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嫌隙

  见她三番两次驳逆自己的话,弘历面色一沉,道:“朕知永玤的死令你伤心难过,但你心里应该明白,这件事是意外,并非魏氏蓄意加害。”

  胡氏哪里听得进这话,咬牙道:“是,就是她存心害永玤,还有叶赫那拉氏,她是帮凶,她们两个都该死;但臣妾看到了什么,看到皇上坦护她们二人,一个无罪,一个仅仅只是降为答应,您是永玤的皇阿玛,您要看着永玤死不瞑目吗?”

  “朕知道永玤的死令你很难过,朕何尝不是,但魏氏罪不该死。”弘历身为九五之尊,何曾被人这样当面指责喝斥过,虽然他对胡氏有所怜惜,但现在胡氏的所作所为,正在一步步越过他的底线,令他难以忍受。

  “贵妃。”瑕月怕胡氏继续说下去,会适得其反,急忙阻止了她的言语,随即对弘历道:“皇上莫要怪颖贵妃,毕竟刚刚受了那样大的打击。皇上今日未上早朝,想必积了许多国事,您还是先回养心殿吧。颖贵妃这里,臣妾会劝着她,您不必担心。”

  弘历望着瑕月隆起的腹部,不放心地道:“可是你的身子……”其实刚才养心殿已是几次派人来报,说是朝臣有要事求见,因为永玤一事未曾查清,所以弘历命他们在养心殿外等候。

  “只是劝说几句罢了,不会有事的,您赶紧去吧。”见瑕月这么说,弘历点一点头,带着四喜他们离去,至于叶赫那拉氏与魏静萱也先后离开了长春gong,这个时候,夏晴正好得到消息赶过来。

  “不许走,你们都不许走!”胡氏厉声喝喊着冲出去,神色癫狂地道:“你们害死永玤,本宫要杀了你们!杀了你们!”

  瑕月蹙眉道:“惠妃,拉住她!”

  夏晴依言拉住胡氏,切声道:“娘娘您冷静一些,就算您杀了她们,九阿哥也不会活过来!”

  胡氏咬牙道:“至少可以令他瞑目,不必死的那么冤。”

  瑕月走到她身前,徐声道:“你忘了本宫刚才与你说的话吗?你杀了她们,永璇怎么办?”

  胡氏怔怔地看着她,无力滑倒在地,悲声道:“可是……不杀了他们,臣妾……怎么对得起永玤。”说到此处,她又恨恨地道:“皇上怎么可以这样糊涂,听信那两个贱人所言,意外?呵,世间哪个那么多意外,皆是心肠歹毒之人设计出来的罢了。”

  瑕月吃力地蹲下身,抚着胡氏颤抖的肩膀道:“你我知她们二人禀性如何,但皇上不知,所以难免……”话未说完,胡氏忽地抓了瑕月的手切声道:“皇上一向最听娘娘的话,为何您刚才不告诉皇上,她们二人禀性为恶,不论说什么都不可相信?!您说了会还永玤一个公道,为什么不说,为什么啊?!”她想哭,却没有眼泪掉下来。

  瑕月叹了口气,低低道:“本宫身为皇后,每说一个字一句话,都要三思再三思,做到不偏不倚,不可凭一已喜恶行事,不论加害九阿哥的是魏静萱还是叶赫那拉氏,都没有证据,不过……”

  “好一个不偏不倚。”胡氏冷笑道:“为了这四个字,你明知永玤枉死,也不肯为他说一声冤,不肯为他说一声叶赫那拉氏等人死有余辜。皇后娘娘,您是看着永玤长大的,怎么能够如此冷血无情,还是说,皇后的宝座当真有如此重要,令您不敢违逆皇上?”

  夏晴见她说得过份,连忙道:“娘娘说到哪里去了,皇后岂是那样的人,想来是因为形势所迫,所以不便开口……”

  胡氏冷冷打断道:“你根本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形,有何资格说这样的话?”

  夏晴被她问得语塞,正自想着说辞时,瑕月道:“颖贵妃,你现在连本宫也不相信了吗?”

  迎着她的目光,胡氏的神色变得森冷而失望,寒意逼人的字眼从紧咬的唇齿间挤出,“是,臣妾现在一个人都不相信!”

  瑕月闭一闭目,起身道:“这会儿本宫说什么你怕是都听进去,本宫过几日再来看你,至于永玤……本宫会尽力替他求一份哀荣!”

  在瑕月走到殿门时,胡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“不杀了那两个贱人,就算有再多的哀荣,永玤也不会瞑目!”

  瑕月脚步一顿,默然站在那里,然……终是没有回头,在她扶着锦屏的手离开后,夏晴想了一会儿,也跟着一并出去。

  瑕月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转头道:“惠妃跟着本宫,可是有话要与本宫说?”

  夏晴叹了口气,道:“娘娘莫要将贵妃的话放在心上,她受了那么大的打击,难免有些口不择言,假以时日,她会明白娘娘的苦心。”

  “本宫不会怪她。”瑕月伤感地道:“事实上,本宫确实愧对了她,明明说了会还永玤一个公道,却难以兑现。”

  夏晴眸光微闪,道:“娘娘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真是舒妃与令嫔联手加害九阿哥吗?”她尚不知魏静萱被降为答应之事,仍以令嫔呼之。

  瑕月将事情细述了一遍后,道:“这一次应该不是二人联手,而是狗咬狗,看情形……魏静萱应该是被咬的那一个。”

  对于魏静萱,夏晴不会有一丝同情,冷笑道:“她一直都自诩聪明,将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,这次却被舒妃给耍得团团转,真是活该。答应……哼,真是便宜她了,若换了是臣妾,非要将她千刀万剐不可。”

  瑕月扯一扯唇角,“你这话倒是与颖贵妃一样,不过她侍候了皇上几年,又几次三番怀孕,皇上对她难免有些容情。”

  锦屏忿忿道:“奴婢看得出,皇上其实之前对魏答应已是动了杀心,是她将死去的那几个孩子抬出来,皇上看在孩子的份上,方才饶她性命。”

  夏晴厌弃地道:“真是个没脸没皮的东西,居然拿那几个被她自己害死的孩子来求情,本宫都替她燥得慌。”转眸见瑕月闷闷不语,以为还在为胡氏的话难过,逐道:“娘娘莫再想刚才的事了,臣妾陪您回坤宁宫吧。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