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两百二十一章 无病

  手机阅读

  弘历用力一捶床榻,寒声道:“情况如此严重,为何之前不曾听你提及?!”

  “皇上恕罪!”方简慌忙跪下道:“半日前臣为皇后娘娘诊脉时,并无这么严重,仅仅只是有些虚弱之罢了,实在没想到情况会这么短的时间内恶化,简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娘娘体内吸取她的气血一般。 复制本地址浏览http://%77%77%77%2e%62%69%71%69%2e%6d%65/”

  弘历脸色铁青地道:“没用的东西,还不赶紧设法救治皇后!”

  方简如蒙大赦,与其他太医商量着用药之法,待得定了方子后,立刻命人前去抓药煎服,然效果却微乎其微,哪怕后面众太医加重了药效,也未起到什么效用,瑕月的气血一直在慢慢衰弱,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让瑕月含着人参,倒是暂时止住了气血渐亏之势,但亦非长久之策,只有找到瑕月突然气血大亏的原因,才能对症下药,否则长此下去,怕是会有性命之忧;无奈脉像上诊不出任何问题,急得方简等人满头大汗。

  正在此时,瑕月忽地醒了过来,不等弘历高兴,她已是直勾勾坐了起来,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,嘴里说道:“灾星!有灾星,本宫要杀了灾星!”

  这般说着,她掀起锦被欲要下去,弘历连忙按住她道:“瑕月,你身子虚弱,不可下地,快些躺下!”

  弘历话音未落,瑕月已是紧紧攥住他的手臂,神色惶恐地道:“皇上,臣妾看到乔雁儿要杀您,她是灾星,快杀了她,杀了她!”

  弘历怕刺激到她,安抚道:“朕已经听你的话下旨赐死了乔雁儿,她再也害不了,朕你放心吧。”

  听得这话,瑕月紧绷的脸色缓缓舒展开来,喃喃道:“杀了就好!杀了就好!”

  弘历正欲扶她重新歇下,瑕月忽地双手捧头,神色亦变得痛苦起来,“痛……臣妾的头好痛!”

  弘历急忙抱紧了瑕月道:“没事的,太医都在,很快就不痛了。”说着,他朝还愣在原地的方简喝道:“还不快替皇后医治。”

  方简急急应了一声,上前为瑕月诊脉,可是这次的结果与之前无异,除了气血虚弱之外,并无其它症状。

  见他久久不语,弘历催促道:“如何,皇后因何会突然头痛?”

  “臣……臣……”方简急得满头大汗,搭在瑕月腕间的手指从两根变成了四根,但结果仍是一样,只得满心惶恐地答道:“回皇上的话,臣……诊不出来!”

  看到瑕月受苦,弘历本就心痛如绞,再听得方简之语,更是气上心头,一脚将他踹翻在地,寒声道:“之前皇后昏迷、气血亏虚,你诊不出原因,如今皇后头痛,你又诊不出原因,你是怎么做的院正?!”

  “皇上息怒!”方简忍痛跪地道:“皇后娘娘病症之怪,实在是前所未见,臣虽读尽医书,也难诊其症!”

  弘历眸光冰冷地扫过方简与其他太医,吐声如冰,“今日皇后若是无事便罢,否则朕要你们所有人陪葬,一个不饶!”

  众太医闻言连忙跪下请罪,但不论太医们如何搜刮枯肠,都想不到医治的法子,在此期间,瑕月的头痛越发厉害,甚至痛的往床柱上撞去,以此来减轻痛苦。

  弘历怕她伤了自己,紧紧抱住她,瑕月痛的神智模糊,竟然张口咬在弘历臂上,四喜大惊失色,连忙就要上前将瑕月拉开。

  “不要过来。”在喝止了四喜后,弘历什么也没说,亦没收回手,任由瑕月咬着,殷红的鲜血顺着被咬的地方缓缓流了下来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瑕月终于松开口,抬头望着弘历,嘴角的鲜血以及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容令她看起来狰狞而恐怖,她强忍着痛楚艰难地问道:“为什么不躲开?”

  弘历抬手抚过她苍白的面容,眸中有着化不开的深情,“朕说过,不论甘苦,不论生死都要与你一起承担,一起面对;与你受的痛苦相比,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,朕只恨自己无法为你分担病痛,朕……对不住你。”

  他的话令瑕月泪落不止,想要说话,却被更强烈的痛楚所打断,神智亦再次变得混乱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那种痛楚,就好像有千百根针在往脑袋上扎一样,若非亲身经历,根本无法想像。

  瑕月痛的难以忍受,迫切地想要咬住什么来压制痛苦;另外,刚才的事,令她发现腥咸的鲜血似可暂时压制痛苦。

  眼见她再次张嘴往弘历臂上咬来,四喜惊呼道:“皇上!”

  弘历没有说话,亦没有闪避,只是默默地望着瑕月,后者在将要咬下之时,生生止住了动作,转而往床柱上撞去,用力之大,撞的花梨木制成的床辇一阵摇晃。

  弘历怕她受伤,连忙将之抱住,急声道:“你若疼就咬朕,不要弄伤了自己!”

  瑕月没有说话,只是不停地流泪,看到她这样,弘历又痛又急,当目光落在那群跪地不起的太医时,变得阴寒无比,“既然救不了皇后,那朕也没必要再留着你们了!”

  方简等人听出他话中的杀意,吓得魂飞魄散,急急磕头求饶,然换来的,只是弘历无情的言语,“将他们统统拉出去杖毙;另,去京城请徐太医来杭州府,并张贴皇榜,遍寻天下名医,只要能治好皇后,立即官封太医院院正,赏黄马卦及千两黄金!”

  “皇上饶命!”方简等人的哀求之声,响彻内殿,然这一切并不能改变弘历的心意,命四喜立刻去传侍卫进来,将他们拉下去行刑。

  四喜虽心有不忍,却不敢在这个时候为他们求情,就在他准备下去之时,殿门突然被人推开,凌若扶着杨海的手出现在众人视线中。

  众人连忙跪下行礼,弘历怕他一松开,瑕月便会再去撞柱,只得道:“儿子无法行礼,请皇额娘恕罪。”

  凌若走过来望着被弘历抱在怀里哀嚎痛苦的瑕月道:“哀家听说皇帝将行宫的太医都给传到了皇后宫中,放心不下便过来看看,皇后她到底得了什么病?”

  ...

   ...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