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夏晴之语

  因为弘历记挂在坤宁宫养胎的瑕月,所以不到亥时便离席而去,在他走后,那些个嫔妃也没兴趣继续饮酒用度,自然各自散去。

  叶赫那拉氏今夜喝得有些多,面色霏红,脚步有些不稳,春桃小心地扶着她,“主子您当心,奴婢已经提前让小德子回去煎醒酒茶了,等咱们到了景仁宫,应该就能喝了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点点头,跨过及膝的朱红门槛往景仁宫行去,走了几步,发现身侧多了一点光芒,转头望去只见夏晴扶着翠竹的手来到她身边,那点光芒正是夏晴随身宫人所执的气死风灯。

  见叶赫那拉氏望过来,夏晴微微一笑,垂目道:“舒妃姐姐安好。”

  “惠妃客气了。”面对叶赫那拉氏疏离的态度,夏晴毫不在意,笑盈盈地道:“说起来,妹妹还不曾恭贺姐姐晋封之喜呢,实在是失礼得很,望姐姐见谅。”

  “咱们自家姐妹,何需说如此见外的话,再说,本宫也未来得及恭喜妹妹呢,要说失礼,本宫也失礼于惠妃呢。”说到这里,叶赫那拉氏微微一笑道:“本宫还记得初见妹妹之时,妹妹只是坤宁宫的一个宫女,想不到如今已然位列四妃,世事真是奇妙得紧。”

  夏晴谦虚地道:“妹妹能有今日之幸,皆是托了皇上、皇后娘娘以及姐姐的福泽,否则这会儿只怕还是一个小宫女呢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笑言道:“本宫什么都不曾做过,可不敢当惠妃这个话。”

  夏晴笑而未语,走了一会儿,切声道:“适才筵席上,我见姐姐饮了许多酒,不知可还好?”

  叶赫那拉氏抚一抚滚烫的脸颊,道:“刚才一时高兴,喝多了些,这会儿有些晕眩,回去喝盏醒酒茶就回去了。”

  听到她这话,夏晴面色变得有些古怪,过了一会儿方才恢复了笑颜,道:“姐姐高兴就好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本不欲与她多言,然听得这话,心中泛起疑惑,道:“惠妃何出此言?难道本宫不该高兴吗?”

  夏晴打量了她一眼,忽地叹道:“若换了是妹妹处在姐姐今日的位置上,只怕难以高兴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轻挑了眉峰道:“惠妃有什么话不妨直言,这样兜来绕去的实在有些无趣。”

  夏晴望着幽幽的夜色,道:“仪敏贵妃是如此去的,姐姐想来很清楚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眼皮一跳,凉声道:“惠妃这话说得好生奇怪,仪敏贵妃是被小孟子所害,皇上已经将他‘俱五刑’,这件事宫中上上下下都清楚得很,并不止本宫一人。”

  夏晴低低一笑,道:“明人面前不说暗话,小孟子不过是个替死鬼,至于小元子、刘奇,说到底,他们也只是替死鬼,真正害死仪敏贵妃的凶手,姐姐知道,我也知道。”

  “惠妃这话越说越奇怪了,本宫一句也听不懂。”说着耳边传来“梆梆”的打更声,待得打更声远去后,叶赫那拉氏续道:“二更了,惠妃早些回去吧,明儿个还得早起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呢。”说罢,她抚着春桃的手离去,然刚走了几步,便听得夏晴在身后道:“姐姐当真一点都不担心令嫔吗?”

  叶赫那拉氏停下脚步,回身道:“令嫔一向谦恭有礼,本宫为何要担心她?”

  夏晴走到她身前,似笑非笑地道:“令嫔是谦恭有礼还是心机深沉,娘娘比臣妾更清楚,她今日可以害仪敏贵妃,明日就可以害姐姐,与这样的人为谋,不吝于与虎谋皮,随时都会被她吃掉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脸色为之一变,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,凉声道:“惠妃可是胡言了,令嫔怎么……”

  不等其说完,夏晴已是打断道:“此处没有旁人,姐姐又何必否认呢,真正害死仪敏贵妃的,不是小孟子,而是令嫔。”在叶赫那拉氏逐渐冷肃的面容中,她续道:“我本不该与姐姐说这些,但始终姐妹一场,实在不愿看到姐姐受其所害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盯了她许久,冷声道:“惠妃多虑了,令嫔并非你所想的那般,更不会害本宫。”

  “她会!”夏晴斩钉截铁地道:“如今不动手,只是因为她觉得姐姐尚有利用价值;我与她相识最久,也最清楚她的为人,在她心中没有对与错,黑与白之分,所有事情,在她心里都可以变成两个字,那就是--利益;有朝一日,姐姐没有了利用价值,或是挡了她的路,她会毫不手软地除去姐姐,就像今日除去仪敏贵妃一样。”

  “惠妃想来是喝多了酒,所以一直胡言乱语。”叶赫那拉氏虽然在喝斥夏晴,但她的脸色比之刚才难看了许多,酒意带来的热意更在逐渐被春夜的寒意所侵蚀。

  “我是不是胡言,姐姐心知肚明。”说到此处,夏晴叹了口气道:“言尽于此,希望姐姐慎重思虑,我实在不愿看到姐姐有事。”

  直至夏晴走得不见人影,叶赫那拉氏方才长长出了一口气,抬手抚过额头,借着春桃手中昏黄的灯光,只见指腹上一片湿冷,身上也是一片粘腻,不知不觉间她竟是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春桃见她脸色煞白,安慰道:“主子您莫听惠妃挑拨之言,她与皇后娘娘最是见不得您好呢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脸色阴沉地看了一眼夏晴离去的方向,道:“回去再说。”

  春桃应了一声,扶着她一路回到景仁宫,刚一坐下,小德子便小心翼翼地奉了茶上来,道:“主子,这是奴才家乡最好用的醒酒茶,不管醉得多利害,只要趁热喝下,翌日起来,保准不会头疼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叶赫那拉氏示意小德子将醒酒茶拿下去,她刚才出了一身冷汗,再加上冷风一吹,酒意早就没了。

  小德子见她眉宇深锁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主子,可是出什么事了?”

  叶赫那拉氏没有理会他,盯了春桃道:“你与本宫说实话,惠妃之言,究竟有几分是真。”

  春桃迟疑许久,垂目道:“回主子的话,奴婢以为惠妃之言皆是为离间您与令嫔,实不能相信。”

  她的话不仅未能令叶赫那拉氏展眉,反而蹙得更紧,摇头道:“你在骗本宫。”

  【作者题外话】:今天累得不行,只能更新一章,不过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,熹妃传的影视版权已经签给了顶峰影业,今天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了签约仪式,或许不久之后,大家就能在荧幕上看到四爷与凌若,真是想想也开心,大家要是感兴趣的话,可以在百度搜搜。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