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置身事外

  黄氏拧眉道:“但这皆是以前的事,如今说来又有什么意思。”

  魏静萱意味深长地道:“其实……一切仍可回到从前,至少表面如此。”

  黄氏打量着她道:“你是说,让本宫假意与皇贵妃重修旧好?”

  “娘娘英明,只要皇贵妃对您打消了戒心,那么您就可以自由出入延禧宫,到时候,只消一碗红花下去,事情就能如您所愿。”

  黄氏双眸微眯,一言不发地盯着魏静萱,良久,她冷声道:“令嫔打的可真是好主意。让本宫这样直接动手,一旦皇贵妃龙胎有恙,本宫必然难脱罪责,而令嫔你,≯wan≯shu≯ba,∞ansh+uba.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,成为最大的赢家。令嫔这份算计,真真是令本宫佩服之至,难怪能够坐上今日的位置。”

  魏静萱仿佛被她话中的冷意给吓到了,愣了一会儿方才急忙道:“娘娘想到哪里去了,臣妾怎么会这么做呢。”

  黄氏冷笑道:“令嫔不必不敢承认,事实上,这个做法,对你来说得益是最大的,不止除了皇贵妃龙胎,贵妃之位还空了出来,待你生下双生龙胎之位,指不定能坐下贵妃之位呢,到时候,所有人见了你,可都要称一声令贵妃了!”

  “娘娘真的是误会了。”魏静萱急得直跺脚,“臣妾可以对天发誓,这样的念头一点都没有起过。”见黄氏不相信自己的话,她又道:“只要安排好各项事宜,娘娘您绝不会有事。”

  黄氏半信半疑地道:“如何一个安排法?”

  魏静萱急速思索着,随后走到黄氏耳边,细细与她说着,随着她这番话后,黄氏脸色逐渐好转,在魏静萱说完后,黄氏凝眸道:“这个法子当真行得通?”

  魏静萱肯定地道:“只要娘娘到时候做得干净一些,别留下把柄,臣妾私以为,定可事成。”

  黄氏用力攥紧扶手,狠一狠心再狠一狠心,咬牙道:“好,就依你的法子办!”

  “臣妾会帮娘娘安排好其他事情,娘娘尽可安心。”说着,她感慨地道:“娘娘为了四阿哥,实在是煞费苦心。”

  黄氏森然道:“本宫说过,不会让任何人伤他半分。”顿一顿,她又道:“明日就动手吗?”

  魏静萱想了一会儿,摇头道:“明日有些赶了些,许多事情来不及安排,最快也要等后日,另外,娘娘也得准备好……红花。”

  黄氏脸颊微微一搐,冷声道:“本宫自会准备。”顿一顿她又道:“那就后日吧,这件事越快解决越好,以免夜长梦多。”

  这一夜,在算计与阴谋中过去,待得黄氏走后,魏静萱已是没有了睡意,抚一抚脸对身侧的小元子道:“过会儿请三阿哥过来一趟。”

  小元子应了一声,试探地道:“主子真打算帮仪贵妃对付皇贵妃的龙胎吗?”

  魏静萱睨了他一眼,道:“怎么了,你有意见?”

  “奴才岂敢!”小元子低一低头,又道:“奴才只是在想,主子您之前不是不愿太相信仪贵妃吗,怎么这会儿又突然信了?”

  魏静萱低头望着自己露在袖外的十指,徐徐道:“说不上信,不过这件事对本宫而言,并没有坏处,莫要忘了,动手的人可是仪贵妃,除非她想要一命赔一命,否则就决计不敢供出本宫来。”

  “可若她们的决裂是假的,仪贵妃便可说您教唆她加害龙胎。”香菊的言语引来魏静萱一阵轻笑,“证据呢,证据在哪里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香菊想了一会儿,道:“仪贵妃的证供不就是证据吗?”

  魏静萱摇头道:“谋害龙胎乃是大罪,没有确切的人证物证,皇上是不会轻易定罪的,仪贵妃那些话充其量只是一个人证,物证呢?”不等香菊言语,她又道:“刚才本宫可是与仪贵妃说了,让她自行去准备红花,也就是说,物证是出自她的手,与本宫并无干系,本宫大可以置身事外。”

  小元子一脸恍然地奉承道:“主子高明,这一回皇贵妃必定难以全身而退。”

  魏静萱望着紧闭的房门,冷笑道:“那拉瑕月怕是做梦也想不到,曾与她交好了近二十年的黄氏居然会想要害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。但……事实就是这么残忍,不过越是残忍,就越是精彩,后日……本宫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。”

  小元子讨好地道:“奴才相信一切皆会如主子所愿,说不定到时候,皇上心里不高兴,连册后大典也取消了,那皇贵妃可就成天下人的笑柄了。”

  魏静萱沉眸道:“此事已经公告天下,除非皇贵妃做出丧德败坏之事,否则皇上是万万不会取消的,后位……她是坐定了。”最后几个字,透出深深的不甘。

  后宫之中,不想看到瑕月登上后位的,岂止魏静萱一人,那些人即便明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登上后位,却也不想看到别人登上。

  小元子轻笑道:“登上是一回事,能坐多久又是另外一回事,皇贵妃母家无势,子嗣又是那样艰难,除了皇上恩宠之外,可说是一无所有;如今她尚有美貌,可是待得容色逝去之后呢?皇上怕是连看她一眼都嫌多余。”

  他的话令魏静萱心情舒畅了一些,冷笑道:“不错,待得她从后位摔下来之时,必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惨。”说着,她起身走到窗前,望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天光,幽幽道:“仪贵妃,你可千万别让本宫失望!”

  这一日,对于许多人而言,不过是寻常的一日,但对于黄氏而言,却是最坐立不安的,吴四与锦屏一再进言,希望她放弃这个念头,吴四更是直言这样做有伤阴德,令黄氏大怒,几乎要将他拖下去行杖责之刑,亏得锦屏勉强劝住,这才免了吴四的皮肉之苦。但是黄氏对吴四的忍耐也到了极限,将他交在库房之中,以免他出去胡言,坏了她的大事。

  锦屏虽有不忍,却也不敢再多劝,以免黄氏连她也责怪在内,如今的黄氏已经进了一条死胡同,再加上过于信任魏静萱,根本不是她或者吴四能够拉回来的。

  “锦屏。”黄氏的声音将锦屏从沉思中惊醒过来,连忙躬身道:“奴婢在。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