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两百五十八章 契机

  郑九深以为然地点头,“我明白了,我会尽快去见和亲王。”停顿片刻,他有些为难地道:“不过要让乌鸦带毒,就需要将之抓捕,可这宫里是不许任何人抓乌鸦的,这该如何是好?”

  周全叹了口气道:“这是我唯一还没想好的地方,你可有什么法子?”

  郑九苦思片刻,试探地道:“我知道永寿宫那边经过人很少,不如……咱们在食物里加一些蒙汗药,令那些乌鸦落在地上难以飞起,然后再趁机将药粉洒在它们身上,不过这样一来,一定得掌握好时机,万一它们飞得久了,药粉恐怕就掉落了。”

  周全点头道:“你且先将东西备好,然后咱们再仔细算时间。”

  ○∠wan○∠shu○∠ba,↑anshub≈a.

  之后的日子,负责喂鸦的小太监开始依着小成子说的话,将喂食的地方移到永寿宫附近,每次都会引来一群乌鸦,日子一久,这些乌鸦便开始在永寿宫停驻。

  这日,香菊正在井边倒水,忽地一团白白的东西从天而降,正好掉在铜盆中,定睛细看,却是一滩鸟屎,同时有嘶哑难听的鸣叫声在耳边响起。

  正当香菊一脸嫌恶地洗着铜盆时,毛贵走了过来,见她使劲刷着已经锃亮的铜盆,奇怪地道:“这铜盆不是挺干净的吗,怎么还一直洗?”

  香菊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,厌恶地道:“这两天也不知怎么一回事,附近多了许多乌鸦,一大早就听到难听的叫声,还时不时拉下恶心的东西来,真想将它们赶走。”

  “你要是敢动它们一下,保准慎刑司立刻来找你,他们可是管这叫神鸦呢。”

  香菊憋屈地道:“我知道,我只是发发牢骚罢了,有时候想想,这人活着还不如一只乌鸦呢,天高地远,任它们飞不说,这宫里头还有人专门喂它们吃食。”

  毛贵叹了口气道:“忍着吧,谁叫咱们现在落魄呢,只有主子复起了,咱们才有好日子过。”

  香菊停下手里的动作,面有犹豫地道:“你……真觉得主子还会复起吗?我总觉得此事悬得很,你想想,主子都被囚禁多久了,一点音信都没有。”

  毛贵睨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没听说过‘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’这句话吗?”

  香菊叹然道:“我当然听过,可是……女子最好的韶华就只有那么几年,若是依着你的话,在这里被禁个十年,到时就算出去,皇上也不会如之前那么宠爱主子了,到时候,只怕日子仍是不好过。”她低头绞着手指道:“我今年已经二十一了,若是一切顺利的话,再有四年便可离宫,但现在……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这两年来,她跟在魏静萱身边,看多了魏静萱的行事与做法,实在难以认同,尤其是前些日子,竟然……竟然用那样的法子勾引李侍卫,想想都觉得羞人。

  “放心,绝对不需要十年那么久。”突如其来的声音将二人吓了一跳,急忙低头道:“奴才(奴婢)见过主子。”

  魏静萱缓步走到香菊面前,带着铜镀金平纹护甲抚过香菊不安的脸庞,似笑非笑地道:“怎么了,很急着离开我吗?”

  香菊听出她言语间的不悦,急急摇头道:“没有,奴婢从不敢有此念,只是……”她紧张地思索着,终于让她想到说辞,急急道:“奴婢只是有些惦念家人,以往隔一个月就会写一封书信,如今……已经很久没听到他们的音讯了。”

  魏静萱点一点头,道:“原来如此,我还以为香菊你已经不想再看到我了呢。”

  香菊知道魏静萱的手段,连忙道:“奴婢既然跟了主子,就会好好侍候主子,就算……”她咬一咬牙,道:“就算满二十五岁,奴婢也不出宫,会一直陪在主子身边。”

  魏静萱欣慰地拍着香菊的手道:“难得你有这份忠心,不过……你舍得不嫁,我可不舍得毁了你一世的幸福;我答应你,只要可以出去,我必为你指一门好亲事,让你风风光光出嫁。”

  香菊万万没想到魏静萱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,激动地跪下道:“主子这样厚待奴婢,奴婢纵粉身碎骨也难报主子之恩。”

  魏静萱和颜悦色地扶起她,道:“我有些饿了,你去看看昨日剩下的馒头还能不能吃,若是能吃,就去拿来。”

  而在她走后,魏静萱的脸色倏然沉了下来,冷声道:“一听我说要放她出宫嫁人,就立刻激动成那个样子,看来并没有她自己说的那么忠心。”

  毛贵走到她身边,轻声道:“其实……香菊与咱们从来都不是一路人,她心里多多少少对主子有些意见。”

  魏静萱眼眸微眯,冷声道:“所以,此人不可留!”

  毛贵迟疑道:“可咱们现在被困在永寿宫中,少一个人便少一份力气,香菊虽说有些自己的心思,但毕竟没有背叛主子,还请主子暂时饶她性命。”

  魏静萱掸着春光下半透明的指甲,淡然道:“我知道,所以我会暂时留着她的性命,一切解了这该死的禁足再说。”

  毛贵试探着道:“主子,听李侍卫说,皇上已经南巡回来了,您……可有想到复宠的法子?虽说这一个月未再出什么事,但以皇后的性子是断断不会罢休的,一定会指使周全再次下手,咱们可以防着一次两次,却难以保证次次都防住,只要有一次疏漏,就什么都完了。”

  魏静萱抬头望着停在围墙上梳理羽毛的乌鸦,凉声道:“复起之事,我已经有了眉目,只是还缺一个契机。”

  毛贵等了一会儿不见她说下去,忍不住道:“主子所谓的契机是……”

  魏静萱凉声道:“你刚才担心的事,就是我的契机,明白了吗?”

  毛贵很快便明白了她的话,惊声道:“这……这不是要命的事情吗,怎么会是主子的契机?”

  魏静萱淡淡一笑道:“福与祸一向都是相伴而来,当你集尽三千宠爱于一身之时,又何尝不是集尽万千怨恨于一身。”说话之时,视线中再次出现香菊的身影,在她手中还捧着两个馒头,魏静萱恻目道:“刚才的事,你知道就行了,不要告诉香菊,明白吗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