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两百零四章 权欲薰心

  手机阅读

  “本官不知。 ”顿一顿,高斌道:“究竟有什么要紧的事,令你这么急着找王爷?”

  护卫犹豫片刻,将弘历二人被困城外孤山的事情说了出来,高斌骇然道:“竟然有这样的事?”

  “千真万确,属下冒死逃出来,就是请王爷带兵前往孤山救驾!”说着,他朝高斌跪下道:“请高大人立刻设法找到王爷,并调人前往孤山救驾,晚了只怕……”

  高斌连忙扶起他道:“本官明白,本官立刻派人去找王爷,并且调集可用之卒,你莫急,皇上与皇后娘娘一定不会有事。”

  “多谢高大人。”听得高斌应承之话,护卫长舒一口气,心情一松,顿时觉得浑身乏力,跌坐在地上无法起身。

  疲惫到浑身直冒虚汗的护卫并没有看到高斌复杂的眸光,坐了一会儿不见高斌离去,讶然道:“高大人,您为何还站在这里?”

  高斌眸光微闪,道:“本官刚才在想该去何处找王爷,行了,你好生歇着,本官这就去。”

  待得高斌离去后,护卫扶着墙壁勉强站起来,缓慢地往行宫走去,走了几步,忽地感觉身后有人,正要回头,忽地头顶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,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。

  高斌手握石块站在满头是血,昏迷在地的侍卫身后,面容阴冷吓人,他蹲下身在侍卫鼻下试探了一下,待得发现尚有鼻息后,他再次举起石块欲砸下,这个时候,一个惊骇的声音从前面传来,“高大人你……你在做什么?”

  高斌抬眼望去,只见永璋站在不远处满面惊愕地看着自己,他神色漠然地道:“三阿哥看不出来吗,自然是杀了他!”

  “你疯了!”永璋疾步上前从他手里夺下石块,厉声道:“就算此人犯了事,也该交由杭州府衙审理,怎能私下杀人,若是被人知晓,只怕你官位难保。”

  高斌盯着他道:“若不杀他,三阿哥最为痛恨之人,便会死里逃生。”

  永璋正在扶那昏迷不醒的护卫起身,听得这话,动作一滞,疑惑地道:“高大人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高斌将适才护卫所说之话复述了一遍,旋即道:“一旦此事被和亲王知晓,他定会带兵出城救人,皇后便可脱险,这是三阿哥希望的结果吗?”

  听得这话,永璋顿时犹豫了起来,他不会忘记额娘因何人而被废入辛者库,日日劳作,双手被冷水浸泡的惨不忍睹,日日思念他们兄弟二人却不得见;好不容易,他求得皇阿玛开恩,免了额娘的劳作,却依旧被禁在辛者库中不得自由,甚至瑕月还拦着,不许他经常去看望额娘。

  所有的一切,令他对瑕月越来越不满,甚至是越来越恨,彻底忘记了幼时瑕月待他的好,以及与永璜的兄弟之情。

  “三阿哥现在明白臣为何要这么做了吗?”高斌的话将永璋从沉思中拉了回来,用力咬一咬唇道:“虽然皇额娘不足同情,但皇阿玛也在,若延误了救人,皇阿玛亦会有性命之忧。高大人,还是……”

  不等永璋说完,高斌已是激动地道:“三阿哥可还记得慧贤皇贵妃是怎么死的?”

  永璋一怔,旋即低头道:“我当然记得,但是皇阿玛毕竟是一国之君,我们不能……”

  高斌激动地道:“他可以面不改色地毒杀我女儿,为什么我不能装做什么都不知道?为什么?”他低头盯着自己颤抖的双手,喃喃道:“虽不是结发之妻,但我女儿好歹也陪了他那么多年,我更是死心塌地为他做事,你瞧瞧,我才不过五旬,却已是满头白发,身子亦是日渐孱弱;结果换来的是什么,是他的谋害与欺骗;我被他整整瞒了十余年,若不是三阿哥告之,至今还蒙在鼓中,对他感恩戴德!”

  永璋叹然道:“我明白高大人心中的苦,但他毕竟是我的阿玛,我不可以……”

  “三阿哥可曾想过,只要皇上在一日,他就会护着皇后一日,你想要对付皇后,说句难听的话,根本不可能,苏娘子复位的可能性,更是小之又小;还有,以皇上对十二阿哥的重视,一旦他长大,只怕你与其他几位阿哥皆无容身之地,甚至会有性命之忧,康熙爷时,九龙夺嫡一事,虽已经过去许久,但三阿哥想必仍有耳闻。”

  “若皇上现在驾崩,十二阿哥虽为嫡长子,却是一个襁褓小儿,什么都不知道,根本不能承继大统,到时候最有可能继承这片江山的,就是您这位长子;若您成了皇帝,苏娘子就是太后之尊,不止可以摆脱拘禁之苦,更可享尽世间荣华,一如今日的太后。三阿哥,当中得失,您真的算不出来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永璋被他说得一阵心动,他如今这个年纪,已经知道了权力的好处,而皇位就代表着天下间至高无上的权力,将可决定任何人的生死。

  许久,他有些软弱地道:“可那……毕竟是我的皇阿玛,我怎可……”

  高斌凝声道:“成大事者,不拘不节;眼下是最好的时机,您若不将之把握,必将后悔终身。还有,您今日对皇上念亲情,来日……皇上会对您念亲情吗?”他冷笑道:“若皇发现您知晓了慧贤皇贵妃的死因,并将之告诉我,要我与你一起对付皇后,只怕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!”

  永璋脸色难看地道:“你不要胡说,皇阿玛怎么会杀我。”

  “会还是不会,三阿可心中有数。”说着,高斌一指地上的护卫,道:“此人杀还是不杀,就由三阿哥决定吧。”

  永璋没有说话,只是死死盯着昏迷不醒的护卫,许久,他蹲下身,伸出颤抖的手握住那块染血的石头,看到这一幕,高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帝王之家果然最是无情,在利益面前,什么人都可以背叛,包括自己的亲生父亲。

  永璋内心正进行着激烈地挣扎,他知道,自己一旦砸下,就再难回头了,可是高斌的话未尝没有道理,他对皇阿玛仁慈,皇阿玛却未必会对他开恩;还有额娘……若自己当真登上皇位,她就是太后,再不用看任何人脸色。

   ...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