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藏处

  如此说着,她竟然猛地往床柱撞去,幸好弘历及时将她拉住,这才没有闹出祸来,弘历斥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还嫌不够乱吗?!”

  魏静萱紧紧咬着下唇,垂泪道:“臣妾如皇后所愿,也省得皇上左右为难。”

  弘历叹了口气道:“皇后并不曾说你,你想到哪里去了。”

  弘历的话并未让她止住泪水,反而哭得更加厉害,“死了也好,至少臣妾可以见到那几个苦命的孩儿,不必留在世上受锥心之痛!”

  “会好起来的,相信朕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听到她提及那几个早夭的孩子,弘历心情无…wan…shu…ba,$ansh▲uba.比沉重,自他登基以来,他已经失去了许多孩子,或是意外,或是被人所害,每一次的失去都令他心痛如刀割,不知这样的悲剧,要等到何时,才能彻底结束。

  魏静萱哭了一阵子,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庞,哑声道:“其它的话臣妾都可以忍受,唯独不可以说臣妾害自己的孩子,自从小公主离去后,臣妾做梦都希望能够再有一个孩子,可是……臣妾福薄,与这两个孩子仅仅只有四个月的缘份!”

  “朕明白。”在安抚了魏静萱后,弘历看向瑕月,沉思良久,道:“朕给你三日时间,若三日后,你不能证明黄氏是清白的,一切依宫规处置!”

  瑕月心中一松,连忙屈膝道:“,臣妾一定会竭尽所能,查清真相。”

  弘历点点头,扫了尚跪在地上的黄氏一眼,冷声道:“在这三日间,黄氏幽禁重华宫,非朕之命,不得踏出重华宫一步,亦不许人探视!”这句话,意味着连瑕月也不可随意探望。

  魏静萱暗暗攥紧了双手,她说了那么许多,还将死去的孩子抬了出来,弘历居然还是没有立即处置黄氏,实在是可恨!

  这样的恨意,令她越发坚定了要除去瑕月的心思,只有这个女人死了,她才会有好日子过!

  永珹并不愿离开黄氏,但圣旨如山,他只能抹着眼泪离开,不时回头相望,至于刘奇,因为他是这件案子当中的证人,故也离开了重华宫,暂时被安排去内务府当差。

  在胡氏陪瑕月回到坤宁宫后,夏晴亦得到消息赶来,得悉事由经过后,咬牙道:“这个魏静萱,简直就是诡狡如狐,将咱们都给耍了。”

  胡氏叹然道:“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,最要紧的是证明仪姐姐的清白。”

  夏晴蹙眉道:“娘娘,当真找不到多余的婴胎吗?”

  胡氏望了默然不语的瑕月一眼,摇头道:“娘娘将暖阁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,甚至连魏氏身上都搜了,若真有婴胎的话,早就被搜出来了。”

  夏晴眉头紧蹙如起伏的山峦,迟疑道:“这么说来,魏氏怀的就不是多生子?”

  “不!”瑕月冷然开口道:“她怀的必是多生子,否则不会如此,刚才的搜查……定是有哪里漏下了。”

  胡氏摇头道:“不管是漏了还是怎样,这条线索都是跟不下去了,得另寻法子才行!”说到此处,她恨恨地道:“都是那个刘奇,若不是他帮着魏氏冤枉仪姐姐,皇上又岂会相信。”身边之人的指证,永远都是最要命的,因为在外人看来,连身边人都背弃了,可见其错已是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。

  镂金护甲在紫檀扶手上划过,有清冷的金光划过,寒声道:“以为只是一个不足为虑的跳梁小丑,结果却坏了大事,他也算能耐。”

  夏晴恨声道:“要臣妾说,他根本就是不知死活,以为投靠了魏氏就会有活路,殊不知魏氏才是杀人不眨眼的那一个,一旦仪姐姐被定罪,他的死期就到了,且还是死的不明不白的那种。”

  “那也是活该,只可惜……”胡氏刚说到一半,瑕月便凉声道:“没什么好可惜的,本宫会让他说出实话的。”说着,眸光一转,落在齐宽身上,“去查这个刘奇的情况,另外从现在起,让周全盯紧刘奇,一刻都不要松懈了;至于倚梅轩那边,你也派人盯着,本宫要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。”

  待得齐宽答应后,瑕月又道:“不止刘奇,小元子与香菊也都给本宫查清楚。”

  她低头抚着小腹,轻声道:“是本宫将仪贵妃卷入这件事的,本宫一定会将她完整无缺地救出来!”

  且说魏静萱那边,她在被抬回倚梅轩的途中便睡了过去,直至华灯初上之时,方才醒过来,就着香菊的手半坐在床头后,道:“皇上呢?”

  小元子恭声道:“皇上见主子一直睡着,便先行离去了。”说着,他又道:“庄太医开的药已经煎好了,主子可要现在服用?”

  待得魏静萱点头后,他赶紧下去将药热了一热,然后端上来给魏静萱服用,“庄太医说您这次小产,对身子伤害颇大,这一个月里,定要好生休养,以免落下病根。”

  魏静萱点一点头,将空药碗递给香菊,道:“你下去吧。”

  待得香菊离开后,魏静萱盯了小元子,凉声道:“那两个婴胎呢?”

  小元子低着头小声道:“启禀主子,奴才已经埋在后院了,那个坑奴才挖得很深,保准不会有人发现。”

  魏静萱冷笑道:“怎么了,顶在头上很不舒服吗?令你急着埋了。”

  魏静萱所怀的,确实是多生子,小产之时,随血一共流出四具婴胎,庄正从中挑选出一对男女,余下的两个,魏静萱几经思量,最终藏在了小元子的帽子之中,这是搜查之时,最易忽略的地方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
  四喜等人搜遍了小元子全身,唯独不曾掀起他帽子查看,也难怪四喜他们,谁能想到,居然会有人将血肉模糊的婴胎顶在头上,且先不说不吉利,只是想想就怪恐怖的。

  小元子心里自然也是百般不愿,但魏静萱发了话,他不敢不从,只能胆战心惊地顶在头顶,待得回到梅轩后,他赶紧将它们取下来埋在地里,之后又烧了热水,从头到脚洗了好几遍。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