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五十二章 暗斗

  齐宽会意一笑,道:“看来,魏贵人这次会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了,奴才可以等着看好戏了。”

  “行了,别耍嘴皮子了,去看看冰糖雪梨炖好了没有,若是好了,就用食盒装了随本宫去见皇上。”

  齐宽犹豫了一下道:“主子,您可是又想去劝皇上吗?”见瑕月不说话,他知道自己猜对了,续道:“主子,恕奴才直言,其实这对您是一桩好事,您又何必一直劝皇上收回成命呢。”

  瑕月叹然道:“本宫不劝,难道看着皇上与百官一直对立下去吗?尤其还是在派兵围剿大小金川的时候。”

  说f∑无f∑错f∑小f∑说,.q$ule◆du.到这个,齐宽有些气愤地道:“奴才真是想不明白,那些大人都在想些什么,主子处处顾全大局,凭什么就不可以册立为皇后?还说要将主子打入冷宫,简直……简直就是不知所谓。”

  瑕月苦笑道:“只本宫出身这一条,就注定了不可能成为皇后,他们反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”

  “这根本就是迂腐,再说了,出身又不是主子的错,更不是主子能选择的事;真亏得您不仅不生气还帮着他们一起劝皇上,若是奴才,定然咽不下这口气。”齐宽越说越生气,恨不能亲自与庆复等人对质。

  看到他这个样子,瑕月有些好笑地道:“本宫都不生气,你又气什么;总之,只要皇上好,本宫就算受一些委屈也没什么。”

  齐宽跟了瑕月那么多年,知道自己再劝也无用,叹了口气道:“奴才去小厨房看看。”

  在他们言语之时,知春已是到了倚梅轩,她的到来令魏静萱甚是诧异,咳了几声道:“姑姑怎么过来了?”

  知春屈一屈膝,恭敬地道:“主子听闻魏贵人染了风寒,特命奴婢过来探望,不知魏贵妃可还安好?有没有请太医来诊治?”

  “有劳姑姑了,庄太医之前来过,也开了药,说是吃上几天就没事了。”魏静萱眸中掠过一丝惊讶,奇怪,从庄正离开倚梅轩到现在,满打满算也不过两个时辰,瑕月怎么这么快就知道自己身染风寒的事了?是何人与她说的?

  知春微微一笑道:“那就好,主子很是关心贵人,嘱您好生休养,另外主子担心贵人外出会加重病情,所以特意让奴婢告诉您,明日的除夕夜宴您不必过去了,只管好生休养就是了。”

  魏静萱心头剧跳,她又不是大病,瑕月却不让她赴除夕夜宴,分明就是存心刁难,令她难堪,想到此处,她陪笑道:“皇贵妃对我这般关心,实在令我受宠若惊;不过我只是小病罢了,并不碍事,还是同去赴宴为好。”除夕那夜,除去废入冷宫的,其余妃嫔不论尊卑皆会去乾清宫赴宴,她若去不成,必会被人笑话。

  知春恭敬却坚定地道:“主子一心为贵人着想,还请贵人莫要负了主子的好意。再说,您风寒未愈,万一去那里,传染给了皇上还有皇太后他们,可如何是好?”

  魏静萱暗自吸了一口气道:“我明白了,请姑姑代我谢过皇贵妃好意。”

  “奴婢会的。”知春笑一笑道:“另外,主子知道贵人您惦记家人,很是怜惜,也想助贵人完成这个心愿,无奈宫有宫规,就算是主子也不好破这个例,所以还请贵人体谅。”

  魏静萱脸色难看地道:“这件事,可是容嫔与皇贵妃说的?”

  知春暗自一笑,道:“是,奴婢看得出容嫔与贵人关系甚好,否则她不会特意去延禧宫请求主子。”

  “是,确实很好!”魏静萱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,知春将她的神色变化看在眼中,垂目道:“奴婢话已经带到,就不叨扰贵人了,奴婢告退。”

  魏静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“让姑姑特意走这么一趟真是过意不去,香菊,送姑姑出去。”

  待得知春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,小元子疑惑地道:“主子,容嫔不是说去求皇上吗?怎么一转眼却去求了皇贵妃?”

  魏静萱用力拂落摆在榻边小几上的药碗,寒声道:“这次真是阴沟里翻船,被那个番邦女子耍得团团转。”

  “容嫔?她……”不等小元子说下去,魏静萱已是道:“还是明白吗?她根本不像表面所见的那么简单,刚才她听出我有意利用她,所以一转身,将我卖给了皇贵妃。”

  小元子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,看样子主子生病的事,也是她告诉皇贵妃的。”

  “容嫔!”魏静萱死死攥着身上的锦被,咬牙切齿地道:“真是想不到,一个蕃邦女子居然有那么多的心眼,扮猪吃老虎,连我也看走了眼;什么心思简单,皆是装出……咳!咳咳!”

  小元子连忙上去替她抚背,待得她止了咳后,道:“主子别生气了,这会儿知道容嫔的真面目,总算不是太迟。”

  魏静萱咬牙道:“没有人可以戏弄我,容嫔……我定要她为今日之事付出代价!”她越想越气,恨不得与之当面对质,一直以来,只有她算计别人的份,除了瑕月之外,还没有在什么人手中吃过亏,却被容嫔给破了例。

  看她气成这个样子,小元子试探地道:“主子,要不奴才待会儿陪您去储秀宫质问容嫔?”

  魏静萱睨了他一眼,凉声道:“你顶在脖子上的是什么?”

  小元子一脸奇怪地摸了一下脑袋道:“自然是脑袋,主子为何这么问?”

  魏静萱冷笑道:“原来你还有脑袋吗?我以为你不小心丢在什么角落里了呢,否则怎么会问出那么蠢的话来?现在去质问容嫔,不是存心告诉她,我已经知道了她的真面目,让她对我多加提防吗?小元子,你这么快就想换一个主子了吗?”

  小元子连忙跪下道:“奴才不敢,奴才一时失言,还请主子恕罪!”

  魏静萱冷哼一声道:“往后再说什么话,都用用脑子,想清楚了再说。”

  小元子连连答应,待得起身之后,他小声道:“那明儿个,您真的去不了除夕家宴了吗?要不要去与皇上说说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