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一十四章 定论

  魏静萱忿忿不平地道:“还有什么好查的,想来查到最后皇贵妃又想说是臣妾害的温玉吧?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肃秋忽地冲了上来,跪下道:“不必再查了,掐死小公主的人是奴婢。<-》”

  夏晴神色大变,连忙道:“肃秋,你做什么?”

  肃秋转过来朝她磕了个头,泣声道:“奴婢以前曾受过魏贵人几句责骂,怀恨在心,所以在魏贵人出去取鞋的时候,奴婢趁主子不注意,一时冲动掐死了小公主,奴婢很后悔,但大错已经铸成,悔之晚矣。”

  魏静萱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肃秋来,脸色难看地道:“肃秋,你这是想替你家主子顶罪了?”

  “不是,奴婢说的都是真的,并无顶罪之事,奴婢知道一旦说出来,必定难逃死罪,但奴婢实在不忍心连累主子。”说罢,她朝弘历连磕了数个响头后,道:“皇上,一人做事一人当,奴婢愿意受罚!”

  夏晴眼圈通红地道:“肃秋,这件事与你无关,你为何要揽在身上,本宫……”

  不等她说下去,肃秋已是道:“主子,确实是奴婢所为,奴婢对不起您,以后奴婢不能在您身边侍候,您一定要好生保重!”

  夏晴不停地流着泪,说不出话来,魏静萱趁机道:“肃秋,你说温玉是你杀的,那你指上没有戒指,怎么有掐得出这样的痕迹来,分明就是在撒谎!”

  肃秋早就想好了说辞,当即道:“奴婢在掐死小公主后,就发现戒指在其颈上留下了痕迹,怕会被人发现,所以刚才过来的时候,随手扔了。”

  魏静萱斥责道:“你说扔就扔了,简直就是胡言乱语,那你倒是说说,扔哪里了,也好去找来。”

  “当时又慌又乱的,奴婢哪里还记得,不过奴婢没有撒谎,真是奴婢所为,皇上,您要杀就杀奴婢一人吧,与主子无关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魏静萱急忙道:“皇上,肃秋分明是在为惠嫔顶罪,您千万不要相信她,惠嫔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!”

  肃秋忙不迭地道:“不是的,是奴婢一时气不过,掐死了小公主,皇上,您相信奴婢,真的是奴婢一人所为,与人无关。”

  弘历漠然盯了她许久,忽地道:“温玉……真是你杀的吗?”

  肃秋身子一颤,眸中流露出退缩之意,但很快她又用力点头道:“是,就是奴婢杀的。”

  弘历再次道:“谋害皇嗣乃是死罪,朕再问你最后一遍,是否真是你杀的,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朕!”

  肃秋抬头看了一眼夏晴,紧紧攥着双手道:“是,就是奴婢!”

  “肃秋,你……”夏晴刚说了几个字,肃秋便急急打断道:“奴婢知道主子心善,但这件事是奴婢自己闯得祸,你不必再为奴婢求情了,若是因此连累了您,奴婢就算投胎转世也不会心安。”

  夏晴用力捂着嘴,眼泪不停地落下,肃秋知道她逃不这一劫,所以舍弃自己的性命,替她挡下此事,一命……

  农民总裁

  换一命!

  弘历缓缓头道:“好!既是这样,朕就判绞首之刑,来人,将肃秋押下去行刑!”

  魏静萱连忙道:“皇上,肃秋很明显是在替惠嫔顶罪,您怎么可以由着他们这么做?”见弘历不出声,她又道:“肃秋不是凶手,就算她死了,温玉也不会得到安息的。皇上……”

  “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朕做事?”弘历冰冷的声音令魏静萱一惊,连忙低头道:“臣妾不是这个意思,臣妾只想请皇上还温玉真正的公道,不要让凶手逃脱!”

  瑕月开口道:“魏贵人,适才惠嫔否认,你说惠嫔撒谎,又说本宫偏坦,如今肃秋认罪,你又说肃秋是在顶罪;究竟,是如你所言,想让温玉得到一个公道,还是想趁这个机会害死曾与你有过节的惠嫔!”

  瑕月这番话尖锐无比,纵是魏静萱也不敢接话,低头避着话锋道:“臣妾万万没有此意,只是臣妾觉得,肃秋不过是小小一个宫女,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,就算真是她下的手,只怕也是受人指使。”

  瑕月示意肃秋莫要说话,道:“但是据肃秋所言,惠嫔对此毫不知情,你又做何解释?”

  魏静萱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对弘历道:“皇上,臣妾始终不相信会是肃秋所为。”

  弘历没有说话,只是挥手示意宫人将肃秋押下去,看到这一幕,魏静萱心急如焚,弘历分明就是没将她的话听进去,执意要放过夏晴。不行,她舍弃了温玉,岂能只换回一个宫女的性命,这次,一定要夏晴死!

  想到此处,她泣声道:“皇上,臣妾并非如皇贵妃所言,故意针对惠嫔,但肃秋因为几句斥责就谋害温玉,您不觉得太可疑了吗?还有皇贵妃,她一直在刻意偏帮惠嫔,臣妾甚至怀疑,皇贵妃会否一早就知道这件事。”

  “放肆!”随着这句话,弘历狠狠一掌掴在魏静萱脸上,用力之大,将她打得跌倒在地上,嘴角更有殷红的鲜血流下。

  弘历盯着一脸愕然的魏静萱,寒声道:“朕再说一遍,任何人都不许非议皇贵妃!今日念在你正值丧女之痛的份上,朕不予重罚,若再有下一次,绝不饶恕,听清楚了没有?!”

  看到弘历对瑕月如此偏坦,魏静萱几乎咬碎了银牙,但对着弘历森冷的目光,她说什么也不敢露出不满之意,只能将所有的恨意与委屈咽入腹中,低头道:“听清楚了,臣妾以后再不敢冒犯皇贵妃!”

  弘历漠然看她一眼,冷声道:“全部都退下!”

  魏静萱磕头退下,在经过于六身侧时,她狠狠地剜了后者一眼,那个眼神,分明是在警告他,若敢吐露半句,就让他生不如死,虽然知道一旦救驾一事的真相被揭发出来,魏静萱自身难保,但于六仍然不寒而栗,全身颤抖不止,因为他很清楚后者的手段的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而且诡计多端,防不胜防。他害怕背叛魏静萱,可若是不说,他的母亲就会有危险,到底……该怎么办?!

  ...

  ...

   ...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