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输与赢

  瑕月点点头,待得回到坤宁宫,夏晴见她无心言语,便道:“娘娘您歇着吧,臣妾先告退了。至于颖贵妃那边……臣妾会劝着她,您不必担心。”

  “惠妃。”瑕月忽地唤住她,神色复杂地道:“你以为舒妃与魏氏,为何会突然翻脸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夏晴正欲说不知,忽地想起一事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,迟疑地嗫嚅道:“难道是……是……”

  瑕月仰头望着灿烂如金的阳光,幽幽道:“或许……害死九阿哥的不是别人,正是本宫!”

 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夏晴不自觉握紧的手心尽是潮湿的汗珠,喃喃道:“怎么会是娘娘,这……这不可能的。”

  瑕月幽幽叹了口气,“叶赫那拉氏听进了你的话,对魏静萱起了忌惮之意,想要加害她,就闹了这么一出事来,她们是如本宫所愿,自相残杀,魏静萱被皇上降了位份并囚禁在永寿宫中,但是……九阿哥也死了,每每想起颖贵妃悲痛欲绝的样子,你叫本宫怎么释怀。”

  一阵暖风吹来,夏晴却是浑身一激灵,不知不觉间,已是出了一背脊的冷汗,她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,“这一切皆是叶赫那拉氏的诡计,与娘娘并无干系,由始至终,您都没有存过半点害九阿哥的心思。”

  瑕月苦笑道:“若是颖贵妃知晓这番因由,你觉得她会这样想吗?”

  夏晴咬一咬唇,道:“这件事万万不能让颖贵妃知晓,否则……”她没有说下去,但在场之人都知道她的心思,胡氏最是疼爱两个孩子,若让她知晓永玤的死与瑕月有关,怕是多年情意就毁于一旦了。

  瑕月怅然道:“不管她是否知晓,本宫都愧对他们母子。”

  夏晴低眉道:“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,娘娘又怎知舒妃会行如此歹毒的计策,臣妾始终认为,罪魁祸首是舒妃与魏氏,她们才是一切祸患的根源,只要除了她们,九阿哥的公道也就算还了。”

  齐宽轻声道:“主子,惠妃娘娘说得不错,您不要再自责了,以免伤了小阿哥,宋太医可是千叮咛万嘱咐,万万不能伤神。”

  锦屏亦随之道:“是啊,主子您就算再伤心难过,九阿哥也不能死而复生;您刚才说的事情,奴婢们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,这件事,会成为永远的秘密。”

  瑕月点点头,疲惫地道:“本宫有些乏了,颖贵妃那边,惠妃替本宫多劝着她一些,让她能够早日看开。”

  “臣妾知道,娘娘您好生歇着,当心凤体。”目送夏晴离去后,瑕月就着齐宽的手回到内殿,一直等到换了寝衣歇下,依旧神色郁郁。

  齐宽跟了她那么多年,哪里会不明白她的心思,低声道:“娘娘还在想九阿哥的事?”

  瑕月望着帐顶散发着幽幽清香的镂空银球,低声道:“当日,知春的无心之失间接害死了仪敏贵妃;今日,本宫却犯了与她一样的错,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

  齐宽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您不是神仙,不可能未卜先知,料尽所有事情,您这样将所有事情归咎在自己身上,只会令您痛苦。”

  “可是本宫终究是错了。”在这样的呢喃中,瑕月缓缓闭上了双目,陷入沉沉黑暗之中。

  魏静萱被带到了永寿宫门口,侍卫已经得了命令守在宫门口,看到小五过来,当前一人拱了拱手道:“见过五公公,在下李季风,奉皇上之命看守永寿宫。”

  小五看了一眼他的衣饰,知晓他是三等带刀侍卫,客气地道:“李侍卫客气了,皇上有命,永寿宫所有人,非旨不得出入,还请李侍卫好生看管。”

  “在下明白,一定严加看管。”说着,李季风让开一条路,让小五可以将魏静萱等人押入永寿宫。

  小五正欲迈步,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,“五公公,能否让本宫与魏答应说几句话。”

  不等小五转身,与他对面而立的李季风等人已是拍袖跪了下去,“属下等人参见舒妃娘娘,娘娘千岁!”

  小五朝叶赫那拉氏打了个千儿,犹豫道:“魏答应已经被皇上下旨禁闭,怕是不方便与娘娘多说。”

  “本宫明白,但是本宫与她姐妹多年,如今弄成这个样子,本宫真的很想问她几句,还请五公公行个方便,你放心,不会太久。”说话间,春桃已是知趣地往小五与他身边的太监手中各塞了锭沉甸甸的银子,小五尚未说话,身边的太监已是道:“公公,只是几句话罢了,不会碍事的。”

  小五想了一会儿,终是点头答应,与李季风他们一起退开几步。

  叶赫那拉氏走上前,仔细打量着蓬首垢面,满脸是伤的魏静萱,旋即似笑非笑地道:“你输了。”

  魏静萱眸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恨意,与她唇角盛放如花的笑容丝毫不符,“是,我输了,但只是暂时的。”

  “暂时?”叶赫那拉氏抿唇笑道:“你以为自己还有复起的机会吗?魏答应!”

  “为何没有?”魏静萱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,“舒妃莫要忘了,我以前是一个身份比现在更卑贱的宫女,你瞧着,我一定会复起,而我复起之日,就是你的死期!”

  虽然叶赫那拉氏并不认为她有这样的机会,但魏静萱的话还是令她原本舒畅的心情蒙上一层阴霾,笑意已是敛了起来,取而代之的是眸中的冷意。

  魏静萱凑到她耳边,以只有彼此能够听到的声音道:“害怕了吗?想要我的性命?可惜啊,这里那么多侍卫‘保护’我,你舒妃就算再有本事,也休想动我一根毫毛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恻目盯着她,良久,她嫣然一笑,“那就瞧着吧,看他们……究竟能不能保你平安!”说罢,她退开一步,对小五道:“本宫说完了,不妨碍五公公行事了。”

  “恭送舒妃娘娘。”在小五等人的行礼中,叶赫那拉氏转身离去。

  “舒妃!”刚走几步,就听到魏静萱在后面唤她,当叶赫那拉氏回头时,恰好看到魏静萱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,而在她脸上,依旧是盛放如花的笑容,犹如冬与夏的反差。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