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晚来一步

  在春桃骇然欲死的目光中,胡氏头也不回地往养心殿行去,与此同时,宫中有人厮打的事情亦传到了叶赫那拉氏的耳中,后者当即命宫人出去打听,厮打在一起的人是谁。

  自从小德子二人离去后,叶赫那拉氏右眼皮一直不停地跳,都说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;仿佛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。

  过了一会儿,宫人匆匆奔进来,朝坐在椅中的叶赫那拉氏行了一礼,颤声道:“启禀主子,奴才已经打听清楚了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按着不停跳动的左眼皮,抬眼道:“是什么人在厮打?”

  “是……”∞♀wan∞♀shu∞♀ba,+ansh∽uba.宫人偷偷看了一眼叶赫那拉氏,犹豫着迟迟未说出口,直至叶赫那拉氏等的不耐烦斥责了他一句,方才惶恐地道:“回主子的话,是德公公与长春gong的李公公还有秋菊姑娘!”

  听得这话,叶赫那拉氏豁然站了起来,不敢置信地盯着他道:“你说什么,再说一遍!”

  宫人大着胆子道:“奴才打听清楚了,厮打在一起的是德公公还有长春gong的李公公及秋菊姑娘。”顿一顿,他又道:“对了,还有人看到春桃姑姑也在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怔怔地站着,脑海里一片混乱,春桃也在……她明明让春桃出去送信,怎么会与秋菊他们打起来呢?小德子也好,春桃也罢,都不是没分寸的人,不该做出这样离谱的事情,再说他们之间也并无过节。

  叶赫那拉氏抚着隐隐作痛的额头,问道:“可知他们为何打起来?”

  宫人想了一会儿,不确定地道:“奴才听说,好像是为了一封信!”

  听得这话,叶赫那拉氏心头狂跳,脸色时而青时而红,再难看不过,许久,她颤颤地道:“那……那他们现在人呢?”

  “听说李公公抢了信后往长春gong奔去,德公公他们也追了去,之后还听说……”他话说到一半,叶赫那拉氏倏然喝道:“听说听说,什么都是听说,你怎么做事的?”

  宫人被她喝得魂飞魄散,赶紧跪下磕头,“奴才该死!奴才该死!”

  叶赫那拉氏冷哼一声,忍着心中的恼恨与慌张,道:“还有什么,快说!”

  宫人战战兢兢地道:“奴才听说还惊动了贵妃娘娘,将德公公他们给抓了起来,这会儿,贵妃娘娘已经去养心殿了!”

  叶赫那拉氏这一次没有发火,而是喃喃自语,“信……养心殿……颖贵妃……”

  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几个字,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漏了什么事情,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,到底……是什么呢?

  右眼皮仍在不停地跳着,令她勉强冷静下来的心思又开始浮燥起来,就在她烦的恨不得砸东西之时,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,下一刻,她咬牙切齿地道:“本宫明白了,原来如此,好一个胡蕴仪,竟然将本宫耍得团团转,她可真有本事!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疾步往外奔去,口中喝斥道:“立刻备肩舆,本宫要去养心殿!”

  宫人不敢多问,赶紧下去备了肩舆,在去养心殿的路上,叶赫那拉氏不停地催促着,让抬肩舆的太监快些再快一些。

  四个太监在她的催促下,半跑半走的来到养心殿,到那边的时候,四喜刚从殿内出来,看到她先是愣了一下,旋即迎上来打了个千儿笑道:“奴才正奉了皇上的旨准备去传娘娘呢,没想到娘娘您就过来了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双手一紧,强撑了笑脸道:“可真是巧,对了,不知皇上何事传召本宫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四喜笑一笑道:“奴才也不清楚,娘娘您进去就知道了。”在他准备去开宫门的时候,叶赫那拉氏忽地道:“颖贵妃可是在里面?”

  四喜动作一滞,低头道:“是,贵妃娘娘来求见皇上了。”

  糟了,她一赶再赶,始终还是晚了一步,让胡氏那个贱人抢先见了弘历,也不知她在里面如何挑拨。

  叶赫那拉氏恨得牙根痒痒的同时,亦充斥着慌张与害怕,望着近在咫尺的朱红宫门,迟迟没有胆量进去。

  “娘娘,请吧!”面对四喜的催促,叶赫那拉氏咬一咬牙,点头走了进去,一进到里面,便感觉气氛异常的凝重。

  叶赫那拉氏强行定了心神,走到殿中央,重复着这十年来行过无数次的礼,柔声道:“臣妾参见皇上,皇上万福!”

  在她行礼之时,胡氏微侧了头望过来,四目相触的那一瞬间,叶赫那拉氏从她眼中看到了雪亮的恨意。

  “舒妃。”弘历神色漠然地道:“自你入宫之后,朕可曾亏待过你?”

  叶赫那拉氏心里一跳,连忙撑了笑脸道:“皇上怎么突然这么问,您待臣妾一向极好,怎会有过亏待?”

  弘历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“朕之前也一直这么以为,但原来不是,你一直觉得朕亏待了你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急忙道:“臣妾从未这样想过,皇上……”

  “呯!”弘历重重一拳捶在御案上,吓得叶赫那拉氏噤声不敢再言,弘历鼻翼微张,胸口微微起伏,下一刻,他将一张皱得几乎快要破掉的纸往叶赫那拉氏掷来,“你自己睁大眼睛看看!”

  纸轻飘飘地落在叶赫那拉氏脚前,虽然早就猜到了,但看到上面再熟悉不过的字迹时,叶赫那拉氏仍是心头狂跳,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弘历一步步走到惶恐不安地叶赫那拉氏面前,冷声道:“怎么不说了?朕真是没想到,原来煽动民乱,口口声声叫嚷皇后是灾星的人,会是你!”最后三个字,弘历说得咬牙切齿。

  叶赫那拉氏惶恐跪下道:“没有,臣妾没有做过,臣妾是冤枉的,求皇上明鉴!”

  “没有?”弘历蹲下身,捡起那张纸递到叶赫那拉氏的眼前,寒声道:“上面每一个字皆是出自你的手,你居然还有脸与朕说冤枉?”

  叶赫那拉氏眼珠急转,低头道:“臣妾从来没有写过这样的信,分明是有人冒充臣妾所写,想要谄害臣妾。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