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六十一章 回部

  “是。”绮罗无奈地点头,旋即道:“但是臣妾相信,此事绝对与二位叔父无关,应该是有人不满二位叔父的决定,所以才与人勾结,做出这样的事来。”停顿片刻,她又道:“事到如今,臣妾也无谓再隐瞒皇上,其实自从二位叔父决心归顺大清以来,部族之中,就不时有反对之声,认为部族不该与大清修好,有一次甚至闹得很严重,幸好被压了下来,这才没有酿成大祸。”

  弘历眉宇微动,道:“哦,竟然有这样的事,你怎么早不与朕说?”

  “臣妾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,所以就有再提及,万万没想到,那些人竟然还不死心,甚至与人勾结,实在是过份!”如此说着,她道:“皇上,臣妾想修书给二位叔父,请他们详查此事,找到究竟是谁在暗中挑拨事端。”

  见弘历一直不说话,她急切地道:“皇上莫不是还在怀疑二位叔父?不会的,他们真不会那么做的,您相信臣妾,臣妾不会骗您的。”

  弘历抚过绮罗顺滑如丝的长发,凉声道:“朕并非不相信你,但是你那两位叔父是何想法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  “不会的,一定不会是二位叔父,自臣妾父亲死后,他们就将臣妾视如已出,常说要给臣妾寻天下间最好的男子为夫婿,如今皇上就是臣妾的夫与君,试问他们怎么会对皇上不利?!”说到后面,绮罗已是急得落下泪来。

  弘历拭去她滴落脸颊的泪水道:“好了,朕又没说一定是波罗尼都他们,只是在事情没有查明之前,任何人都有可疑。”

  绮罗用力摇头道:“臣妾可以用性命担保,绝对不会是二位叔父,而是有人存心离间,还请皇上明鉴。”说着,她便屈膝跪了下去。

  弘历俯身,盯着绮罗姣好的面容道:“容妃,波罗尼都他们对朕当真没有不臣之心吗?”

  绮罗言辞恳切地道:“二位叔父对皇上对大清,一向只有敬重尊崇,断无半分不应之念,他们常与臣妾说,若无皇上,回部不会有今日的安宁,这份恩情,他们一世都不会忘。”

  她的话令弘历有所动容,扶起容妃道:“既是这样,朕相信你就是了,这半张信纸,你一并寄去准葛尔,让他们设法找出与王秋联系之人是谁,继续留着此人,必然还会闹出事来。”

  “臣妾知道了。”绮罗感激地道:“多谢皇上肯相信臣妾与二位叔父。”

  弘历笑一笑道:“你是朕的妃子,朕岂会不相信你,否则朕也不会与你说这些事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绮罗柔声答应,眸中掠过微不可察的冷意,如此温存了片刻后,弘历方才起身道:“好了,朕养心殿还有事情未曾处理,晚些再来看容妃。”

  绮罗柔声道:“嗯,皇上当心龙体,莫要太过操劳。”

  在目送弘历离开后,绮罗瞥了一眼两边的宫人道:“你们都退下吧,本宫这里有阿英她们侍候着就行了。”

  待得宫人依言下去后,绮罗眉目一沉,将那半张信纸重重往桌上一拍,冷声道:“他们是怎么办事的,居然如此不小心。”

  阿英与阿玉对视了一眼,道:“幸好有主子帮着说话,皇上才未曾怀疑二位和卓。”她们二人皆是绮罗从回族带来的,一直在其身边侍候。

  绮罗冷哼一声道:“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,他迟早会再起疑,到时候,可就没那么容易打消了。王秋……亏得叔父如此看中他,居然这般没用,只半年功夫,便被清军所败,还连性命也没了。”

  阿玉忧声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  绮罗叹了口气道:“也没更好的法子了,只能让他们加快行动,希望赶在皇上发现之前,攻入京城;至于本宫这里,尽量替他们圆话,实在不行,就只有走那一步了。”

  阿英惊声道:“可是那样一来,主子就会有危险,二位和卓恐怕来不及相救。”

  绮罗冷笑道:“若当真要走那一步,自然得寻一个替死鬼。”

  阿英点点头,旋即有些懊恼地道:“若是当初取了皇帝的性命,就不会有今日这么多事,甚至连大清也已经落在二位和卓的手里。”

  回部……由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归顺大清,相反,波罗尼多二人一起想要攻占中原,取大清而代之。为此,他们一直派人监视着大清的动向,甚至想过刺杀弘历,阿罗大婚那夜,绮罗之所以在夜色中唱歌,就是想要引弘历追寻,可惜弘历一直不曾离开过那些大内侍卫,而暗中埋伏的人,更是发现弘历身边除了大内侍卫之外,还有一股隐藏在暗中的力量;在一番斟酌之后,他们最终撤退,未曾动手。

  既然刺杀不行,那么就只有将绮罗送入宫中,绮罗天生异香,又体态优美,能歌善舞,用来迷惑弘历最是恰当不过,好让他们回族有更多的时间筹谋,同时也可设法刺探消息。

  至于王秋,正是他们精心准备的棋子,一方面潜伏在张广泗身侧,一方面帮着土司出谋划策,令清军久攻不下,原本依着他们的打算,此战至少也要拖上一阵,岂料弘历当机立断,将张广泗押回京城,改由傅恒与阿桂、岳钟祺接任此战,不止很快平定了此战,更是抓到了王秋,虽然后者在途中自尽,没有让傅恒他们问出什么来,但那半张没有烧掉的信纸却成了一桩麻烦事。

  且说弘历那边,离开储秀宫后,并未如他所言的回养心殿,而是冒着酷热的秋阳来到延禧宫,一见到瑕月便命所有宫人退下并关上殿门,甚至连齐宽与知春二人也不能留在殿内侍候,唯一在里面的宫人,便只有一向不离弘历身侧的四喜。

  如此过了约摸一个时辰,殿门方才重新打开,待得弘历带着四喜离开后,齐宽与知春连忙走了进去,后者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朝正在抿茶的瑕月道:“主子,皇上刚才与您说了些什么啊?”

  ...

  ...

  --31327+dqsumh+11071017-->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