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九百九十九章 被抓

  小元子没有说话,只是往前挪了一步,令他整个人暴露在灯光下,当刘奇看清他的脸时,倒吸了一口凉声,骇然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怎么了,为何弄成这个样子,是谁打的?”

  只见小元子整张脸都肿了起来,而且又红又肿,瞧着与猪头差不多,小元子避着他的目光道:“没……没人打我,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着的,你赶紧回去吧,我就是怕你一直等着,所以特意过来通知你一声。等后日发了月钱咱们再一起来玩个几把,把他们赢去的钱全部都拿回来。”

  刘奇哪里肯就这么走,道:“你别骗我,这分明就是被人打出来的,是不是魏贵人?”见小元子不说话,他知道自己必是猜对了,气愤地道:“你犯了什么事,她要下如此狠手?”

  小元子神色有些发慌,推着刘奇道:“刘哥你也别问了,我没什么大碍,再说也不是头一回了,歇个几天就好了,只是要你白跑一趟,实在过意不去。”

  刘奇皱紧了眉头道:“我不打紧,只是担心你,魏贵人是不是经常打你?真是想不到,魏贵人居然如此狠毒,简直就是要把你往死里打。”这几夜小元子每天都出钱让他赌,且一口一个刘哥,令得两人感情迅速提升,犹如亲兄弟一般。

  “我真的没事,你快走吧。”小元子扯着破裂的嘴角,想要挤出一丝笑容来,然下一刻已是痛得直吸凉气。

  刘奇神色凝重地道:“不行,不能由着她这么打你,否则总有一天,你会被她给打死,得赶紧想个法子。”

  “能有什么法子。”小元子话音刚落,刘奇便道:“有了,你去找皇贵妃,她一向宽仁待下,若是知晓此事,一定会为你做主的,到时候你就寻机会求皇贵妃调你离开倚梅轩,也好……”

  他话未说完,小元子已是紧紧抓着他的胳膊,骇然道:“不行!这件事绝对不能让皇贵妃知道!”

  刘奇只道小元子是怕把事情闹大,当下劝道:“若你一味忍下去,魏贵人只会越来越过份,放心吧,就算魏贵人怀着龙胎,她也不可能越过皇贵妃,我也会在主子面前替你说话,有皇贵妃与我家主子在,魏贵人奈何不了你。”

  “我不是担心这个,而是……”小元子似有什么难言之隐,迟迟没有说下去,直至被刘奇追问得烦了,方才脱口道:“若是皇贵妃知道了这件事,一定会打死我的。”

  刘奇愕然道: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

  小元子叹了口气,无奈地道:“罢了,与你直说了吧,这几天咱们在这里赌钱,除了前两天的银子是我自己的,余下那些皆是从主子那里偷的;我原本想着赢了之后补回去,哪知道这阵子这么手背,天天输,可越输就越想着翻本,今儿个我又想去偷,岂知竟然被主子逮了个正着,幸好主子顾念旧情,没有禀告皇贵妃将我送去慎刑司,否则我哪还能站在这里与你说话。”

  刘奇瞠目结舌地瞪着小元子,怎么也想不到,他居然会胆大到去偷自家主子的银子,定一定神,他忽地摇头道:“不对,这些天你拿过来的都是散碎银子,魏贵人怎会有那么多的碎银子?”

  小元子苦着脸道:“我取来的时候都是整锭的,怕有人起疑,所以拿铰子给铰成了一块块的散碎银子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可真是糊涂!”刘奇憋了半天吐出这几个字来,除此之外,他实在不知还能说什么。

  小元子懊悔地道:“我知道这样做不对,但当时……真的没想那么多,而且总想着能赢回来,哪知越输越多。”说罢,他又催促着刘奇离去。

  刘奇挪了几步,又停下来迟疑地道:“魏贵人打了你,是不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,不会再寻你麻烦。”

  “应该是吧。”小元子话音刚落,他身后便突然有灯光亮起,紧接着有清晰的声音在二人耳边响起,“小元子,这次可是被我抓到了吧?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小元子脸色大变,连忙转过身来,死死盯着随灯光一起出现在视线中的人影,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说话之人,正是香菊,她提着灯笼上前几步,“主子见你不肯说出银子用在何处,料定事情有古怪,便让我等悄悄跟着,原来你是来了这里赌钱,还将银子借给这个人;也就是说,偷银子的事……他也有份!”

  小元子慌张地道:“没有,刘奇什么都不知道,更不知那些银子是偷来的,你不要为难他。”

  香菊瞥了一眼脸色煞白的刘奇,对小元子道:“主子有命,让我将任何与你有关的人都带回去,我……”她突然停顿了下来,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继续道:“我可不敢违背。”

  小元子一脸着急地道:“你当没见过刘哥不就行了吗?何必非要这个样子呢,怎么说咱们也在一起共事那么久了,当真一点情份也不念?”

  “你要念情份,自己与主子去说吧。”扔下这句话,香菊便转身离去,小元子咬牙跟了上云,在经过刘奇身边时,他在其耳边迅速道:“快走,我会拉住香菊,不让她追上去,只要避过了今夜就没事了,她找不到你的。”

  刘奇还没来得及说话,香菊忽地停下脚步回过头来,“对了,小元子刚才叫你刘奇……我记得仪妃娘娘身边也有一个宫人叫刘奇,想来应该就是你了。”说罢,脸色一沉道:“我劝你还是好生与我去倚梅轩,否则可就得去重华宫找仪妃娘娘要人了,我想你也不愿如此吧?”

  小元子满脸歉疚懊恼,直朝自己抽嘴巴子,刘奇知道他是在怪自己说漏了嘴,拉住他的手,对香菊道:“我随你走一趟就是了。”

  “那就走吧。”冷冷抛下这四个字后,香菊再次往前走着,若是刘奇此刻站在香菊面前,就会发现她的异常,在散发了黄晕的灯光中,香菊额头满是密密的冷汗,脸上则是侥幸与后怕。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