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八十五章 龙胎

  魏静萱叹然道:“我也想,可惜啊!”以她这样的身份,龙胎是上位最好的途径,所以她才日日服用苦药,一次都未拉下去,可惜这一年来,始终没有动静,令她苦恼不已。

  待得回到倚梅轩后,小元子打发香菊去请庄正,后者来的很快,不到半个时辰便出现在倚梅轩,与以前一样,取出丝帕覆在魏静萱腕上为其诊脉。

  连着干呕了两次,魏静萱的精神有些倦怠,蹙眉道:“不知是否今日没有服用四君子汤的缘故,特别难受,这会儿还隐隐有些想吐呢。”

  在魏静萱说话的时候,庄正眸中掠过一丝异色,松开手道:“敢问贵人,这个月的月事可是一直未曾来过?”

  ⊙∽wan⊙∽shu⊙∽ba,⊥anshub♀a.

  “不错,比平日晚了两天。”话音刚落,魏静萱突然浑身一震,有些不敢置信地道:“你这么问,可是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未待魏静萱说下去,庄正已是起身一揖到底,含笑道:“恭喜魏贵人,您已经有了一个余月的身孕。”

  “当真吗?”魏静萱又惊又喜,她之前还在烦恼不知何时能怀上龙胎,不曾想这孩子竟然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的腹中。

  庄正笑道:“微臣怎敢拿这事与贵人玩笑,千真万确。”

  他肯定的言语令魏静萱彻底安下心来,小元子在一旁道:“前些日子庄太医也替主子把过脉,为何当时没有发现?”

  庄正解释道:“那个时候孩子太小,所以诊不出来,直至现在方才有了明显的喜脉。”

  小元子朝香菊等人使了个眼色,一起朝轻抚着腹部的魏静萱行礼,齐声道:“恭贺主子大喜,主子万福金安!”

  腹中的龙种令魏静萱心情极好,抬手道:“起来吧,每人赏银五两,布帛两匹。”

  “谢主子恩赏。”待得小元子他们起身后,魏静萱褪下腕间的绞子金镯道:“今日真是多谢庄太医了,给我这么一个大好消息,这会儿也没什么东西好谢的,这个镯子你且收着,来日,必重重有赏。”

  庄正推却道:“贵人言重了,微臣不过是据实而言罢了,实在不敢居功。”

  “何人对我好,何人对我不好,我心里皆一清二楚,收下吧。”在魏静萱的坚持下,庄正只得收下金镯,随即提醒道:“贵人该立刻将这件事告之皇上才是。”

  小元子一拍脑袋道:“是啊,奴才高兴得把这事给忘了,奴才这就去养心殿告之皇上这个大好喜讯。”

  “且慢。”在唤住小元子后,魏静萱道:“庄太医,此事我不想让人知道,还请你莫要与人提及,若有人问起,就说还是胃气不足的毛病。”

  庄正疑惑地道:“敢问贵人,这是何故?”

  在魏静萱沉默之时,小元子仿佛明白了什么,轻声道:“主子可是在顾虑舒嫔?”

  魏静萱轻叹了一口气道:“不错,我刚刚与她说是胃气不足造成的干呕,这会儿就怀孕,舒嫔一定会以为我在骗她,从而对我更加不满;万一她因此而不肯去向皇上进言,不免有些麻烦;所以我想等苏氏之事了结后,再公诸于众。再说……”她眯一眯眼,道:“日子久一些,胎气也好更稳固,令那些见不得我怀上龙种之人,难以下手加害。”

  看到魏静萱目光望过来,庄正道:“贵人放心,微臣一定会为您隐瞒此事。”

  魏静萱早知他会如此回答,点一点头道:“那就多谢庄太医了,至于安胎药……”

  庄正连忙道:“贵人如今胎气稳固,只要平日多注意一些,莫要有过大的动作,暂不服用也不打紧。至于四君子汤,微臣会再给您开几服,以便掩人耳目,不过您莫要再服用了,以免影响龙胎。”

  “有劳了。”在命小元子送庄正离去后,魏静萱眸光一一扫过香菊等宫人的脸庞,凉声道:“刚才的话都听到了吗?”

  香菊等人赶紧低头道:“奴婢们都听到了,主子放心,奴婢们一定不会说出去。”

  “最好是这样,若到时候被绞了舌根子,莫怪我这个做主子的没有事先提醒你们。”魏静萱的话令宫人心中一颤,下意识地闭紧了嘴巴,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。

  在魏静萱因为腹中龙胎而欣喜的时候,瑕月扶着齐宽的手在辛者库前下了肩舆,得了小太监通知的何方疾步奔出来拍袖跪下,大声道:“奴才给皇贵妃请安,娘娘金安!”册后不同于平常那些册封,只要一日未行册封大礼,就不可以称皇后,是以众人众人面对瑕月时,仍以皇贵妃呼之。

  在示意他起身后,瑕月道:“三阿哥是不是在里面?”

  一提到永璋,何方一张脸顿时变得比黄莲还要苦,“回娘娘的话,三阿哥从昨夜开始就一直没离开后,奴才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,还请娘娘帮着劝劝三阿哥,这辛者库实在不是他该待的地方。”

  瑕月未多说什么,只道:“带本宫去见他。”

  何方连连点头,引着瑕月一路来到辛者库的后院,一进到这里,便听到“咚咚”的声音,待得看清后院的情况后,齐宽拧眉道:“何管事,你让三阿哥在舂米?”

  何方赶紧摆手道:“小的哪敢,就连苏氏的差事小的也都让别人帮着做了,但三阿哥非要舂米,小的实在没办法。”

 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苏氏等人已是跪了下来,只剩下永璋仍在一言不发地舂着米,在舂米桶四周到处都是洒出来的谷子,看起来竟是比舂米桶中的还要多,若是换了一个人如此,怕是早就挨鞭子了。

  瑕月的脚步在苏氏身边一顿,却没有过多停留,很快便越过她来到永璋身边,对于瑕月,永璋始终视如未见,不曾说话亦不曾行礼

  “三阿哥……”齐宽刚说了几个字,便被瑕月制止,后者沿着舂米桶走了一圈后,言道:“你这样用蛮力,除了将谷子洒得满地都是之外,就是将米与谷皮都舂得粉碎,根本不能用。舂米这个活,看似简单,却暗藏技巧,你若真想舂出米来,就该让人好生教导,而不是一味蛮干。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