是朕,而是你,她该好好感谢你才是。”说罢,他对候在一旁的小五道:“去告诉魏贵人,明日随朕去傅府观礼,并与家人相见。”

  “皇上不必如此心急,留着等明日给魏贵人一个惊喜不是更好吗?”瑕月瑕月并不想让魏静萱这么早知道,以免有了防备。

  这只是一件小事,弘历当然不会驳瑕月的意思,转而道:“明儿个的事都安排好了?”

  “皇上放心,一切安排妥当了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面对瑕月的回答,弘历颔首道:“那就好,阿罗与傅恒等这一日,足足等了十年,实在不容易。”

  ...

  ...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