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说动

  胡氏思忖片刻道:“本宫明白惠妃的忧心,但那些老百姓不会理解,他们认为皇后娘娘自私自利,不愿登坛求雨,不将他们的死活放在心上。”说着,她起身朝瑕月行了一礼,垂目道:“臣妾妄言,请娘娘恕罪。”

  “贵妃言重了。”待得胡氏重新落座后,瑕月目光熠熠地看着她道:“贵妃是希望本宫与皇上一起登坛求雨?”

  胡氏望了一眼瑕月隆起的腹部,叹然道:“臣妾与娘娘相识多年,自不愿娘娘有任何犯险之举,可是……皇上现在一味强压着这件事也不是个办法。”说到此处,她欲言又止,似有什么为难。

  瑕月看到她这个样子,道:“此处没有外人,贵妃有什么话直说无◆wan◆书◆ロ巴,△anshu≡ba.妨。”

  “是。”胡氏应了一声,道:“恕臣妾直言,若到时候皇上求下雨来还好,万一求不下来,只怕百姓会将怨气撒在娘娘身上,对娘娘大为不利。”

  夏晴当即道:“哪有这样的道理,不下雨是老天爷的事,与娘娘何干?若他们胆敢胡来,就让顺天府将他们抓起来。”

  “惠妃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受干旱之苦的,不仅是百姓,还有顺天府那些衙役,甚至是京城的军队,你能保证他们不会有相同的想法吗?”

  “那……”夏晴被她问得哑口无言,但又心有不甘,气恼地道:“那依着娘娘之言,皇后娘娘岂不是非得登坛求雨不可?”

  胡氏再次叹了口气,瞅着默然不语的瑕月道:“除非七月十九之前,老天爷降下雨来,否则……只能这样了。”

  夏晴虽对她的话挑不出刺来,但仍是坚决道:“不行!宋太医叮嘱过娘娘要安心静养,不可劳累,眼见着就要足月了,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冒险,再说皇上也不会允许。”

  这一日,并未谈出什么结果来,在她们走后,瑕月抚着隆起的腹部久久未语。入秋之后的天日渐渐有些短,太阳下山后不久,天空便蒙上了一层墨染的黑色,齐宽来到瑕月身边,轻声道:“主子,晚膳备好了,奴才扶您去偏殿用膳。”

  瑕月起身,却未去偏殿,而是道:“备肩舆,本宫要去养心殿。”

  齐宽眼皮一跳,小心翼翼地道:“主子,您……难道真打算登天坛求雨吗?”不等瑕月说话,他已是急急道:“不行啊,惠妃娘娘也说了,您的身子不能登天坛的,您千万要以凤体为重。”

  瑕月神色复杂地道:“可是本宫若不登天坛,朝臣那边要怎么办,百姓那边又要怎么办?本宫与皇上是夫妻,岂可一味躲在皇上身后,由着他一人承担所有事情。”不等齐宽言语,她又道:“去备肩舆。”

  齐宽无奈地去备了肩舆,抬瑕月来到养心殿,一到那里,便看到四喜与小五愁眉苦脸地站在外头,瞧见瑕月下了肩舆,连忙上前打千,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二人,瑕月疑惑地道:“为何你们二人都在外面,谁侍候皇上?”

  四喜低头道:“回娘娘的话,皇上将奴才二人赶了出来,不许奴才们进去,也不肯用晚膳,请您帮着奴才劝劝皇上吧。”

  “皇上为何生这么大的的气?”面对瑕月的询问,二人相互看了一眼,迟迟不曾回答。

  瑕月扫了二人一眼,道:“可是与求雨一事有关?”

  四喜身子微颤,垂目道:“奴才不清楚,不过刚才确有几位大人入宫求见皇上。”

  瑕月知他得了弘历的话,不敢将百姓求请她一同登天坛求雨的事情说出来,也不勉强,让其开门走了进去,一进到殿中,瑕月便愣住了,只见满地都是折子,当中还有锋利的瓷片,而一向摆在花梨木架的青瓷牡丹瓶不见了踪影。

  弘历闭目坐在御椅上,睁眼看到瑕月进来,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中那团怒火道:“皇后怎么来了?”

  “臣妾想着有几日未见皇上了,想来养心殿与皇上一道用晚膳,没想到……”瑕月看了一眼满地的狼籍,轻声道:“皇上何事发如此大火?”

  弘历不欲多言,随口道:“没什么,一点小事罢了。”

  瑕月没有多问,吃力地俯下身,将散落在地上的奏折一一捡起,看到她这个样子,弘历拧眉道:“你捡这些做什么,让四喜他们来收拾就是了。”

  瑕月笑笑道:“只是一些小事罢了,臣妾应付得来。”

  看到她这个样子,弘历勉强压下去的那团火又冒了上来,大声斥道:“朕叫你不要捡!”

  面对突如其来的喝斥,瑕月不由得愣在那里,而弘历刚说完便后悔了,走过来拉起瑕月,内疚地道:“朕不是喝斥你,只是……”唇动了几下,终是没有说下去,取过瑕月拿在手中折子道:“你不是说用晚膳吧,走吧,朕陪你一道过去。”

  “皇上可是在烦燥求雨之事?”瑕月的话令弘历神色一僵,旋即神色不善地道:“是谁告诉你的?”

  “是何人所说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臣妾不想皇上总是一个人去面对所有艰难,咱们是夫妻,您忘记了吗?”

  弘历叹然道:“朕记得,正因为是夫妻,所以朕才不想你与咱们的孩子有任何事。”他抚过瑕月精致的面容,“没事的,朕会处理好前朝之事,你只管安安心心生下咱们的孩子。”

  “只怕皇上一人难以解决此事。”如此说着,她抬眸恳求道:“皇上,就让臣妾随您一起登坛求雨吧,这样……”

  “不行!”弘历打断她的话,神色坚决地道:“仪敏贵妃过世时,你险些小产,好不容易养回了一些,如何能再去冒这个险,有朕一人求雨已是足够!”

  “臣妾知道皇上一心为臣妾好,可是此事关系大清国运,臣妾怎能置身事外,皇上……”

  不等瑕月说下去,弘历已是拂袖道:“你不必再说,总之这件事绝对不行!”顿一顿,他抚上瑕月隆起的腹部,缓声道:“还有,你好不容易才得来这个孩子,若他有什么事,你能够承受得了吗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