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认罪

  弘历声音阴柔地道:“怎么了,你也不愿说吗?”不等那人说话,他忽地拍起手来,凉笑道:“真是看不出,你们这些地痞流氓居然如此讲义气,好,朕成全你!左右你们还有七人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也不少。”不等弘历唤人,那人急忙道:“不要!皇上不要杀草民,草民愿意说,愿意说!”他急切地说着,唯恐慢了一步就会没命,刚才的事,实在是让他吓破了胆!

  但是此言一出,轮到叙明与叶赫那拉氏吓破胆,他们怎么也想到,弘历会用如此狠厉绝情的手段来逼他们说话。

  弘历没有与他多话,只说了一个字,“讲!”

  那人如获大赦,连忙咽了口唾沫,道:“草民是奉▲■,↓anshub√a.了叙明大人的意思,去天坛附近那边,他说了,若是上天没有下雨,就让草民煽动那些百姓,说皇后娘娘是灾星,就是因为她被册立为后,才会有这场大旱!叙明大人说了,只要草民们依他的话去做,每个人都能得到一百两银子,并且事后将草民们送出京城。”他怕弘历降罪,一古脑儿将所有事情都说了。

  叙明大惊失色地朝弘历道:“皇上,绝对没有这件事,您别听这贱民胡说,臣冤枉!”这般说着,他又指了那人,咬牙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在皇上面前胡言乱语,就不怕被凌迟处死吗?”

  “草民没有胡说,所有一切都是真的。”这次说话的不是那人,而是跪在最后面的一个人,他还撕开衣裳夹层,从中取出一张银票来,“皇上,这就是叙明大人给草民们的银票,一张一百两。”

  在他之后,其他六人亦各自撕开衣裳,从夹层中取出银票,不多不少,正好是七百两,至于已经被五马分尸的牛大,想来他的衣裳里也有一张相同的银票。

  李文忠恍然道:“原来是藏在此处,怪不得不曾搜到。”

  这些人被抓入顺天府后,李文忠曾派人搜过他们的身,但除了一些散碎银子之外,再没有寻到其他银两,找不到他们被收买的证据,正因为如此,他才迟迟没有动刑。

  四喜接过银票递到弘历手上,后者一一看过后,冷声道:“宝通银号的银票,这家银号所有银票皆有记录,只要派人一查,就知道这些银票出自何人之手;四喜,立刻让刘虎去查!”

  “宝通银号?”叙明一脸愕然地道:“不可能,我明明给的是查不出身份的……”说到一半,他急忙止了话,但已经来不及了,慌乱地看着面带冷笑的弘历,心里的惶恐与悔恨几乎要将他撕成碎片。

  “叙家卿终于肯说实话了吗?不错,这些银票确实不是出自宝通银号,而是出自顺福银号,这家银号除非是上千两的银票,否则不做任何记录,用来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最方便不过。”随着这句话,七张银票自弘历手中洒落,银票最上面偌大的“顺福”二字看起来是那样的刺眼。

  叙明双腿无力地跪倒在地上,苍白的双唇不停颤抖着,却吐不出一个来,他一直告诉自己一定要谨慎,说任何话之前都要仔细想过,没想到,依旧被弘历给套出了话,这下子……就算他说破了唇,也休想脱身。

  弘历走到面色发青的叶赫那拉氏面前,冷声道:“舒妃不是口口声声说此事与你无关,你是被人陷害的吗,怎么这会儿不说话了?”

  舒妃低着头不敢与之对视,然弘历并不准备这么放过她,抬手拑住她的下巴,强迫她面对着自己,幽暗的眼眸中蕴藏着犀利如剑的杀机,“舒妃,煽动民乱,谋害皇后,你说说这笔帐该如何算?”

  “臣妾没有……”刚说了几个字,叶赫那拉氏便感觉拑着下巴的手比之刚才又紧了几分,痛得她无法说话,骨头像是要被捏碎一般。

  弘历唇角扬起冷冽若寒冰的弧度,“人证物证俱全,你还想要抵赖?是否要等朕赐死你之时,才肯说实话?”

  “皇上息怒!”叙明咬一咬牙,沉声道:“所有事情都是罪臣一人所为,与舒妃娘娘并无关系,请皇上莫要冤枉娘娘!”事已至此,必然要有人认罪,与其两人皆被问罪,断了叶赫那拉氏一族的路,倒不如他担下所有罪名,让舒妃可以设法护族人周全。叙明并不知那封信的事,否则就会知晓不论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无用的,他与叶赫那拉氏,一个都休想脱身!

  一直没有说过话的胡氏上前道:“本宫明白叙大人想要保住女儿的心情,不过舒妃与你同谋,犯下滔天大罪,谁都救不了她!”

  叙明看了她一眼,朝弘历磕头道:“罪臣没有欺君,舒妃娘娘确实对此不知情,是有人存心要陷害她,皇上要杀就杀臣一人,请勿迁怒于舒妃!”

  弘历冷哼一声道:“她不知情?她都想着送信出宫,让你设法杀了被关在顺天府的那八个人,若这还叫不知情朕真不知道什么才叫知情?”

  叙明愕然看着叶赫那拉氏,后者面如死灰地站在那里,许久,缓缓点头,“不错,是臣妾与阿玛合谋,要趁这次祈雨,要皇后受天下人唾骂!”

  正如弘历所言,人证物证俱在,已经由不得她不认了。

  “贱人!”弘历狠狠一掌掴在她脸上,犹未解恨,反手又是一掌掴在其另一侧脸上,恨声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胆敢谋害皇后!”

  胡氏寒声道:“你那么做,何止是想让皇后受天下人唾骂,根本是想令皇后动胎气,从而一尸两命;幸好老天保佑,没有让你的阴谋得逞!”

  “你闭嘴!”叶赫那拉氏用力指着胡氏,眼眸间带着怨毒的恨意,“我是想害皇后,而你,就是我的同党!”

  在弘历惊讶的面容下,她跪下双膝,一字一句道:“皇上,此次祈雨之中,想要害皇后的,并不止臣妾一人,还有颖贵妃;是她怂恿皇后主动请缨去求雨,也是她哄骗臣妾写下这封书信,她才是最该死之人!”停顿片刻,她又道:“若非如此,她怎会知道春桃身上藏着这封书信,从而派李四他们来截取;她见害不了皇后,便又想害臣妾,胡蕴仪才是最虚伪奸诈,最该死之人!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