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江丰

  瑕月呼吸一窒,神色复杂地低头盯了自己腹部,从第一次有了轻如蝴蝶翅膀的振动,到现在每天用力在里面踹小脚,感受着孩子一天天的成长,若是失去这个孩子……她只是想一想,便是心痛欲死。

  见瑕月久久不语,弘历扶了她的肩膀柔声道:“好了,别再想这些了,朕饿了,咱们过去吧。”

  瑕月拉下他的手,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皇上说的没错,他是臣妾生命的延续,臣妾宁可自己有事,也不愿让他有一丝危险;但臣妾不止是他的额娘,也是皇上的妻子与大清的皇后,臣妾不能这么自私。”

  瑕月的话令弘历神色一动,但仍是坚持道:“不管怎样,朕不能让你与孩子有危险。”↖,★anshu$ba.

  瑕月摇头道:“可是这样一来,皇上就将臣妾置于不义之地,天下百姓皆会指责臣妾,说臣妾自私,不顾百姓性命,说臣妾不配为后!”

  “谁敢!”弘历沉眸道:“哪个若敢这样说,朕必杀他!”

  “若只是一两个,自然能杀,但若是成百上千的人都这么说呢,皇上都杀了他们吗?如此一来,只怕臣妾又得多背一个骂名,史书上也会说臣妾迷惑皇上,令皇上犯下无数杀孽!”

  弘历被她说得两边为难,一时倒是不知该如何开口了,看到他这个样子,瑕月缓缓抚着腹部道:“既然这个孩子愿意投胎到臣妾腹中,又一直熬到了现在,臣妾相信,他很坚强,不会因为这次的事情出事,若……”瑕月的声音有些颤抖,“他真的出事,只能说他熬不过苦,不配为皇上的孩子!”说着,她忍着心中的抽痛端然行礼,切声道:“求皇上让臣妾一起登坛祈雨!”

  当她还是娴贵妃之时,可以肆无忌惮躲在弘历身后,享受弘历对她的好;可她现在是皇后,她需要做的,是站出来与弘历一起面对袭来的风雨!

  弘历知道,一起登坛是最好的做法,对他对瑕月都好,但他怎么也放心不下瑕月的身子,若出了什么意外,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  见弘历还在犹豫,瑕月再次恳求道:“求皇上恩准!”

  许久,有沉重的叹息在瑕月耳边响起,“朕若不同意,你是准备一直这样拘着礼吗?”说着,他扶起瑕月道:“你啊,总是要让朕为难!”

  瑕月迎眸一笑,道:“这么说来,皇上是同意了?”

  “朕能不同意吗?”在没好气地答了一句后,弘历不放心地道:“不过你自己一定不要勉强,若有什么不适,及时告之朕,明白吗?”

  瑕月展颜道:“是,多谢皇上!”

  很快,帝后即将一同登坛求雨的事,如长了翅膀的鸟儿传遍了后宫,这一日是七月十八,两日后,便是钦天监择选的良日。

  最为忧心的莫过于夏晴,一得知这事,便急急赶到了坤宁宫,想要劝瑕月改变主意,然后者心意已定,岂会再更改。

  “娘娘……”夏晴待要再劝,瑕月已是道: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,今日难得没有那么热,你陪本宫去御花园走走。”

  夏晴无奈地应着,亲自扶了瑕月来到御花园中,七月入秋,虽然还未到金秋时分,但园里的丹桂与千瓣菊已经悄悄盛放,空气中弥漫着桂花的清香,有宫人提着水,一勺一勺地浇着那些花卉,看到她们过来,急忙跪下行礼。

  瑕月看了一眼桶中的水,有细小的菜叶浮在上面,道:“这水是从御膳房取来的?”

  宫人诚惶诚恐地道:“是,奴才知道最近天汗,娘娘亦曾下旨晓谕内务府命他们节约宫中用水,所以奴才想着尽量不要用干净的水来浇花木,所以央了御膳房的安公公,请他将御膳房洗菜剩下的水留给奴才,虽说有些脏,但用来浇这些东西,并不打紧。”

  瑕月颇有些惊讶,道:“你做得很好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回娘娘的话,奴才叫江丰。”说着,他拘谨一笑,道:“不瞒娘娘,奴才出生那年,正好家乡遭遇大旱,爹娘辛苦种下的稻子都死了,他们逃到别处后,希望重新种下的稻谷可以丰收,所以给奴才取了这个名字。”

  夏晴随口道:“后来呢,丰收了吗?”

  江丰苦笑道:“奴才无能,并不能为爹娘带来丰衣足食,那一年,旱情严重蔓延各处,爹娘逃去的那个县城也未能躲过此劫,爹娘被迫又远逃,娘在逃走途中患了病,又无钱延请大夫,最终活活饿死;爹带着奴才逃到了天津府,总算是安稳了下来,后来爹凭着一双手吃苦耐劳,挣下了一处房子,之后娶了当时是寡妇的后娘,又生下两个弟弟,生活总算过得去。”

  夏晴好奇地道:“既是这样,你又为何会入宫做太监?”要知道,太监身体残疾,虽说净身后会有一笔银子,但只要家境过得去的人,就不会为了那些银子而断子绝孙。

  这次,江丰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后娘说家里孩子多,又都是男孩,攒不了那么多银子娶媳妇,正好那个时候,有人来问,说要不要进宫侍候主子,那样就能有一笔银子,后娘便让我进了宫。”

  “你爹呢,他不管吗?”夏晴虽然也是宫女出身,但一来宫女不必终身待在宫中,二来身为八旗子弟,必须要过这一关,否则就是违抗皇命。

  江丰低头道:“后娘兄长是当官的,爹不敢不听。”

  夏晴听得一阵摇头,这个江父可真是窝囊,自己儿子被送去当太监也不敢吭声,“你后母家中之人是什么官位?”

  “奴才记得是天津府的主簿。”听得江丰的话,小寿子拧眉道:“主簿,那不是一个正九品的小官吗,你父亲竟然怕成这样?”

  “虽然他官位不高,但在知府大人面前很说得上话,所以……”江丰没有说下去,但众人也知道结果是什么了。

  瑕月示意他起来回话,“你小时候受过旱灾之苦,所以才会主动想着节水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