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五十四章 爱新觉罗的天下

  “民间有言,娶妻求淑;皇贵妃品性端庄,谦逊贤淑,德才兼备,就算真册立她为后,也是理所当然之事,有何笑话?”

  李齐急忙道:“皇贵妃此人狡诈成性,擅使诡计,万万不可册立为后。”

  凌若眸光一冷,凉声道:“李大人,你与皇贵妃很熟悉吗?要不然怎么会说得如此斩钉截铁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李齐被她问得难以答话,好一会儿方才道:“老臣虽与皇贵妃不曾有过接触,但她家人,老臣却是再清楚不过,那样阴险歹毒的一家人,试问又怎会出一个品性贵重,德才兼备之人?”说罢这些,他又道:“还请太后好生规劝皇上,莫要再被皇贵妃迷惑,这样的女子该废入冷宫才是。”

  庆复随后道:“为江山稳固,请太后劝皇上收回成命,如此天下才能安稳,百姓才能归心。”

  凌若扫了他们二人一眼道:“若是哀家也认为皇贵妃该册立为后呢?”

  李齐飞快地抬头看了她一眼,随即道:“若太后与皇上皆一意孤行,臣等一定誓死劝谏。不止是臣,还有张大人他们,亦会如此。”

  凌若起身缓步走到其身前,寒声道:“张大人……张广泗是吗?李齐,你这是拿大小金川之战来威胁哀家与皇帝了?”

  李齐眸中飞快地掠过一丝得意,旋即道:“老臣不敢有此念,只盼皇上可以及早回头,莫要再受皇贵妃所欺,以免弄得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。”

  “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看来哀家要收回之前所说的话,你们对皇上根本没有半分忠心,有的只是私欲与私利!”

  李齐与庆复连忙跪下道:“臣等之心,日月可证,对大清与皇上万无一丝不忠之念,请太后明鉴。”

  凌若盯着二人冷笑道:“若真是这样,你们刚才就不会说那样的话。”不等二人开口,她又道:“若张广泗自觉无力平定大小金川之乱,可上奏皇上,另外派人领兵,朝廷里会打仗的并不是只有他一人,傅恒,弘昼还有礼亲王,哪一个都不会输给他。”

  李齐咬一咬牙,抬头道:“太后,不管怎么说,皇贵妃始终是红颜祸水,这样的女子万万不能留,更不可让皇上一错再错。”

  凌若沉默了一会儿道:“李齐,在你看来,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?”

  李齐不假思索地道:“白为对,黑为错。”

  凌若微一点头道:“乾隆九年,苏州遭受水患,李文忠眼见百姓受难,饥不裹腹,不及禀告朝廷便开仓振粮,救了无数百姓的性命。皇上知晓此事后,念他一心为民,又有百姓为他求情,决定不加以怪罪,着他继续为苏州知府。你且说说,李文忠所做,究竟是对还是错?”

  李齐脸色倏然一白,嘴唇哆嗦了许久都不曾说出话来,凌若口中的李文忠就是他的儿子,当年他儿子为免百姓生生饿死,冒死开仓振粮,幸而弘历宽容,未曾怪罪于他,否则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被问斩。

  凌若面无表情地道:“在百姓看来,李文忠救他们于危难之中,所做的是对;但在朝廷看来,他私自振粮,乃是大错,罪该问斩;今日哀家就问你,李文忠所做之事是白还是黑?”

  许久,李齐颤声道:“老臣……老臣不知道。”

  “黑白对错,根本没有那么容易分得清,哀家看了皇贵妃二十年,她是什么样的人,适不适合为后,哀家比你们更清楚;因为一个出身,便否定她数十年来所做的一切,李齐,你不觉得太过荒谬了吗?还有,若皇贵妃留不得,那李文忠是不是更加留不得?”

  李齐紧紧咬着牙不敢回答,因为他怕一句答错,就将唯一的儿子送上死路,但他又不甘心被凌若拿捏住话柄,许久自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,“太后这样说,分明是强词夺理。”

  凌若扫了二人一眼,冷声道:“真正强词夺理的,不是哀家,而是你们这些口口声声说自己忠君爱国的臣子。你们扪心自问,先帝也好,皇帝也罢,待你李家,待你庆复,是不是都恩重如山?可你们又是如何回报的?”

  庆复低头道:“正因为皇上待臣等恩重如山,臣等才要誓死谏言。或许皇贵妃是没有什么过错,出身也不是皇贵妃所能选的,但终归是大错,试问历朝历代,岂有罪人之后册立为中宫之事?若真有那一日,皇上必会遭天下人所笑。”

  凌若眸光冰冷地道:“这么说来,你们是坚决不肯同意了?”

  “并非臣不肯,而是臣不敢做这个千古罪人!”如此说着,庆复跪地道:“太后深明大义,当知其中利害关系,还请太后劝说皇上。”

  在庆复之后,李齐亦跪下来,道:“之前或许是老臣有所偏颇,但老臣相信,定有比皇贵妃更加适合册立为后的名门贵女,请太后三思!”

  凌若本欲再说,无奈额头开始传来阵阵痛楚,犹如针刺一般,令她难以安坐,只得咽下嘴边的话,改而道:“册后一事可以再议,但哀家希望你们认清一件事,从太祖爷开始,这个天下,就是属于爱新觉罗氏的,由不是别人来指手画脚,更由不得别人惦记着,清楚了吗?”

  凌若冷冽如冰的话语令二人心颤不已,连忙低头答应,随即躬身退出了慈宁宫,他们一走,凌若挺直的背便佝偻了下来,神色痛苦地揉着额角,看到她这个样子,水秀知必是头疼病犯了,下来道:“太后您忍一会儿,奴婢这就去给您煎药。”

  虽然连容远也医不好凌若头痛的毛病,但他开的药多少能缓解稍许,令其没有痛得那么厉害。

  待得服药歇了一会儿后,凌若苍白到发青的脸色终于有了些许好转,水秀心疼地道:“太后,往后可不能再这么劳神了,徐太医说过,您越是劳神,这头疼的毛病就越是厉害。”

  凌若叹了口气道:“难道哀家眼看着皇帝与百官对立也不管吗?”

  杨海在一旁道:“恕奴才多嘴,既然百官如此反对,皇上何必非要坚持,连皇贵妃也说了,她无意为后。”

  ...

  --31327+dqsumh+11068503-->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