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日落之前

  弘历眼里是无尽的悲伤与痛楚,握着胡氏的手在不停地发颤,“你知道的,不是徐太医不救,而是……无法救,蕴仪,你还有永璇不是吗?”

  胡氏用力挣开弘历的手,尖锐地道:“还有永璇就可以不在乎永玤的性命了吗?不,臣妾做不到,臣妾要他们俩个都好好的,谁都不可以有事。%d7%cf%d3%c4%b8%f3”

  “朕何尝愿意,但……”弘历忍着眼底的酸涩道:“永玤命中注定有此一劫,纵然徐太医医术再好,也不能改变天意!”

  “臣妾不管!”胡氏咬牙道:“总之永玤有什么三长两短,臣妾要这些庸医陪葬,一个都休想逃脱。”

  此时,四喜疾步走了进来,顾不得喘气,走到弘历身边,低声道:“皇上,皇后娘娘平安无事。”

  听得此话,弘历悬在胸口的一块石头落了地,永玤已经这样了,若是瑕月与腹中孩子再有什么事,纵然是他也承受不住。

  弘历将全副心思放在悲痛欲狂的胡氏身上,痛声道:“蕴仪,你心里明白,这件事不能怪徐太医他们,你又何必……”

  “臣妾不管!”胡氏激动地打断他的话,“臣妾不管,总之他们救不了永玤就该死,全部都该死!”

  弘历闭一闭目,对容远等人道:“你们都先退下。”

  “不许走!”胡氏神色颠狂地道:“将他们全部拉下去重责,什么时候永玤无事了,再饶他们!”

  弘历拉住胡氏,不顾她的尖叫挣扎,示意容远等人离去,待得屋门关起之后,弘历又是悲痛又是叹息,“就算你将他们都杀了又如何,永玤会没事吗?会病愈吗?不会,相反,你这样做,只会加深永玤的罪孽,令他无故背上十几条人命。”

  “所以臣妾就要眼睁睁看着永玤死吗?”胡氏泪如雨下地摇头道:“臣妾做不到,做不到啊!”

  弘历揽了她颤抖不止的双肩,凝视着床榻上闭目抽泣地永玤,低低道:“希望上天垂怜,许永玤一个奇迹,让他可以继续伴在你我膝下。就算……真的不可以,至少……咱们也陪他走完最后一段路。”

  在胡氏默默落泪之时,床榻上忽地传来声音,“额娘……额娘……”

  胡氏连忙抹去脸上的泪,走到床榻边望着睁开眼睛的永玤道:“额娘在这里,你好些了没?”

  “儿臣好痛。”说着,永玤委屈地落下泪来,看到他这个样子,胡氏哪里还忍得住,赶紧背过身抹去滴落的泪水,弘历忍着喉咙里的酸涩道:“永玤,记不记得皇阿玛与你说过的话?身为男子汉,可以流血,但绝不可以流泪。”

  “儿臣记得。”永玤咬着干涩的嘴唇,难过地道:“可是儿臣真的很难受。”

  “太医已经在开药了,很快就会好起来的,你再忍耐一会儿。”弘历费了许多力气,才可以让自己挤出一丝不那么难看的笑容来。

  “嗯。”永玤应了一声,抹了泪水道:“儿臣不哭。”说着,他四下张望着,胡氏止了泪,哽咽道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  “儿臣在找猪八戒,儿臣记得小狄子做了好多,还有唐僧和孙悟空,怎么都不见了?”

  “你刚才不要,就都拿下去了,额娘让小狄子这就重新去做。”听得胡氏的话,永玤干涩的小脸上泛起一丝笑意,“嗯,儿臣要很大很大的孙悟空,还有,再做一样的给永璇。”他们俩兄弟一胎同生,感情极是要好,从小到大,未曾有过任何争吵。

  “好,只要你喜欢,额娘什么都给你。”胡氏努力忍着泪意对秋菊道:“快去吧,让小狄子赶紧做好了送来。”

  见永玤紧紧皱着眉头,胡氏心疼之余忘了太医说过的话,伸手去抚他的脸颊,然手指刚一碰触,后者就尖声叫道:“疼!疼!”

  胡氏闻言意识到自己的大意,赶紧收回手,然永玤的痛苦并没有就此停止,在床上不停地翻滚,甚至抓自己的脸颊,抓得满脸都是血痕,将胡氏给吓坏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弘历还算镇定,赶紧传容远进来,后者见状,当即命李四与秋菊按住永玤,他取出银针迅速在永玤身上扎着,过了一会儿,永珹痛呼声小了下去,神情稍有松驰,在李四他们试探着松开手后,也没有再抓自己的脸。

  见容远收了银针,弘历连忙问道:“刚才贵妃只是稍稍碰了一下永玤,为何他会这样痛苦。”

  容远低头道:“九阿哥体表下积聚了许多汗液却无法散发,在这种情况下,任何接触都会令他痛苦不堪,所以,还请皇上与娘娘尽量不要碰触九阿哥。”

  “难道就一直不能……”胡氏话未说完,耳边忽地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吸,犹如拉风箱一般,正是永玤,那张小小的脸庞涨得通红,脖子上梗起根根青色的筋络,触目惊心。

  “糟糕!”容远惊呼一声,急忙取出刚刚收起的银针,再次为永玤施针,但这一次,效果却不像刚才那么好,仅仅只是缓解了一下,呼吸依旧急促,永玤甚至无法开口说话。

  胡氏焦急地道:“永玤怎么了,他到底怎么了?”

  容远重重叹了口气,垂目道:“皇上与娘娘尽量多陪陪九阿哥吧,他怕是……熬不过日落了。”

  “不会的!”胡氏声音尖锐地似要划破众人的耳膜,尽管已经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,但她仍然无法相信,更加无法接受。

  弘历悲声道:“寒热病朕也曾听过,虽说有致死之例,但从未说有如此快的速度,徐太医,你……你是不是诊错了?”

  容远无奈地道:“启禀皇上,寻常寒热病,自不会如此迅速,但九阿哥数症齐发,若非有人参吊着元气,怕是连晌午都熬不到。”

  弘历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,至于胡氏,已是不堪地伏倒在地,哀哀地痛哭着,“到底本宫做错了什么,上天要如此对待本宫,永玤他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,为何要受这样的痛苦,到底是为什么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