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零二章 异象

  在香气出现的同时,歌声听起来仿佛近了一些,四喜不确定地道:“娘娘,会不会与那名唱歌的女子有关?”

  瑕月摇头道:“三更半夜,竟还有女子唱歌,真是奇怪。”她话音刚落,提着风灯的知春忽地惊呼道:“主子您快看,好多蝴蝶啊!”

  弘历一把撩开前面的帘子,与瑕月一起望去,果然见夜色中,一群蝴蝶振翅飞来,粗略看来,足足有几十只,这么多蝴蝶一起出现,实在是少见,更不要说现在已是十月的天了。

  蝴蝶并不是朝他们飞来,擦着马车飞了过去,很快在夜色中消失不见,四喜喃喃道:“这个方向……怎么这么像是香气传来的方向。”

  “有这个可能。”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一直环绕在耳边的歌声渐渐轻了下去,仿佛唱歌之人正在远行,连着那香气也淡了。

  弘历此刻已经被勾起了兴趣,道:“四喜,带人跟着声音过去,朕要知道是谁人在唱歌,这异香又是从何而来。”

  四喜答应一声,带着两名侍卫快步往蝴蝶消失的方向奔去,车驾则暂时停在路中,在等四喜回来的过程中,香气变得越来越淡,而歌声也消失不闻。

  过了约摸一柱香的功夫,四喜带着人回来,一脸愧疚地道:“启禀皇上,奴才未曾找到唱歌的女子,而且声音也没了,实在不知她去了何处。”

  弘历眸中掠过一丝遗憾,旋即道:“既然没找到就算了,回宫吧。”

  在车轱辘重新转动后,瑕月似笑非笑地道:“未曾找到佳人,皇上似乎有些失望。”

  弘历笑道:“佳人?朕身边不就有了一位吗?又哪里还需要四处去寻。朕只是好奇罢了,到底什么样的香气,可以引得蝴蝶成群追逐。”

  瑕月瞥了他一眼道:“是啊,还有那歌声,看皇上的样子,就知道很是喜欢。”

  弘历揽过她的身子道:“确实是喜欢,怎么了,你吃醋了?”

  瑕月别过头道:“臣妾岂敢,皇上若是当真喜欢,不妨张贴皇榜,寻找这名夜半歌声的女子,倾全国之力,想必可以找到。”

  弘历有些哭笑不得地道:“怎么这话听起来,朕这么像一个好色之徒?刚才那些个话,可全都是你说的,朕一个字都没说过。”

  “是啊,不过臣妾也是将皇上心里的话说出来。”面对瑕月的回答,弘历揽紧了她的身子道:“好了,不要再说那个人了,朕可是连她的面都没有见过,再说,朕也没打算要去寻她,只打算好好守着朕身边的佳人。”

  他的话令瑕月不由得笑了出来,在一番温存后,瑕月忽地道:“郑丰那件事,皇上真的相信与臣妾无关吗?”

  弘历笑容有片刻的停滞,复已如初,抚着瑕月的脸颊道:“除非有确切的证据摆在朕面前,否则朕一定会相信你,这是朕许给你的承诺,朕的皇贵妃。”

  这句话,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,却令瑕月感动不已,倚着他结实的胸膛道:“多谢皇上愿意相信臣妾。”

  弘历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,轻声道:“除了皇额娘之外,你就是朕最亲近之人,若是连你都不能信,朕不知还能相信何人。”

  瑕月没有说话,然心中却充满了内疚,弘历如何信任她,她却利用这份信任去欺骗算计,真的很对不起弘历,可是身在宫中,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,至于魏静萱,她也是一定要除去的!

  想到这里,瑕月眸光一冷,试探地道:“皇上打算如何置魏贵人?”在说完这句话时,她感觉弘历身子一僵,紧接着头顶有声音垂落,“朕现在很累,不想提这件事,一切等明日再说吧。”

  弘历的回答令瑕月心中一沉,看样子,郑丰的事并不能让弘历狠下心废除魏静萱,她不明白,为何在涉及魏静萱时,弘历会一再容情,仿佛很是舍不得似的,真是奇怪。

  在此之后,二人皆是没有说话,翌日,瑕月从养心殿回到延禧宫,岂料黄氏与夏晴已经等在正殿,看到瑕月进来,连忙起身行礼。

  待得各自落坐后,夏晴急切地道:“娘娘,怎么样了,可有如计划的那般?不过臣妾让翠竹去打听了一番,并未听到魏静萱被废黜的消息,难道是让她逃了?”

  黄氏连连点头道:“是啊,娘娘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瑕月将昨夜的事大致讲述了一遍,随即道:“皇上应是相信魏静萱与郑丰有私情之事,但一来他们并未有过份的举动;二来皇上对魏静萱尚有情份;所以并未立即处置,说是等今日再说;不过你们要先有心理准备,这一次……皇上只怕不会重罚。”

  夏晴一脸不满地道:“既然相信有私情,还要想这个想那个,算是怎么一回事,要换了是臣妾,立即就处死魏静萱。”

  “可惜你不是皇上。”黄氏叹了口气道:“其实自从打魏静萱侍寝以来,本宫就有一种感觉,皇上……似乎很看重魏静萱。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夏晴当即否认道:“她若得皇上看重,就不会至今只是一个贵人了。”

  黄氏摇头道:“若非皇贵妃压着,她生下皇二女后,皇上岂会只封她一个贵人,再者,我说的也不是这个;惠嫔你仔细想想,最初那会儿,皇上虽不给魏静萱名份,但她侍寝的日子却极多,后来她被封为常在,同样如此。”

  夏晴娥眉微皱,道:“娘娘之意,是说皇上未必将魏静萱放在心上,却很喜欢她这个人,甚至……可以说是迷恋。”

  “正是这个道理。”说罢,她看拧眉不语的瑕月道:“娘娘,您以为臣妾说的可有道理?”

  “本宫也发现这一点了,不知魏静萱用了什么法子,令皇上对她有所迷恋。”瑕月话音刚落,便听到夏晴嫌恶地道:“还用问吗,一定是一些见不得人的法子,真是想着都恶心。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