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三十四章 死里逃生

  “皇上……”弘历耳边传来一缕细微的声音,他心中一喜,连忙松开一些,果然看到瑕月睁开了眼睛,惊喜地道:“好了,你醒了就没事了,瑕月,你可知朕刚才多怕,怕你会离朕而去。”

  瑕月看到弘历脸上的担心,努力勾起唇角,想要安慰他,然下一刻,她便再次陷入黑暗之中。

  “瑕月?瑕月?!”她的再次昏迷令弘历刚刚安下的心再次揪了起来,不停地呼唤着他,然瑕月始终没有醒来的迹象,他连忙道:“方简,快替皇贵妃看看,为何醒了一下又晕过去?!”

  方太医赶紧上前,然刚一碰触到瑕月的脉象,手就开始不停地发抖,怎么也止不住。

  他这个异样被弘历看在眼中,瞳孔微缩,颤声道:“如何?皇贵妃的脉象如何?”

  “臣……臣……诊不到皇贵妃的……脉!”当方太医艰难地将支离破碎的字拼凑成句后,弘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下一刻,他一脚将方太医踢开,怒吼道:“你胡说什么,皇贵妃刚才还与朕说话了,她的身子也是温的,怎么会没有脉象,根本是你自己无用,连脉都不会诊。”这般说着,他又用力将瑕月软软的身子抱紧,喃喃道:“对,是这样,一定是这个庸医不会诊脉,别怕,有朕在,你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  庄正爬到忍痛重新跪下的方太医身边,面无人色地道:“院正,皇贵妃她……真的没有脉象了吗?”

  方太医的脸色比他好不到哪里去,惊魂未定地道:“真的诊不到,看来这一次,咱们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  庄正喃喃道:“不可能的,明明那药就有效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这一刻,他心里无比后悔,当日在魏静萱面前,根本不应该提什么时疫,更不应该答应依她的话去做,如今好了,不止惹来杀身之祸,更是连九族的性命都没了。

  方太医摇头叹然道:“劫数,这是咱们的劫数。”

  那厢,弘历不停摇晃着瑕月的身子,希望她可以醒过来,再与自己说话,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,瑕月闭着双眸,根本没有一丝睁开的迹象。

  “不要死,瑕月,不要死!”这一刻,弘历泪落不止,不断落在瑕月的脸上,每一滴都充斥着难言的悲伤;从瑕月得病的那一刻起,他就一直在担心,而今……真的成了事实,瑕月离开了他,离开了他所在的世界。

  “为什么?老天爷为什么一定要将你带走,为什么要莫名其妙降下这么一场时疫?”弘历仰天厉声质问道:“是否你要将朕所有在意的人都带走,让朕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才高兴?”

  听到他的话,知春与齐宽皆是忍不住痛哭出声,主子或许不是一个好人,但她心底始终保持着一丝柔善,胜过宫中许许多多的人,为什么那些恶人活得好好的,主子却要死?老天爷怎么可以这么不公平!

  在这样的哭声中,弘历将阴狠的目光转向瑟瑟发抖的庄正,寒声道:“朕刚才说过,救不活皇贵妃就将你五马分尸,诛你九族!来人……”

  “不要!皇上不要!”庄正慌忙爬到他脚前,涕泪横流地道:“微臣知罪,求皇上放微臣一条生路,微臣虽然治不好皇贵妃,但一定……一定可以治好您身上的时疫,若是杀了微臣,其他人未必能够解得了。”见弘历不说话,他又急急道:“你若是不相信,微臣现在就可以去煎药,微臣保证,您喝过两服,就会痊愈,皇贵妃是因为病得太重,药才会无效的,不关微臣的事啊!”

  弘历面无表情地盯着庄正,待得他说完后,冷声道:“能够救你性命的只有皇贵妃,可惜她已经死了,所以……你一定要死,不过你放心,朕不会让你独自上路的,会有很多人陪你!”

  “皇上饶命!”庄正吓得浑身瘫软,脑子一片空白,什么事情都想不了,只是不停地哀求。

  弘历寒声道:“拉下去五马分尸,另命顺天府尹将庄正九族之人全部押入天牢,择日处斩!”

  庄正不停挥舞着手臂,不让宫人将自己拉下去,同时朝方简道:“方太医,你救救我,救救我!”

  方简何尝不想救他,可眼下,他自身难保,又拿什么去救庄正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宫人强行抓住手臂,往外拖去。

  就在庄正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,他看到躺在床上的瑕月眼皮动了一下,连忙大叫道:“皇贵妃!皇贵妃没有死,她还活着!”

  弘历哪里会相信他的话,脸色铁青地道:“拉下去!”

  庄正慌忙道:“皇上,您让方太医再给皇贵妃诊一次脉,若是皇贵妃当真薨了,罪臣再不敢求饶。”见弘历不语,他急忙又道:“罪臣知道,您是最希望皇贵妃活着的,罪臣刚才真的看到皇贵妃的眼睛动了一下,并未撒谎。”

  弘历盯了他半晌,终是道:“方简,为皇贵妃诊脉。”在其心中,终归是存着一丝奢望,希望庄正的话是真的,瑕月没有死。

  方简依言上前,当手指接触到瑕月手腕时,他脸上闪过狂喜之色,激动地道:“脉象,有脉象了,皇上,皇贵妃有脉象了,她还活着。”

  他这句话令弘历的心,一下从谷底升到了山巅,颤声道:“皇贵妃当真还活着?”

  “臣万万不敢欺骗皇上,千真万确有了脉象,虽然脉象还很虚弱,但已趋于平和之势,看到皇贵妃已经开始好转。”说话之时,方太医脸上有着难掩的喜色,瑕月未死,意味着他们所有太医皆保住了性命。

  弘历激动地点头,执起瑕月的手,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放在她腕间,果然感觉到一丝丝轻微的跳动,直至亲手感觉到,他的心方才真正安稳下来,喃喃道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!”说罢,他又疑惑地道:“既然那药有效,为何皇贵妃的脉博会停止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