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质问

  涂了药之后,永璋感觉臂上的疼痛消减了许多,垂目道:“多谢皇额娘。”

  瑕月微笑道:“把这药膏拿去,早晚两次,切莫要忘了。”

  永璋晓得这确实是好东西,且他已经瞒过了瑕月,不必再任由伤口溃烂而不医治,逐道了声谢,将之接在手中。

  说了几句话后,瑕月言道:“今儿个一早,内务府送了一些料子来,其中有一块银中带紫团绣福纹的料子甚是不错,又颇为特别,就拿去给宫庭裁作,让他们给你做身衣裳,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个颜色与花式。”说完,她朝齐宽使了个眼色,后者跟了瑕月多年,一个眼神便已经明白了瑕月的意思,笑道:“奴才想起来了,前些日子⌒,a●nshub↓a.去阿哥所的时候,曾见三阿哥穿过差不多颜色的衣裳,想来会喜欢。”

  瑕月故作惊讶地道:“是吗?原来你已经有相同的衣裳了吗?”

  “那件衣裳……”永璋想要说“那件已经被自己烧了”,然话说到一半,猛然回过神来,那拉瑕月分明就是在套自己的话,一旦自己说了这句话,事情怕是要麻烦了。不必问,一定是永珹将在翡翠爪子上找到布条的事告诉了那拉瑕月,他果然是没有相信自己。

  想到此处,他赶紧闭住嘴巴,再不敢说一个字,瑕月见他突然止了声音,追问道:“那件衣裳怎么了?”

  永璋紧张地思索着,略有着生硬的转过话锋道:“回皇额娘的话,齐公公怕是记错了,儿臣并没有那样颜色的衣裳。”

  齐宽当即道:“奴才旁的不敢说,这记性却还过得去,确实曾见三阿哥穿过银紫色的衣裳。”

  永璋讶然道:“那可真是奇了怪了,因为我确实没有那样的衣裳,对了,刚才四弟也曾问过我相同的话,非说我有这么一件衣裳,直至看过我所有的衣裳,确认没有后,这才算相信。”顿一顿,他故意问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了?”

  永珹沉默良久,道:“三哥,你当真没有那样颜色的衣裳吗?”

  永璋一脸无奈地道:“你究竟要我说几次才肯相信,确确实实就没有那么一件衣裳,你总不能让我变一件出来吧?”

  永璋低了头没有说话,齐宽则是皱眉头了,一脸不解地道:“可是奴才……”不等他说下去,瑕月已是打断道:“想来是你记错了。”说罢,她看向永璋道:“若他们做好后,你觉得不喜欢,不穿就是了,本宫以后再给你挑几块适宜的料子。”

  永璋笑道:“皇额娘选的料子,儿臣一定喜欢,等他们做好了,儿臣立刻穿来给皇额娘看。”

  “好!”瑕月打量了他一眼,轻叹道:“如今仪敏贵妃不在了,除了皇上就属你与四阿哥最亲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,知道吗?”

  永璋连忙道:“儿臣与四弟血脉相连,一定会好好照顾四弟,不让他受任何委屈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瑕月欣慰地点点头,道:“本宫乏了,你们跪安吧。”

  “儿臣告退!”在说完这句话后,永璋二人先后退出了内殿,待他们身影没入黑暗中后,忍了许久的锦屏急忙道:“主子,三阿哥早不弄伤手晚不弄伤手,偏偏在贵妃出事的时候伤了手,分明是想借此掩饰臂上的牙印,这一点您不可能看不出来,为何刚才不将话挑明了?”

  瑕月揉着隐隐刺痛的太阳穴,幽幽道:“挑明了又如何,他会承认吗?”

  锦屏急声道:“他不承认,您可以逼着他承认。还有,您在问及衣裳时,他话锋转得很是勉强,奴婢可以肯定,他一定有那样一件衣裳。”

  瑕月接过齐宽递来的茶抿了一口,道:“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,证据呢?”

  锦屏被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,好一会儿方才不甘地道:“难道就这么算了吗?您明明说过会还贵妃一个公道。”

  瑕月叹了口气道:“永璋不同于小孟子等人,他是龙子凤孙,是皇上的亲生骨肉,没有确切的证据,皇上是不会相信的。”

  锦屏听得没了主意,忧声道:“那……那现在该怎么办,就这么算了吗?那贵妃岂不是永远都无法瞑目?!”

  “本宫既然说了会还仪敏贵妃一个公道就一定会还。”说完这句话,瑕月挥手道:“你们都退下,本宫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  且说永璋那边,在离了坤宁宫后,快步往前走着,丝毫不理会身后的永珹,好像忘记了这个人似的。

  “三哥,你等等我。”永珹跟得很吃力,想让永璋走慢一些,岂料他不叫还好,一叫之下,永璋走得更快了,没一会儿功夫,就已经走得快看不到了,永珹赶紧跑了上去,拉住永璋道:“三哥,你慢一些,我……”

  永璋一把甩开他的手,厉声道:“不要叫我三哥,我没你这样的兄弟,走开!”

  永珹被他喝斥的心胆发颤,小声道:“三哥,这是怎么了,为何要说这样的话?”

  永璋指了他的鼻子冷笑道:"到了这个时候,你还与我装糊涂,好你个老四,能耐了长进了啊,真以为我看不出你那些个心思吗?"

  永珹见他这么说,目光闪烁地道:“我……不明白三哥的意思。”

  “不明白?”永璋冷哼一声道:“你心里面比谁都要明白。刚才在坤宁宫看到你的时候,我就觉得有些不对了,但念着咱们是兄弟,总不愿往不好的地方想,可是后来皇额娘先是问我手臂上的伤,又套我的话,问什么银紫色的衣裳,分明就是别有用意。不必问了,这些事都是你与皇额娘说的;你并没有拉了什么东西在重华宫,从一开始,就打算来坤宁宫的是不是?”

  “我……”永珹被他问得张口结舌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  “一开始,我思来想去,始终不明白你这么做的用意,直到刚才踏出坤宁宫的时候,终于让我想到了。”永璋眸光森冷地道:“你怀疑是我杀了仪敏贵妃是不是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