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三十八章 后冠

  “若不是有你的方子,死的人还会更多。<-》”弘历沉吟片刻,道:“院正之下本该有左右两位副院正,而今只有周明华一人,这样吧,便晋你为右副院正。”

  庄正大喜过望,连忙道:“微臣谢过皇上恩典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虽然在这场时疫中,他没少担惊受怕,还差点连命都没了,但副院正之位,足以弥补这些。

  在几日的静养后,瑕月身子已是恢复的差不多了,只是还有些虚弱,没什么力气;弘历也回了养心殿,不过仍是每日会过来看望,他虽然也得了时疫,但并不严重,喝了几服药便没事了。

  这日,知春折了几枝开得正艳的腊梅进来,插在双鱼兆瑞二色玛瑙花插之中,笑道:“主子,好看吗?”

  瑕月倚在床头道:“好看,不过你这样天天都跑去折梅枝,也不怕把结网林的梅枝都给折光了,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,看你怎么办?”

  知春吐了吐舌头,道:“才不会呢,奴婢每天才折几枝而已,不过……”她抿唇笑道:“就算真折光了,有主子在,皇上也不会怪罪奴婢。”

  瑕月笑着摇头道:“你这妮子,越来越放肆了,真yaoshi遭了责罚,休想本宫替你求情。”

  “您才不忍心呢!”这样说着,知春又捂着嘴嘻嘻笑了起来,看得瑕月好生奇怪,“你这丫头,傻笑什么呢?”

  齐宽凑过来道:“主子,奴才zhidao,她一定是想到您病危之时皇上说的话,在那边乐的跟个傻姑一样。”

  知春抿唇笑道:“平日里没见你多少机灵,这次倒是让你猜对了。”

  听着他们二人的话,瑕月疑惑地道:“皇上说了什么让你们二人笑成这个样子。”

  知春笑道:“主子听了之后,奴婢保证一定会比奴婢们笑得更高兴。”说着,她一脸神秘地道:“您病危之时,皇上亲口说了,只要您病一好,就册您为后,普天同庆!”

  “册本宫为后……”瑕月喃喃重复着这句话,知春在一旁拼命点头,满面欢喜地道:“千真万确呢,待到那时,您就是皇上的妻子,大清的皇后娘娘了。”

  齐宽此时也不与知春抬杠了,喜声道:“是啊,奴才与知春都为主子欢喜,您熬了这么久,终于熬到这一日了。”

  听着他们话,瑕月却没有欢喜之色,反而摇头道:“不会的,皇上不会立本宫为后。”

  知春急急道:“奴婢不是哄您开心,是真的,不止是奴婢,方太医他们也听到了,您yaoshi不相信,可以将他们传来询问。”

  “本宫并非不相信你们,只是……”瑕月苦笑道:“你们莫要忘了本宫是什么身份,一个皇贵妃已经令无数人诟病,皇上又怎么会再冒着天下之大不韪立本宫为后。”

  “可是奴婢真的……”不等知春说完,瑕月已是怅然道:“本宫zhidao你的意思,但那些话,应该是皇上伤心之下随口所说的话,当不得真,否则也不会一直到现在都未提及。”

  知春连忙道:“不会的,皇上乃是天子,他说的话一定是真的,之所以不说,或许是想等安排好之后,再给主子一个惊喜。”

  瑕月深吸一口气,道:“且不说皇上是怎么样想的,就算皇上真的要立本宫为后,本宫也不会接受。”

  齐宽与知春对视了一眼,chayi地道:“主子这是为何?难道您不想成为皇后吗?”

  瑕月抚着光滑如璧玉的锦衾,幽幽道:“母仪天下的后冠何人会不想,但是皇上已经为本宫做了许多,本宫不想再令他为难,更不想他面对文武百官尖厉刻薄的指责。”

  齐宽点头道:“这倒也是,奴才以前一直以为皇上待主子有些凉薄,直至这次时疫,方才发现,其实皇上对主子情意深重。那日夜里,皇上以为主子薨逝之时的伤心,奴才等人至今都记忆犹新。”

  知春皱了鼻子道:“要奴婢说,就是那些官员多事,立谁为后,是皇上的家事,何时论到他们来过问。”

  瑕月睨了她一眼,道:“天家没有家事,天家任何一件事情,都与大清相关,都是国事。”

  “只要皇上待本宫有这份心,本宫就心满意足了,余下的,本宫不愿去计较。”如此说着,她扫了齐宽二人一眼道:“从这一刻起,刚才那些话,全部都给本宫忘得干干净净,不许再提,否则休怪本宫不客气。”

  “奴才遵旨。”齐宽二人虽觉得有些可惜,却也明白瑕月的难处,未曾再说什么。

  在就着知春的手喝过百合粥后,瑕月想起一事,道:“对了,于六是否还在钟粹宫?”

  齐宽摇头道:“主子有所不知,在您生病的时候,庄太医他们需要人来试药,于六就在其中,不过他运气不好,没有熬过这一关,已经死了。”

  知春在一旁失落地道:“他一死,就没有人可以指证魏静萱与珂里叶特氏串通做戏了。”说到此处,她不甘心地道:“奴婢真是想不明白,明明魏贵人坏事做尽,甚至连自己女儿也掐死,却一次又一次的逃脱,甚至连老天爷都帮着她,令于六死于这场时疫,实在是太不公平了。”

  齐宽摇头道:“老天爷若真的公平,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恶人了。”

  他们的话令瑕月心中一动,道:“你们之前提过,化解时疫的方子,是庄正想出来的是不是?”

  知春点头道:“是啊,他还因此被封为副院正,虽然奴婢一直不喜欢他,但他救了主子,总算是好事一桩。”

  “庄正……”瑕月喃喃重复了几遍,道:“此人医术在众太医之中,至多只能算中上,不及方太医与周太医,他竟有这样的本事化解时疫。”

  “奴才也觉得有点奇怪,不过药方确实是他想出来的,只是一开始并不完善,可能将人救活,也可能将人医死,直至主子转危为安之后,方才确定了药方,没有再出现过医死人的情况。”

   ...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