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八百九十六章 出嫁

  瑕月温言道:“他们以后会过得很好很幸福。”

  弘历哂然一笑,道:“就像你我一样吗?”

  瑕月微怔,旋即露出唯美的笑容,颔首道:“是,就像臣妾与皇上一样。”

  叹息,在心底悄无声息的响起,傅恒等了阿罗整整十年,哪怕被迫娶了妻子,也未曾忘记过阿罗,甚至愿意以命相护;那她呢,她在弘历心中究竟占有多大的份量,又是否……可以与富察明玉相提并论?想来……是不能的吧……

  弘历留意到瑕月嘴角的苦涩,抬手抚过微微垂下的唇角,低声道:“怎么了,为何看着好似不太开心?”

  瑕月摇摇头,努力勾起唇角,令自己看起来像是在笑,“没什么,皇上您抱抱臣妾好不好?”

  弘历没有说话,只是用力抱紧瑕月,低声道:“瑕月,朕会一直这样抱着你,一直!”

  这一夜,在彼此的相拥中度过,翌日,她回到延禧宫,阿罗正坐在铜镜前由着知春妆扮,身上已经换了凌若命宫廷裁作依着固山格格规格缝制的嫁衣,在她手中捧着代表吉祥如意的苹果。

  瑕月绕着她看了一圈,欣然道:“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看到你穿上这身嫁衣,真好看。”

  阿罗的领襟处透着一抹红色,而在大清,妾室是不许穿正红的,哪怕纹饰也不行,许多妾室终其一生,也不曾穿过一次正红,至多只是一些樱红、银红之色。

  阿罗望着瑕月,神色紧张地道:“主子,奴婢……奴婢好紧张,会……不会出什么事?”

  正在替她梳发的知春连忙道:“大喜的日子可不要胡说,万一说中,那可就后悔莫及了,总之主子什么都替你安排好了,你就好好等着拜堂成亲吧。”

  阿罗僵硬地点点头,因为她没有家人,所以便在宫中出嫁,夏晴等与瑕月关系较好之人,皆来送嫁。

  穿戴齐整的阿罗在喜娘的搀扶下来到正殿,向瑕月与夏晴拜别,明知是大喜的日子,不该落泪,三人却不约而同的红了双眼,瑕月亲自扶起阿罗,哽咽地道:“你与傅恒那么艰难才在一起,一定要好生珍惜,知道吗?”

  阿罗垂泪道:“奴婢会的,以后奴婢不在您身边,您一定要好生照顾自己,若是……缺了人侍候,就告诉奴婢。”

  瑕月含泪道:“傻丫头,宫里头怎么会缺人侍候呢,本宫只盼着你以后安康幸福。”

  “奴婢知道,奴婢知道……”说到后面,阿罗已是泣不成声,打从六岁起,她就一直跟着瑕月,说一句相依为命也不为过,一朝别离,心中实在难受。

  黄氏暗自拭着泪道:“你这丫头,是存心想惹你主子哭吗?又不是生离死别,赶紧把眼泪擦了,若是花了妆可就麻烦了。”说着,她又对瑕月道:“娘娘您就放心吧,傅大人等了那么多年才娶到阿罗,一定会好好待她的。”

  瑕月忍着眼泪点头道:“吉时就快到了,快走吧,晚些时候,本宫与皇上一起去府中观礼,为你们二人证婚。”

  阿罗用力点头,拭去眼中的泪水再次跪下道:“奴婢就此拜别主子,主子您保重!”待得瑕月挥手后,她又朝夏晴磕头道:“奴婢拜别惠嫔娘娘,娘娘珍重。”

  夏晴哽咽地道:“长姐你也要珍重,若是得暇,就入宫来看看皇贵妃与本宫。”

  “奴婢知道。”对于夏晴,阿罗亦充满了感激,若不是夏晴肯认她这个做宫女的长姐,她也不能如此顺利嫁给傅恒。

  “格格,吉时快过了,走吧。”面对喜娘在耳边的催促,阿罗无奈地点头,依依不舍地离去,在将要退出大殿之时,魏静萱扶着于六的手走了进来,看到阿罗尚在,她笑道:“幸好还赶得及,否则就得让人送到傅府去了,你且等我一会儿。”如此说着,她走上去,屈膝道:“臣妾见过皇贵妃,见过各位娘娘。”

  “免礼。”瑕月抬一抬手道:“魏贵人这会儿过来,可有什么事?”

  “今儿个是阿罗大喜的日子,臣妾特意让人打造了一枝并蒂金簪,算是臣妾给阿罗的添妆。”随着魏静萱的话,于六已是将手中的锦盒打开,露出里面手工精致的簪子。

  瑕月瞥了一眼,道:“魏贵人有心了,其实你之前已经送了一份贺礼给阿罗,实在不必再破费。”

  “阿罗侍候娘娘多年,又是惠嫔娘娘的长姐,理该如此。”这般说着,她转头对阿罗道:“这枝簪子虽不算名贵,却是我的一片心意,祝你与傅大人白头偕老,永结同心。”

  阿罗并不愿受她的礼,但在这个时候,却是不便推辞,只得接过道:“奴婢多谢魏贵人。”

  “无需客气,好了,不耽搁你了,快去吧。”待得阿罗出去后,她笑道:“阿罗出嫁,娘娘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。”

  “是啊,本宫等这一日真是等得太久了。”如此说着,瑕月收回远眺的目光,落在魏静萱身边,唇角含笑地道:“不过本宫真是没想到,原来魏贵人对阿罗如此关心。如此……也不枉本宫为魏贵人求来的恩典了。”

  魏静萱一怔,道:“敢问娘娘,不知是何恩典?”

  瑕月笑道:“不着急,晚些时候就知晓了,本宫还有些事情与仪妃她们商量,就不招呼魏贵人了。”

  见她话说一半,魏静萱心里像有只猫在抓一样,难受得紧,但瑕月不肯说,她只得依言退出延禧宫。

  在其走后,夏晴凉声道:“看样子,接下来这半日,咱们的魏贵人要坐立不安了?”

  黄氏睨了她一眼,笑言道:“怎么着,你心疼了?”

  夏晴低头抚着指上的绿松石戒指,幽幽道:“是啊,臣妾心疼她的性命。”

  正出她们所言,魏静萱出了延禧宫后,就一直在刚瑕月刚才那半句话,她可不相信瑕月真会为自己求什么恩典,要说是害她的陷阱还差不多。

  到底……她是什么意思?魏静萱努力想要推断出瑕月话语背后的意思,无奈她知晓的太少,哪怕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。

  ...

  ...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