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离心

  春桃轻咬着唇道:“惠妃与您一直未有往来,如今突然说这么一番话,确实令人可疑,但……”后面的话,她迟迟未曾说下去。

  叶赫那拉氏睨了她一眼,幽幽道:“但不可否认,她的话确有几分道理,在魏静萱心中,是不会有黑白对错的,唯有利益二字,与她在一起,随时都会有被算计的危险。”

  春桃想了一会儿道:“主子手里握有她投靠鼠疫的证据,量她不敢对主子不敬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叹了口气道:“本宫以前也这样的认为,直至……今日惠妃提及黄馥容的下场,本宫……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一些。”她口中的黄馥容就是被追谥为仪敏贵妃的黄氏。

  “皇后步步为营,甚至与黄馥容假意翻脸,令后者接近魏静萱,套取她的罪证,结果呢?黄馥容死了,那几个太监死了,却没有一个人将魏静萱咬出来,她至今仍是安然无恙,若非要说什么,就是皇上对她淡了下来,连着多日都未曾去看过她。”

  “令嫔确实能耐,不过这次她能逃过一劫,也有几分运气在,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。”

  “万一她的运气未用尽呢?”叶赫那拉氏一句话堵得春桃哑口无言,盯着有些黯淡的烛火小声道:“主子之意可是打算除去令嫔?”

  叶赫那拉氏起身,走到铜鎏金的仙鹤烛台前,取过竹篓中的银剪子将发黑的烛芯剪去,望着重新亮起来的烛光,幽幽道:“虽然没了她,往后对付皇后会难上许多,但总好过落得与黄馥容一样的下场,这枚棋子……该是除去的时候了。”

  小德子插话道:“主子,令婉不是易与之辈,想要除去她……怕是不易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思索片刻,道:“再过十来日就是永玧生辰这日,之前两年都只是随意用顿膳,今年他三岁生辰,本宫会向皇上进言,好生操办生辰席宴,请宫中众嫔妃与阿哥皆来赴宴。”

  春桃跟了叶赫那拉氏最久,听她这么说,隐约明白了几分,试探道:“主子是想在那个时候动手?”见叶赫那拉氏默认,她面有难色地道:“说起来,那个时候令嫔倒是出了月子,但她一向心思缜密,且不说是否会中计,只说这个时机……怕是不太好,一个不好就会牵连到主子身上。”

  “这个本宫自有分寸。”说完这句,叶赫那拉氏不再多言,命春桃替她更衣歇息。

  往后几日,后宫仍是一如既往的平静,在这样的平静中,魏静萱却是越来越不安,因为弘历竟然一趟都不曾来过倚梅轩,哪怕她几次命人去请,甚至说她身子抱恙,弘历也不肯过来,至多命太医来为她请脉。

  日复一日不见尽头的等待,令魏静萱从不安变得惶恐,她不止一次的想要亲自去养心殿,皆被庄正劝了下来,魏静萱小产之时,多生子已经成形,而孩子一旦成形,小产之时对身子的危害会比未成形之时大许多,若不好生调养,将来必然落下病根,甚至以后都难以怀孕。

  魏静萱听到这句话,不得不捺下性子等着坐满小月子,好不容易熬到这一日,她立刻沐浴更衣,在一番精心打扮后,她扶着香菊的手来到养心殿。

  小五远远看到她下了肩舆,迎上来打千,“奴才给令嫔娘娘请安。”

  魏静萱客气地道:“五公公免礼,烦请五公公替本宫通传一声。”

  小五为难地道:“请娘娘恕罪,皇上正在批阅奏折,奴才不敢打扰;而且皇上也吩咐了,娘娘之前小产伤身,一定要好生歇养,无需过来请安。”

  魏静萱面色一僵,复笑道:“庄太医替本宫看过,说本宫小月已满,身子恢复如常,不会再有什么伤害。”

  “请娘娘恕罪。”小五态度甚是恭敬,但丝毫没有入内禀报的意思,魏静萱怎会看不出他的意思,暗自咬紧了牙,除了恼恨之外,更多的是害怕;小五胆敢如此对待自己,明摆着是弘历吩咐下来的,难道他真打定主意要冷落自己吗?甚至连面都不肯再见?

  不行,她不可以失去弘历的恩宠,不可以再变得与以前一样,说什么也不可以;这个时候,随她一道过来的毛贵道:“五公公,主子特意来给皇上请安,您就通禀一声吧。”

  不等小五言语,魏静萱已是道:“行了,别为难五公公了,本宫晚些日子再来给皇上请安。”

  小五一脸感激地道:“奴才多谢娘娘体谅!”

  魏静萱勉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道:“你在皇上身边当差本就不易,本宫又怎忍再为难你,行了,你好生在此侍候吧。”

  “奴才恭送娘娘。”在小五的声音中,魏静萱登了肩舆离去,在走出一段路后,毛贵疑惑地道:“主子,小五子刚才分明是推托之语,您为何要由着他?”

  魏静萱瞥了他一眼凉声道:“不由着又能如何?逼着他进去通禀吗?”

  毛贵理所当然地道:“虽然主子高抬唤他一声‘五公公’,但说到底,他依旧只是一个奴才,主子发了话,他就得依言而为,否则就是不敬之罪。”

  魏静萱冷笑未语,倒是香菊轻斥道:“你这榆木脑袋,怎么不想想,若是没有皇上的话,他敢这样挡着不让主子见皇上吗?”

  毛贵显然是没有领悟这些,惊讶地张大了眼睛道:“皇上?他为何……”不等他说完,魏静萱已是不耐烦地道:“说够了没有?”

  见她生气,毛贵不敢言语,赶紧低下了头,随肩舆往永寿宫走着,在快要走到永寿宫的时候,魏静萱忽地道:“掉头。”

  抬肩舆的太监乍听此言,赶紧停了脚步,其中一人回头道:“主子,要去哪里?”

  魏静萱思忖半晌,道:“去景仁宫。”

  听得这话,一众宫人不敢多问,赶紧抬了往景仁宫行去,到了那边,透过敝开的宫门望去,只见几个宫人正在放一只老鹰形状的风筝,未满三岁的永玧在一旁拍着肉呼呼的双手,小脸上盈满了笑意,叶赫那拉氏则站在檐下含笑相视。

  【作者题外话】:明天就回去了,从明天开始,更新就开始慢慢恢复更新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