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抵死不认

  弘历森然一笑,“是吗?但这封信是从春桃手中得来的,春桃可是你的贴身宫女,难道她想要害你吗?”

  “臣妾不知道,但臣妾实在冤枉!”叶赫那拉氏心里明白,一旦承认了这件事,以弘历待瑕月的重视,她必死无疑,所以绝对不能承认,这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  “冤枉?”弘历盯着她冷声道:“你放心,朕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,绝对不会冤枉了任何一个无辜之人,但同样的,朕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存心为恶之人!”说罢,他厉声道:“来人,传春桃与小德子;另,派人出宫传叙明与李文忠入宫见驾!”

  叶赫那拉氏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,看弘历这个样子,显然是准备一查到,a≌nshub+a.底,情况对她着实不利,希望……可以逃过此劫,否则……一切都完了!

  在四喜领命退下后,养心殿内寂静异常,彼此耳边充斥着自己的心跳与呼吸声,最为不安的莫过于叶赫那拉氏,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。

  在这样难熬的等待中,殿门开启,一身狼狈的春桃与小德子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,不等他们跪下行礼,弘历便冷声道:“这封书信,可是你们奉舒妃之命送去给叙华的?”

  二人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信,相互看了一眼后,春桃低声道:“回皇上的话,这封信不是主子交给奴婢们的,而是……从贵妃娘娘身边的秋菊身上找到的。”

  站在一旁的胡氏听得这话,冷笑道:“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,信明明是从你身上找到的,却诬赖说是秋菊,等一会儿,你是不是打算冤枉本宫陷害舒妃?”

  春桃咬紧了牙关道:“奴婢不敢,但主子确实没有交过什么信给奴婢。”

  弘历抬手示意胡氏莫要言语,旋即道:“这么说来,你们与李四他们扭打追逐,是为了得到这封信?”

  春桃紧张地思索了一番,道:“是,奴婢与小德子无意中捡到他们掉落的信,发现他们伪造主子笔迹写下这么一封信,很是害怕,怕他们会拿信害主子,一时冲动便与他们争执推搡了起来,奴婢没想到后来事情会闹得这么严重,还请皇上恕罪。”

  听着她在那里歪曲事实,胡氏冷笑道:“简直就是一派胡言。”说着,她对弘历道:“皇上,当时有许多宫人都看到了,可以传他们来做证,看这封信到底是从何人身上拿出来的;还有李四与秋菊,他们都可以做证。”

  “传!”在小五下去之后,弘历唤住他道:“另外,去传翰林院侍读郑远过来。”

  谁都不知道弘历为何要突然传一个翰林院侍读入殿,宫中之事可从未有交给外官审理的先例,再说,区区一个翰林院侍读也没这权利。

  在这样的疑惑中,李四及秋菊等人先后来到养心殿,在他们后面到来的是穿着从四品文官服饰的郑远。

  在命小五去取文房四宝后,弘历对神色茫然的郑远道:“百官之中,属你最擅长鉴别真伪,朕记得,两年前,一副唐伯虎的赝画就是你看出来的。”

  郑远与叶赫那拉氏他们一样,皆摸不清弘历传他过来的用意,不敢大意,谨慎地道:“微臣也是一时饶幸,从那几句题字中看出了问题。”

  “朕不喜欢饶幸。”弘历的话令郑远惶恐地低下了头,正自不安之时,冰冷的声音再次落入耳中,“朕今日传你来,是要你鉴定一封信的真假,鉴准了朕有赏,若是错了,你自己去吏部请辞吧!”

  郑远慌忙道:“微臣定当全力而为!”

  说话间,小五已是取了笔墨来,弘历望着叶赫那拉氏道:“既然舒妃一口咬定这封信非你所写,就依着信上的字,撰写一遍,好让郑远鉴定。”

  叶赫那拉氏心里一百个一千个不愿,但弘历开了口,她不敢不从,伸出颤抖的手提笔在纸上一字一字的写着。

  叶赫那拉氏自幼习文,写这么一封信对她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,可是这次却是格外吃力,好不容易写完,已是连握笔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她在写信之时,特意改变了平常惯用的落笔或是起笔,希望可以瞒天过海。

  在郑远将两封书信拿到偏殿去鉴定的时候,弘历扫过那些垂手站在下面的宫人,在经过李四时,有片刻的停留;这会儿,李四已经上了药看过太医,拗断的手指也被夹板固定了起来,不过那样子看起来还是很惨。

  弘历收回目光,冷声道:“你们都看到了些什么,从实招来!”

  那些人不敢怠慢,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,弘历自然也得知信是秋菊从春桃身上搜出来的,不等其发问,春桃急忙道:“奴婢刚才说了,奴婢捡到他们不甚掉下的信,怕他们对主子不利,所以藏了起来,哪知秋菊跟发了疯似的,撕着奴婢衣裳将信夺了去!”

  不得不说,春桃随机应变的本事不错,三言两语就将话给圆了过去,但这件事并不是那么好圆的,弘历眼中也依旧充斥着疑惑。

  至于那些宫人,虽然不少人亲眼看到信从春桃怀里掉下来,但至于是否为春桃所捡到收起,就无从知晓了。

  弘历也不急,只示意那些宫人退下,过了一会儿,郑远捧着两封书信进来,他的出现,令诸人心皆提了起来,弘历微倾了身子道:“如何,有结果了吗?”

  郑远拱手道:“回皇上的话,虽然这两封的笔法有稍许不同,但仍可看得出是出自一人之手!”

  听得这话,叶赫那拉氏双腿一软,几乎难以站立,始终……还是瞒不过吗?

  “确定不会有错?”面对弘历的询问,郑远肯定地道:“是,微臣鉴定过许多字画,这点把握还是有的。”

  “好!”在挥手示意他退下后,弘历面无表情地盯着叶赫那拉氏道:“你还有何话好说?”

  叶赫那拉氏垂泪道:“臣妾不知道郑大人为何要这么说,但当真不关臣妾的事,臣妾是无辜的。”

  弘历寒声道:“看样子,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,好!很好!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