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章 一出好戏

  她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,皆是魏静萱事先所教,让她配合小元子演这么一出戏,其实原本可以直接由小元子出面将刘奇带来,但魏静萱改了主意,不想小元子的身份就此暴露,所以她就被强行推到了面前。

  香菊从没有做过这种事,其实她心里比刘奇还要紧张,刚才更差点忘了词,幸好及时想起,没有被刘奇看出破绽来。

  冬日的夜里,少有人影,就算偶尔遇见了,也是匆匆擦身而过,谁也没心思去注意香菊等人。

  待得进了倚梅轩后,香菊将灯笼搁在一边,然后带了二人入内,魏静萱正坐在椅中喝着刚刚煎出来的安胎药。

  &nbs↑wan↑书↑ロ巴,a±nshu£ba.p;香菊屈一屈膝道:“主子,小元子带来了,原来他是去了永巷那边赌钱,与他一起的,还有重华宫的刘奇,奴婢听他们之前的话,似乎经常聚在一起赌钱。”

  魏静萱没有理会她的话,甚至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,依旧徐徐用青花瓷勺舀动着黄褐色的药汁,她不说话,其他人也不敢出声,忐忑不安地站在屋中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魏静萱终于喝完了那碗安胎药,抬起眼皮道:“小元子,你是知道的,我最不喜欢底下的人赌钱,你偏偏要犯这个例,甚至还偷我的银子去赌,你自己说说,该怎么罚?”

  小元子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骇然道:“奴才该死,求主子开恩,奴才以后再也不敢犯了。”

  “不敢?”魏静萱轻笑道:“这种话我听的多了,不过往往最后都成了耳边风,没多少人会遵守。你说说,是杖毙了好还是发落去慎刑司?”

  小元子惊慌失措地道:“奴才一定遵守,主子您相信奴才!”不得不说,小元子的演技很好,至少刘奇一点都没有发现他与魏静萱是在联手演戏,以为小元子真的要性命不保,紧张地道:“求魏贵人饶过小元子,那些银子,奴才与小元子会尽快还上的。”

  当魏静萱的目光落在刘奇身上时,后者感觉浑身一寒,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只听魏静萱冷声道:“你倒是帮着他,重华宫……你与小元子常在一起赌钱吗?”

  刘奇硬着头皮道:“是,小元子也不想偷贵人银子的,实在是这几天奴才与他二人输得太惨,所以……”

  “所以就肆无忌惮地拿着我的银子去赌是吗?若是我没发现,你们俩个是不是打算把我的银子都偷光了?”

  小元子急忙道:“主子,此事与刘奇无关,皆是奴才一人的主意,求您放过刘奇。”

  小元子的“义气”令刘奇大为感动,越发觉得自己不能让小元子一人扛下这件事,咬牙道:“若不是奴才把银子输光问小元子借,他也不会大胆的去偷贵人银子,奴才实在难辞其咎。”

  魏静萱冷笑道:“你倒是讲义气,不知仪妃知道这件事后,她会怎么处置你,不过有一点我很清楚,她是不会容你再活在宫中的。”

  听到这话,刘奇浑身发凉,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,倒是小元子不停地替他哀求,希望魏静萱不要将这件事告之仪妃。

  许久,刘奇的双唇终于有声音发出,他喃喃道:“不会的,主子一向仁慈,不会杀我的,她不会!”

  “不会?”魏静萱好笑地道:“且不说赌钱这事,只说你与小元子走得这么近,就足够仪妃要你性命了;至于仁慈……更是可笑,在这宫里头,能坐到四妃之位,有哪一个是省油的灯,又有哪一个手上没有沾染过鲜血,你会这么说,只能说你根本不了解你那位主子。”不等刘奇言语,她又道:“你若不信,尽可与我赌上一局,看仪妃是会饶你还是会杀你,如何?”

  刘奇喜欢赌博,可是当彩头变成他的性命时,那就怎么都喜欢不起来了,小元子似有不忍之色,开口道:“主子……”

  魏静萱厉喝一声,“闭嘴,这会儿没你说话的份!”

  在小元子垂低了头后,她又道:“如何,要赌上一局吗?”

  刘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许久,他磕头颤声道:“奴才不敢,求魏贵人饶命,奴才……奴才愿意为您做任何事。”

  “当真吗?”魏静萱唇角浮起一丝凉笑,一切都朝着她预期的方向发展。

  刘奇紧咬了牙关,点头道:“是,不管您要奴才做什么,奴才都愿意,只求魏贵人饶了奴才与小元子这一回。”在这种要命的关头,他还能记着小元子,还真是不易,若有朝一日是,他知道小元子从头到尾都在骗他,害他输钱,不知会是什么心情。

  魏静萱言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,你能为我做什么事?我这里可不缺侍候的人。”

  刘奇紧张地咽了口唾沫,颤声道:“奴才知道主子与贵人之间彼此不睦,主子与皇贵妃她们一直都欲对付贵人,奴才……奴才可以帮您监视着,如此一来,不管仪妃她们要做什么,都逃不过贵人您的双眼。”

  魏静萱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“听起来倒是有点用,不过……还不足以抵你的性命,还有什么?”

  “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正当刘奇思索之时,小元子急切地道:“主子您之前不是提过,说想要寻一个能够临摹字迹之人吗,刘奇他就写的一手好字,临摹之事,他应该也能办到。”

  魏静萱双眸一转,带着几分兴趣道:“哦?当真吗?”

  刘奇迟疑了一下,旋即用力点头道:“奴才虽然不曾临摹过他人字迹,但只要多花些时间,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  魏静萱露出一丝满意之色,抬袖道:“既是这样,我就饶你这一回,起来吧。”

  刘奇闻言,欣喜地道:“多谢魏贵人!”待得起身之后,见小元子尚跪着,又小心翼翼地道:“贵人,您能否也饶了小元子?”

  魏静萱轻哼一声,“你倒是记着他。”说罢,她盯着惶恐不安的小元子道:“这个奴才胆敢私下行赌偷银,本不该恕,姑念着之前已经受过罚,之前当差又还算尽心的份上,就暂时饶他一命,若再有下一次……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