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相求

  黄氏挣开她的手,执壶倒满面前的空杯,轻笑道:“令嫔一向伶牙利齿,本宫可说不过你。”

  “臣妾说的是实话,一直以来皇贵妃是如何对付臣妾的,娘娘你心中有数,包括臣妾第一个孩子,还未出生,便已遭人毒手。”

  “那长公主呢,她比你那个孩子还要惨。”说着,黄氏仰头饮尽杯中酒,怆然道:“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,终归是数不尽,也化不开了。”

  魏静萱忽地叹了口气,道:“臣妾与皇贵妃之间的恩怨自是数不清了,不过对于娘娘,臣妾还是很尊敬的。”

  黄氏带着玩味的神色道+≥,a¢nshu⊙ba.:“本宫还以为令嫔恨极了本宫呢。”

  魏静萱低眉一笑道:“娘娘说笑了,您一向与世无争,待人又亲厚和善,臣妾怎会恨您呢。”

  黄氏意兴阑珊地摆手道:“恨也好,不恨也罢,由着你们去吧,本宫懒得再管这些。”如此说着,她抚一抚额道:“本宫头有些晕,令嫔跪安吧。”

  魏静萱温驯地屈身道:“是,臣妾告退,改日再来给娘娘请安。”

  外头的雪依旧在不停地下着,比之下午时分,仿佛更大了一些,小元子一手扶着魏静萱,一手打着风灯与伞,不时可见雪花飘在风灯上,然后迅速化去。

  过了一阵子,魏静萱忽地道:“有话想说?”

  小元子一怔,旋即低头道:“回主子的话,奴才只是在想,仪贵妃的演技可真好,至于奴才看了这么久,一点都没发现她的是演戏。”

  他的话令魏静萱神色有些复杂,徐徐道:“莫说是你,就连本宫也没看出来,甚至怀疑……她是真的与皇贵妃决裂了,不过,这会儿就下结论早了一些,且再看着吧。”

  小元子点头之余,小声道:“希望她与皇贵妃是当真翻脸,如此主子才能将她拉到咱们这边来。”

  魏静萱挑眉未语,待得回到倚梅轩时,发现宫门处有一个人影正在来回走着,因为隔得远,再加上灯光不明,小元子无法看清那人的模样,逐眯了眼道:“谁在那里?”

  他的话令那个人影脚步一顿,旋即往他们这边走来,走到近前后,他躬身道:“永璋见过令嫔娘娘,娘娘万福。”

  魏静萱温言道:“原来是三阿哥,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阿哥所,反而等在这里?”

  永璋轻咬了唇道:“我有些事情想与娘娘说,不知可否?”

  “当然可以,来,先进去再说。”她牵起永璋冰冷的手往里面走去,永璋有些犹豫,但终归还是由她牵着走了进去。

  待到了屋中,魏静萱拂去永璋身上的雪,带着一丝心疼道:“你这孩子,既是来了,就与宫人说一声,进里面来等着,瞧瞧,弄得满身是雪,万一着凉了可怎么办。”说罢,她对站在一旁的香菊道:“赶紧去煮碗姜茶来给三阿哥驱驱寒。”

  永璋连忙道:“娘娘不必麻烦了,我没事。”

  “不过是一碗姜茶罢了,有什么好麻烦了。”如此说着,她又让小元子将烧得正旺的炭盆往永璋的方向移了移,好让他更暖和一些。

  魏静萱的这番举动令永璋甚是感动,道:“其实我站了没多久,而且这会儿一点都不冷了,娘娘真的不用担心。”

  魏静萱笑道:“不管怎么样,本宫与你额娘相识多年,若是你在本宫这里受寒生病,本宫可没法向你额娘交待。”

  永璋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难为娘娘还记得额娘,额娘在辛者库那么多年,许多人都已经忘了她,连皇阿玛也是。”

  魏静萱笑一笑道:“你额娘在本宫最艰难的时候,三番四次帮助本宫,这份恩情,莫说是十年,就算是过二十年,三十年,本宫也不会忘记。对了,你还没告诉本宫,为何会过来?”不等永璋回答,她又道:“是不是阿哥所的宫人欺负你?”

  “没有。”永璋沉默片刻,道:“额娘一个人待在辛者库中很可怜,我想多去陪陪额娘,但每次去求见皇贵妃,她都不肯答应;额娘曾说过,您是唯一可以全然相信的人,所以……”他跪下道:“恳请令嫔娘娘,帮我向皇贵妃求情。”

  自从苏氏被安排在辛者库的佛堂中诵经念佛过后,永璋每过几日就要求去看望苏氏一次,而每见一次,苏氏对他的羁绊就深一分,甚至影响了他的言行,瑕月怕长此下去,永璋受其影响越来越大,逐对永璋去辛者库的次数进行了限制,连着几次都不答应。

  “你先起来。”面对魏静萱的言语,永璋摇头道:“若娘娘不肯答应,我宁愿长跪不起。”

  魏静萱叹然不语,小元子蹲下身道:“三阿哥,不是主子不帮您,而是这件事,主子实在无能为力。”

  永璋急忙道:“怎么会呢,娘娘她……”不等他说下去,魏静萱已是开口道:“小元子说的没错,本宫确实无能为力,皇贵妃对本宫素来不满,若本宫出言相求,只会弄巧成拙,令她更加刁难你。”

  永璋手足无措地道:“那该怎么办?”

  魏静萱亲自起身搀扶了他,道:“本宫可以试着帮你求求皇上,但你不要寄予太多的希望,毕竟皇上一向看重皇贵妃,极少会反对她所做的决定。”

  永璋神色复杂地道:“她为什么要一直这样难为额娘,就算额娘真有对不起她的地方,也已经是以前的事了,过了那么多年,难道还不能放下吗?”

  魏静萱摇头道:“古人有云: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;你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吗?因为女子记仇,莫说是过去五年十年,有些人就算是一辈子也牢记在心,难以释怀。”

  永璋激动地道:“但她是皇贵妃,过一阵子,皇阿玛还要册封她为后,她不是应该母仪天下,以仁相待的吗?怎可以如此记仇?若是……若是这样,她有什么资格为皇后?”

  魏静萱眸光微闪,凉声道:“这就是皇贵妃厉害的地方,她骗过了你皇阿玛,甚至……骗过了天下人!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