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巧言令色

  “与现在相比,死不失为一个解脱,可惜就如你说的,德海不会轻易让咱们死了。”小孟子言语间透着深深的绝望。

  听着他的话,小元子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,“你若真是这么想的,我倒是有个法子,虽不能求生,却可以求死。”

  小孟子听到“死”字,心中狠狠一跳,下意识地想要退缩,但身子刚刚一动,这身上就像有刀子在刮一样,那种疼痛实在令他无法忍耐,道:“什么法子?”

  “很简单,认下谋害仪贵妃之事!”小元子话音刚落,刘奇便一脸迟疑地道:“你刚才不是还千叮咛万嘱咐,说是不能供出事实吗,怎么一转眼又变了,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。”

  v≦,a≦nsh︾uba.

  “我可没说供出事实,只是说让小孟子认下谋害仪贵妃之事罢了。”这一次,小孟子听明白了,尖声道:“你……你要我一人担下这件事?不可能,明明就是你怂恿我害的仪贵妃,凭甚要我一人担事,小元子,我告诉你,要活一起活,要死一起活,休想骗我背黑锅。”

  “什么骗不骗的。”小元子努力往小孟子的方向挪了挪身子,道:“不管这件事如何进展,你都是脱不了身的,这一点你心里也明白,不需要我再提醒你;你倒是说说,将我们拉下水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  小孟子咬牙道:“不管怎样,我都不会答应的。”

  被他这么一说,刘奇的心思亦活泛了起来,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劝小孟子,而是道:“别急,且先听他仔细说说。”

  小元子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,虽然一直有脚步声,所幸暂时还没有人进来,当即道:“我知道要你一人担着这事不公平,但你若答应了,我便可设法许你一个痛快,左右都是一死,何不选痛快一些的死法呢?”

  小孟子心里微微一动,但面上仍是冷哼道:“任凭你说的天花乱坠,都休想再哄骗我答应,我定会告诉皇上,这一切都是你与你主子指使所为,仪贵妃是你们害死的。”

  小元子叹了口气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恨,但你想想,我们死了,对你有何好处?临到头,连个替你报仇的人都没有。”见小孟子不说话,他又道:“你好生想想,害你落到如今这步田地的真是我吗?原本皇上已经相信了你的话,认为仪贵妃是悬梁自尽,可是皇后非揪着不放,咬定仪贵妃不是自尽,皇上这才追查到了你身上,你最该恨的人是皇后才对。而主子……就是唯一能替你报仇,也是唯一能保你家人平安的人。”

  小孟子冷笑道:“令嫔娘娘不过是正四品嫔位,如何能够对付得了皇后娘娘,又如何能在皇上手底下保我家人的性命?你这个谎言说得可是一点都不高明。”

  面对小孟子的一番言语,小元子回以相同的冷笑,“主子是嫔位不错,但仪贵妃不是照样死在她手里了吗?再说,主子聪敏过人,又岂会长居嫔位,四妃乃至贵妃之位,皆是早晚的事。另外……”小元子停顿了一会儿,道:“不瞒你说,早在昨日行事之前,主子就料到会有今日之祸,她怕你与刘奇的家人会受牵连,所以嘱咐了香菊去寻魏家的二位公子,让他们将你们两家人带去安全的地方,但你若害了主子,那么二位公子就没必要再护着你家人了。”

  小孟子将信将疑地看着他道:“这都是真的?”

  小元子眸光微闪,道:“我知道你不信我,但不管怎么样,你我也算是共患难的,我又岂会拿这种事来骗你,难道我不怕伤了阴德,下辈子还投胎做太监吗?”

  听着他这番斩钉截铁的话,小孟子心里头一阵动摇,这个时候,刘奇道:“小孟子,你与我一向要好,我是万万不愿看着你死的,可现在不是你一人死,就是咱们三人……甚至是更多的人死,包括你我家人在内,无一幸免。无人为我们入土,无人供奉我们,我们会成为孤魂野鬼,徘徊在世上难以投胎,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不等小孟子说下去,刘奇再次道:“若你认下此事,我答应你,以后必定每日早晚三柱香供奉你,让你永食人间烟火,并求佛祖让你投生富贵人家,以后都无需再受他人奴役之苦。这一次……就当我求你,认下这件事吧,求求你!”

  “为什么是我,为什么?!”小孟子痛苦地重复着这句话,然不论他如何不愿,都避不过这件事,因为不论怎么算,他都是必死的那一个。

  挣扎许久,小孟子终于无奈地道:“好,我答应你,小元子,若你骗我,没有保住我家人的性命,我就算变了鬼也必来寻你,要你性命!”

  小元子眸中掠过一丝松驰,道:“我若骗你,无需你来寻我,我自己便将这条命给你。”见小孟子脸上仍有一些犹豫,他又道:“放心吧,不止你家人无事,就连你的仇,我与主子也必定会给你报。”

  “那就好!那就好!”小孟子喃喃低语着,眸中有着深切的绝望,也难怪他会如此,毕竟再过不久,他的性命就要走到终点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德海脸色难看地走了进来,看了一眼仍瘫在地上的三人,冷哼道:“既然一个个都不喜欢吃敬酒,咱家就只有送你们一杯罚酒了。”说着,他朝跟在身后的内监道:“把他们头皮割开,然后把水银倒进去,看他们还能够嘴硬多久。”

  “不要!皇上说过,不可以杀了我们,你……你不能这么做。”刘奇曾听说过这样的刑罚,一旦将水银沿着割开的头皮倒进去,水银的重量就会将那个人的血肉与皮肤渐渐分离开来,在这个过程人,人会觉得浑身又痒又疼,等到后面实在忍受不住时,便会自己从里面跳出来,原处则留下一张完整无缺的人皮,而褪去皮肤的人不会立刻死去,会活上好一会儿,但想来……没有一个人愿意这样活着,那实在太过可怕与痛苦。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