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两百五十四章 面和心不和

  难道……她真要老死在这辛者库吗?

 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,苏氏便捧着头喃喃道:“不!不会的,我一定会离开这里,就算永璋不在,我也一定会离开这里!”

  许久,她缓缓抬起头,眸光森冷地望着紧闭的房门,一字一句道:“永珹,既然你不念母子之情,我也不会再念;我若不出去便罢,否则……定报今日之辱!”

  不论苏氏如何不甘,没有了永璋,她只能老老实实待在辛者库中,无法再如之前那样暗搅风雨。

  在苏氏恨得咬牙切齿之时,瑕月的心情亦不是很好,蹙眉望着站在下首的周全道△∑wan△∑shu△∑ba,a≯ns↓□om:“你说……魏静萱还活着?”

  周全一脸内疚地道:“是,奴才依着娘娘的吩咐,以送花之名,将毒蝎送进永寿宫,但始终未听说魏答应出事;之后又另外想了几个法子,均无功而返。”说着,他跪下道:“奴才无能,请主子降罪!”

  “本宫知道你尽力了,起来吧。”在周全重新站直了身子后,瑕月轻捻着指间椭圆的金桔,凉声道:“看来这个魏氏命大得很,竟然这样都未能要了她的性命。”

  周全连忙道:“娘娘,您再给奴才一些时间,奴才一定会设法完成此事,断不会辜负娘娘所托。”

  瑕月点头道:“既是这样,就继续由你办这桩事,当心着些,莫要被人看出端倪,否则闹起来,本宫也难以保你。”

  周全笑道:“娘娘放心,除了这次拖得有些久,奴才什么时候让您失望过。”

  “不管怎样,小心一些总是好的。”这般说着,瑕月又道:“本宫前两日听皇上说,钱莫多已经向皇上请辞,总管之位很快就会空出来,这些年你做事很是勤快用心,虽说资历稍浅,但总管之位,也能坐得。”

  周全脸上露出一抹激动,但很快又化做忧心之色,“这几年来,张泉处处要压奴才一头,这次主子若是赏了奴才总管之位,只怕他不会甘心,万一到时候再生出什么事来,就麻烦了。”

  瑕月笑笑道:“放心,本宫会请皇上下旨,圣旨之下,他张泉就算再不甘,也闹不出什么花样来。”

  听得这话,周全放下心来,拍袖跪下道:“奴才叩谢娘娘恩典,娘娘大恩大德,奴才没齿难忘,愿生生世世为娘娘牛马,以报娘娘之恩。”

  瑕月抬手道:“好了,你好生为本宫做事,便是最好的报答了,下去吧。”

  周全回到内务府后,努力思索对付魏静萱的法子,这几个月,他能试的法子都试了,就是不见魏静萱出事,真是邪门了。

  如今最麻烦的,就是不能轻易出入永寿宫,否则也不至于如此束手束脚,不过他既然应了这桩事,就算想破脑袋也一定要想出法子来。

  正自苦思之时,门口响起说话声,却是张泉带着人走了进去,后者一边走一边道:“诸位主子娘娘刚刚随皇上回到宫中,长途奔波,必然疲累,你们赶紧按着各处的俸例将东西送去,仔细着些,别回头又少了这样或是那样;另外,昨日刚刚腌制好的梅子也送去,颖贵妃那边尤其要多送一些,南巡之前,她曾说这梅子酸甜适中,正合她胃口;可惜当时新酿的梅子还没好,皇上就已经起驾南巡了。”

  在那个宫人依言离去后,张泉方才看到坐在屋中的周全,眼底飞快掠过一丝厌色,旋即满面笑容地道:“哟,周副总管也在啊,瞧咱家,刚才只顾着说话都没看到你,刚刚听底下人说,你去了皇后娘娘那里,可是有什么事?”

  周全自然不可能将实话说出来,笑笑道:“没什么要紧的事,只是例行去请个安罢了,再说内务府的事都让张副总管做了,我待着也是无事。”

  “周副总管可真有心,皇后娘娘才刚回宫,疲累未除,就紧赶着去请安了,也不怕累着娘娘吗?”张泉酸溜溜地说着,打从钱莫多成为内务府总管开始,他就一直跟随左右,从最普通的小太监做到今时今日副总管之职,若无意外,钱莫多之后的内务府总管非他莫属;可偏偏冒出一个周全来,这些年凭着皇后娘娘的恩宠,从一个管事做到副总管之职,与他平起平坐不说,一旦总管之位出缺,皇后娘娘必定会扶他上位,到时候,他可就要看周全脸色了,这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,所以这段日子拼了命的做事,讨好宫中大大小小的主子的同时,也架空周全的权力。

  周全怎会不知他的心思,不过瑕月已经给了他一颗定心丸,所以不欲与张泉起冲突,当下道:“娘娘虽然刚刚回宫,但精神尚好。”顿一顿,他又道:“从坤宁宫回来之时,听奶娘说十二阿哥吃的米糊不多了,我想亲自去挑一些上等香米磨粉送去,我知道那些米是张副总管在负责,不知……”

  不等他说完,张泉已是客气地道:“既是十二阿哥要的,周副总管尽管去拿,就算是将米库搬空了也不打紧。”说着,他唤来一个宫人道:“带周副总管去米库,将里面最好的米都挑出来让周副总管挑选。”

  周全拱手道:“那就多谢张副总管了。”

  待周全随宫人离去后,张泉朝他的背影吐了口唾沫,阴声道:“得意个什么劲,以为靠着坤宁宫那位就一定可以做上总管之位吗?休想!”

  他好不容易才熬到今日这一步,说什么也不会拱手相送,总管之位是他的,谁也不能夺走!

  正自恼恨之时,一个略有些颤巍的人走了进来,正是发须皆白的钱莫多,张泉连忙上前扶住,关切地道:“总管,您不是说这几天不舒服吗,怎么出来了?”

  “咱家看今日天气甚好,就出来走走,总躺着也不是回事。”钱莫多毕竟老了,从去年冬天开始,就三天两头生病,一个月里有大半月躺着,内务府的事,几乎都交给底下两个副总管打理,所以才会决定辞去总管之位,回到离别几十年的老家去。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