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碎布

  “奴才也想主子,可是……”吴四不知该怎么说下去,抹着泪道:“四阿哥您不要太伤心了,主子若是在世,也不希望看到您这个样子。”待得永珹点头后,他又恨声道:“主子之死,必然与令嫔脱不了干系,可惜没有证据,让她得以逃过。这件事奴才不会就此算了的,只要奴才活着一日,就一定会设法找到她害人的证据,锦屏也是一样。”

  永珹神色复杂地道:“但是我听说,是他自己害死了额娘,没有人指使,而且……令嫔并不像是那样狠毒的人。”

  “有些事情,主子从未与您说过,难怪您会这么想,总之您相信奴才,以后离令嫔远远的,不论她与您说什么,您都不要相信一个字,切记!切记!”

  虽然永珹心中仍有些不相信,但见吴四说得极其慎重,逐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说罢,他转而道:“你以后就在内务府当差了吗?”

  见其答应,吴四面色稍缓,道:“是,奴才以后在内务府当差,锦屏则会去坤宁宫侍候皇后娘娘,您往后有什么事情或是差遣,尽管吩咐奴才们。”

  待得永珹点头后,吴四看了一眼手中的鸟架,叹然道:“主子不在了,这翡翠也不适合再留在重华宫中,以后……”

  永珹知他是在担心翡翠,当下道:“把它给我吧,我带回阿哥所去养。”

  “那里的管事嬷嬷怕是不会同意。”吴四为难的说着,像永珹这样的阿哥,虽说身份尊贵,但宫中规矩众多,从而有许多身不由己,若是在各宫之中还好一些,毕竟主事的是自己额娘,宠溺有加,阿哥所就不同了,那里的管事与嬷嬷皆只照规矩办事,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许豢养鸟兽,所以吴四才会有那么一说。

  永珹眉目冰冷地道:“这是额娘留给我最后的念想,我会去与皇阿玛说,由不得他们说不。”

  见他这么说,吴四放心下来,将鸟架递给永珹,欣慰地道:“想来翡翠最想跟随的人,也是四阿哥您。”顿一顿,他又道:“说起来,前几日因为索脚的扣子松了,翡翠曾飞走过一次,幸好在后院找到了,也就是在那一日,主子……**人害死!”

  想到黄氏之事,吴四心里就说不出的难过,勉强止了悲意,道:“四阿哥,时辰不早了,奴才送您出去吧。”

  永珹望着宫中的一椅一桌,眷恋地道:“你先走吧,我还想再待一会儿。”

  见他这么说,吴四没有说什么,打了个千儿退出了重华宫,在其走后,永珹提着翡翠,一遍又一遍地抚触着黄氏曾经用过的东西,那里仿佛还留着黄氏的体温,令他留恋不已。

  直至天色将暗,永珹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重华宫,回头望着缓缓关起的宫门,永珹望着停在鸟架上的翡翠,拨了拨食具中的苏籽,低声道:“以后就只有咱们两个相依为命了。”

  翡翠无法理解永珹心中的悲伤,在啄了几粒苏籽后,一遍又一遍地唤着“娘娘吉祥。”

  永珹涩涩一笑,待要离去,忽地瞥见翡翠右爪上似乎勾着什么东西,取下来后,借着不远处的灯光看清那是一块小小的碎布,颜色有些特别,是银紫色的,上面还缠着同样颜色的绣线,较为少见,吴四说翡翠曾飞走过一阵子,想来就是在那个时候勾在爪子上的。

  永珹正欲随手扔掉,忽地神色一动,将那块碎布递到眼前仔细看着,这个颜色还有绣线……他好像在三哥那里看到过,难道翡翠飞去过阿哥所抓破了三哥的衣裳?可这几日,他并未听三哥提及过这件事,想来是忘记了,毕竟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,一时忘记也很正常。

  想到这里,永珹不再多思,快步往阿哥所走去,到了那边,永璋正在与宫人说话,看到他过来,连忙走上来道:“老四你去哪里了,我找了你好半天。”

  永珹如实道:“我回重华宫去了,顺便将翡翠给带过来养着。”

  永璋知道这只鹦鹉是永珹送给黄氏的,如今带回来也算是一个念想,他正要说话,一旁的宫人已是开口道:“四阿哥,您是知道阿哥所规矩的,此处可不许养这些,还是交还给内务府吧。”

  永璋瞪了他道:“什么许不许的,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?这件事我自会去与总管说,退下!”

  被他这么一喝,宫人不敢多言,赶紧退到一边,永璋轻哼一声,对永珹道:“你就安心养着翡翠,有什么事情,自有我这个兄长担着。”

  对于永珹,他是内疚的,若不是他杀死黄氏,永珹不会如此伤心,更不会沦落到阿哥所。

  永珹不知内情,见永璋如此维护自己,感激地道:“多谢三哥。”

  “你我兄弟,谢什么,若是缺了什么,或是宫人侍候的不尽心,只管来与三哥说,只要有三哥在,就不会让人欺负了你。”

  永珹点点头,旋即想起一事来,道:“对了,之前翡翠抓坏了三哥的衣裳,还请三哥见谅。”

  永璋一怔,疑惑地道:“翡翠抓坏了我的衣裳,这话从何说起?”

  永珹想也不想便道:“就是你那件银紫色的衣裳,刚才我在翡翠爪子上发现了一小块布条。”

  听到这里,永璋已是明白了过来,他勾在树枝上的那块碎布是被翡翠给抓走了,难怪他遍寻不至。

  他假装疑惑地道:“银紫色的衣裳?你是不是记错了,我并没有那颜色的衣裳啊。”

  永珹皱了眉道:“不会,我记得三哥你有一件这个颜色的衣裳,还有相同颜色的丝绣呢!”

  “我自己的衣裳难道还会不清楚吗,确实没有。”见永珹仍是不信之色,他拉过永珹道:“走,我带你去看看。”

  永珹随其来到屋中,在看过紫檀顶柜后,发现果然没有银紫色的衣裳,他低声道:“奇怪,难道真是我记错了?”

  “你一定是将我与别人记混了。”这般说着,永璋又道:“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别记在心里了。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