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五十一章 容嫔其人

  看到她这个样子,绮罗笑道:“好了,你好好歇着,本宫先回去了,改日再来看你。”

  在魏静萱感激的目光中,绮罗出了永寿宫,待得走了一段路后,她身边的宫人讶然道:“主子您不是说要去养心殿请求皇上让魏贵人的家人入宫吗?为何要走这边,这条路,仿佛是去延禧宫的。”

  绮罗停下脚步,冷然看了他一眼道:“什么时候你成了主子?”

  宫人跟在她身边这么些日子,还是头一回看她冷下眉眼,惶恐地低头道:“奴才多嘴,请主子恕罪。”

  绮罗冷冷盯了他道:“本宫最不喜欢多嘴之$无$错$小$说,.qu☆led⊙u.人,若是再有下一次,你就不必跟在本宫身边了。”

  待得宫人答应后,她重新迈步,于寒冬凉薄的日光之中来到延禧宫,她站在宫门口仔细打量着这座位于东六宫的宫殿,这是她第二次过来,而延禧宫不论是整座宫殿的格局还是里面的布置,都要胜过她的储秀宫。

  每次临近除夕,瑕月都忙得很,绮罗在偏殿等了半个多时辰方才看到瑕月走过来,她连忙起身行礼,瑕月扶住她笑言道:“让容嫔久等,本宫实在过意不去,无奈后日就是除夕了,许多事情都得安排下来,耽误不得。对了,容嫔来见本宫,可是有什么事?”

  “没什么,臣妾刚才从魏贵人那里出来,想着没什么事,便过来给娘娘请安,若是娘娘无暇,臣妾这就回去。”

  “就算是再忙,也得让本宫喘口气不是吗?”这般笑言了一句后,瑕月道:“本宫听闻魏贵人在向容嫔习舞,怎么今儿个她没过去吗?”

  “是,魏贵人昨夜里受了寒,卧病在床,所以这几日都无法习舞,臣妾放心不下便过去看看,幸好并不严重,歇上一阵子就没事了。”

  瑕月点头道:“最近天气寒凉,是很容易受寒,容嫔你也要小心一些。”

  绮罗笑道:“臣妾在回部之时,天气比这里还要冷一些,臣妾早就习惯了,没事的。”说到此处,她的嘴唇动了几下,却没有声音发出,瑕月见状,温言道:“可是有话要与本宫说?”

  绮罗点点头,犹豫着道:“之前魏贵人与臣妾说很想念她的家人,希望除夕之日能够见上一面,娘娘您看能否与皇上说说,破例安排魏贵人的家人在除夕那夜入宫与之相见?”

  瑕月眸光微闪,道:“宫中有宫中的规矩,岂可随意破例;再者,若是真是破了这个例,别人心里会怎么想怎么做?万一也跑来与本宫说,是不是全部都破例?”

  绮罗急忙道:“臣妾不是这个意思,臣妾只是看魏贵人可怜,所以才会有所请求,既然不行的话就算了。”

  “本宫明白你是出于一番好意,但规矩就是规矩,而且,她当初选这条路时,就该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。”

  “选这条路?”绮罗疑惑地道:“臣妾听闻,宫中之人,皆是由皇上亲自从八旗女子中点选,一旦被选中就得入宫,不容更改,她怎么会是自己选的呢?”

  知春在一旁道:“容嫔娘娘说的是秀女,魏贵人并不是秀女出身,她入宫之时,乃是与奴婢一样的宫女,只要年满二十五就可以出宫,算起来,魏贵人若现在还是秀女,后年就能出宫了。”

  绮罗惊讶地道:“原来如此,今日知春不说,臣妾还真是不知道呢。”顿一顿,她又一脸好奇地道:“娘娘,她是如何被皇上看中,成为贵人的?”

  瑕月笑一笑道:“你入宫时日尚短,许多事情都不清楚,以后慢慢就知道了。好了,本宫还有事情要忙,就不留容嫔了,待得忙完这一阵子,咱们再慢慢说话。”

  见她出言送客,绮罗连忙起身告退,待得她走了之后,知春轻声道:“魏贵人还真是了不得,容嫔入宫才多少日子,她就已经将之哄得团团转了。”

  “团团转?”瑕月睨了她一眼,微勾了唇角道:“你说错了。”

  知春疑惑地道:“奴婢说错什么了?”

  瑕月望着紧闭的殿门,凉声道:“你们有没有发现,今日说话的时候,容嫔一直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往魏静萱身上带?”

  齐宽眼皮一跳道:“主子是说,刚才那些,容嫔是故意说给主子听的?”

  “不错。”瑕月幽幽道:“以魏静萱的性子,就算真想见家人,也必是哄容嫔去与皇上说,怎么会让她来求本宫呢?只这一点,就足以令本宫怀疑她了。”

  齐宽拧眉道:“这么说来,容嫔并不是像咱们平日所见的那么简单?”

  “这个女人……”瑕月冷笑道:“骗过了所有人,包括本宫与魏静萱。”

  “但主子依旧是发现了她的破绽,这就是所谓的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!”齐宽停顿片刻,又道:“不过,她为何要与主子来说这些?若是不说的话,咱们至今仍蒙在鼓里。”

  瑕月随口道:“或许是不甘心魏静萱对自己的利用,所以存心报复吧,却也不小心把自己的本质露了出来。”

  知春一脸难以置信地道:“真是想不到,容嫔是一个这样的人,亏得奴婢之前还的一直担心她被魏贵人利用呢。”

  “宫里头有哪一个人是简单的。”如此说着,瑕月又叮咛道:“往后你们再见到容嫔,都仔细着一些,莫要被人抓了错还懵懂不知。”

  知春轻吐着舌头道:“听了主子的话,奴婢哪里还敢大意,一定会打醒十二万分精神的。”

  瑕月笑一笑道:“对了,容嫔刚才说魏氏受寒生病了是吗?”待得知春点头道:“你去一趟倚梅轩,让她好生养病,明日的除夕夜宴不必出席了;另外……寻个合适的机会,将容嫔来过本宫这里的事情告诉她。”

  知春明白了她的意思,轻笑道:“是,奴婢知道了。”

  待得知春退下后,齐宽道:“主子这是要她们相互争斗?”

  瑕月抚一抚脸,悠悠道:“容嫔不喜欢被人利用,本宫同样不喜欢,既然她们这么喜欢明争暗斗,就让她们去斗个够,本宫没理由阻止的不是吗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