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章 问话

  不等郑丰回答,魏静萱已经寒声道:“我明白了,皇贵妃果然没安好心,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。”

  魏德几人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,道:“妹妹,你在说什么,什么主意?还有这个郑丰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未等魏静萱开口中,齐宽已是回来道:“皇上请魏贵人你们去偏厅一趟。”

  魏静萱远远与瑕月对望了一眼,缓缓道:“好。”

  在去偏厅的途中,魏母担心地道:“女儿,现在过去会不会有危险?”

  魏▲》无▲》错▲》小▲》说,.q■ule±du.静萱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齐宽,低声道:“母亲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在魏母不安地点头后,她又看向郑丰,以更低的声音道:“你若不想害我,就不要乱说话!”

  偏厅离此并不远,很快便到了,他们入内后没多久,弘历与瑕月也一起到了,他们连忙跪下,依着魏静萱之前教的规矩行礼,不过听起来,依旧是有些杂乱。

  弘历扫了诸人一眼,道:“静萱,出什么事了,为何会与那名叫郑丰的人拉拉扯扯?”

  魏静萱垂目道:“回皇上的话,郑丰是臣妾在家乡时的邻居,也算是自幼相识,不过自从臣妾入宫之后就再未见过,至于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,臣妾也是一头雾水,不晓得是怎生一回事。

  弘历对此不置一词,转眸道:“郑丰,你又做何解释?”

  “小人……小人……”郑丰跪在地上紧张的说不出话来,瑕月见状,轻笑道:“你不必紧张,皇上只是想知道你来京城的原因还有目的。”

  郑丰结结巴巴地答应了一声,旋即道:“大约半个月之前,有一个人来找奴才,说是静萱……”

  “大胆!”于六打断他的话道:“你乃一介平民,怎可直呼我家主子之名,可是想受罚吗?”

  “无妨,想来他也是一时难以改口。”如此说了一句,瑕月道:“你继续说下去,魏贵人怎么了?”

  郑丰惶恐地道:“说魏贵人很想念小人,让……让人随他来京城,好寻机会见上一面,所以小人就过来了,在客栈中住了两日,今日黄昏时分,同客栈的人说这里有人成亲,派发饼面,叫我一起过来领,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走了进来,然后……然后就看到魏贵人了。”

  魏静萱连忙道:“皇上,绝对没有这件事,臣妾从未传过那样的话,他分明是在胡说。”

  郑丰急急道:“没有,小人没有胡说,那些话都是真的。”

  瑕月凉声道:“魏贵人派人传了句话,你就千里迢迢赶来京城,你与魏贵人应该不只是左邻右舍这么简单吧?”

  魏静萱心中暗恼,道:“娘娘,您这么问,难道是怀疑臣妾与郑丰有私情吗?”

  瑕月微微一笑道:“本宫不过是随口问问,魏贵人何以这么紧张,难道……真让本宫猜对了?”

  魏静萱一时难以接话,转而朝弘历道:“皇上,您相信臣妾,真的与臣妾无关,定是有人买通了郑丰,想要冤枉臣妾。”

  弘历原本心情甚好,结果却闹出这么一出来,心情顿时由晴转阴,对她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,“是否无关,朕自会查问清楚,退下!”

  见他这么说,魏静萱只得无奈地退到一边,随后,瑕月再次问道:“郑丰,你还没有回答本宫。”

  郑丰记起魏静萱途中所说的话,迟疑地道:“小人……与魏贵人并无关系。”

  瑕月笑一笑,转而道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  “小人今年二十四。”郑丰话音刚落,瑕月便再次道:“二十四,可不算小了,想来应该已经成亲生子了,叫什么名字?”

  郑丰神色闪烁地道:“小人……小人还没有成亲。”

  “哦?”瑕月打量了他一眼道:“看你长得也算俊秀,怎会二十四岁还未成亲,郑丰,你与本宫说实话,可是因为魏贵人之故?”不等郑丰回答,她已是道:“想清楚再回来,刚才你与魏贵人的话,本宫虽然没有亲耳听到,但想来,有不少人听见了,到时候若发现撒谎,那你就是犯了欺君之罪,该当处斩!”

  郑丰毕竟没见过大世面,被她一吓,整个人都慌了,忙不迭地道:“小人……小人确实喜欢魏贵人,在她被选去为宫女那一年,就曾说过,会等她回来,所以……”

  “所以你就一直没有成亲,而魏贵人对你也不曾忘情,隔了那么多年还想着要见你。”瑕月的话令魏静萱脸色大变,上前道:“没有这回事,臣妾的心里从来都只有皇上一人,若非此次意外见到,臣妾几乎都快忘了郑丰这个人。”

  瑕月扬眉道:“几乎?也就是说并没有真的忘记,否则你也不会叫他赶来京城了。”

  魏静萱急急道:“没有,真的没有这回事,再说,臣妾身在宫中,要如何见他,就连今日要来傅府,臣妾也是齐公公来倚梅轩知会才知道的。”

  “你自是见不到,但可以派人传话,也算是一解相思之苦了;再者,你们若是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,你父亲为何要一口咬定说不认识郑丰?”

  瑕月的话令魏静萱一时回答不出,眼见弘历面色越发不善,她着急地道:“父亲他……他也是怕齐宽误会,所以才那样说,总之臣妾与郑丰绝对没有任何私情。”停顿片刻,她忽地盯着瑕月道:“臣妾的家人是娘娘接来京城的,这么说来,郑丰也是娘娘带来的?”

  “你这么说,就是在怀疑本宫了?”瑕月冷笑道:“你尽可问问你家人,本宫有没有将郑丰一起带来,有没有安排他来傅府;魏贵人,本宫好心帮你与家人团聚,你却将污水泼到本宫身上,不觉得太过份了吗?”

  魏静萱没有理会她,泫然欲泣地看向弘历,“皇上,臣妾真是冤枉的,您相信臣妾,真的是皇贵妃存心要害臣妾。”

  魏父在一旁连连点头,跪下道:“皇上,静……魏贵人说的都是真的,一直以来她都将郑丰当成兄长那样看待,实在不知郑丰竟有那样的心思,若是知晓,定然早就不与他往来,这一切都是皇贵妃所为,她存心要害魏贵人。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