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两百七十九章 突变

  宫人依言道:“傅泰从临渊池上来没多久,就被五公公带走,这会儿应该是在养心殿。”

  在瑕月命宫人继续去打听后,胡氏疑声道:“娘娘,难道真是铃兰香?”

  瑕月沉声道:“本宫不敢肯定,但除了铃兰香之外,本宫想不出是何原因,令他突受虫蛇攻击,但是……傅泰他怎么会有铃兰香?”

  胡氏摇头道:“是啊,明明所有在永寿宫找到的铃兰香都已经呈到了皇上手中,他一个内务府的管事,怎么想也不该有。”

  “叶方……张泉……傅泰……”瑕月徐徐念了一遍这三人的名字,直觉这三vwanvshuvba,+anshu↑ba.人有什么联系,抬眼看向江丰,“乔雁儿可曾去找过傅泰?”

  江丰摇头道:“若她去找傅泰,奴才一定会知道,但确实没有,不过奴才倒是知道这个傅泰,是张泉的心腹,他能够坐上管事之位,也是因为张泉的提拔。”

  “这么说来,乔雁儿并不是这三人之间的联系了,可若不是她,会是谁呢?”这个疑惑索绕在瑕月心中,令她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过了约摸半个时辰,之前遣去的宫人神色匆忙地进来道:“启禀主子,皇上派五公公去搜周总管的屋子。”

  “什么?”瑕月倏然起身,盯着他道:“皇上为何要搜查周全的住处?”

  宫人摇头道:“奴才不清楚,这会儿周总管已经被带去了养心殿。”

  胡氏神色凝重地道:“娘娘,事情越发不对了,咱们要不要去养心殿看看?”

  瑕月心中正有此念,当即与她一起赶往养心殿,守在殿外的小五瞧见二人过来,连忙上前行礼。

  瑕月看了他半晌,道:“本宫知道周全被带来了养心殿,究竟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奴才不……”不等小五说下去,瑕月已是道:“本宫知道是你去搜得周全住处,你必然知道出了什么事。”见小五不语,她又道:“你虽是皇上的奴才,但本宫一向待你不薄,是否当真连这点事也不能告诉本宫。”

  小五沉默片刻后,低低道:“娘娘想必知道了傅泰遭虫蛇攻击之事,其实不止这些,连蝴蝶、飞蛾都发疯一样的攻击傅泰,就像……”

  瑕月瞳孔微缩,冷声道:“就像长乐当时一样是吗?”待小五点头后,她寒声道:“这么说来,果然是铃兰香?”

  “是,皇上知晓此事后,命奴才将傅泰及同行之人带至养心殿,从当时的情况以及他们描述的香气来看,皇上已经怀疑是铃兰香。”

  胡氏不解地道:“就算真是铃兰香,与周全有何关系?”

  小五叹了口气道:“皇上问傅泰是从何处沾染的铃兰香,傅泰说他今早些时候曾去找周总管,但周总管并不在屋中,在离开的时候,他不小心碰掉了摆在桌上的一个木盒子,从里面掉出一个隐隐散发着兰香的纸包,他觉得这个香气很好闻,就悄悄弄了一些在随身所带的香囊里,结果就出事了。皇上怀疑那就是铃兰香,所以派奴才去搜查,结果……真的在周总管屋中找到铃兰香。”

  胡氏冷声道:“这不可能,周全不可能会有铃兰香。”

  “奴才也不相信,但这香……确实是从周总管屋中搜出来的,皇上疑心永寿宫之中,是周总管所为,这会儿正审问着呢。”

  瑕月沉声道:“你进去通禀一声,就说本宫与颖贵妃求见。”

  “嗻!”小五依言入内,过了一会儿,出来道:“皇上请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进去。”

  待得进入大殿之后,瑕月一眼看到周全与傅泰跪在地上,前者脸色苍白如雪,像是浑身的血液都被人抽尽了一般。

  瑕月屈膝道:“皇上,臣妾听闻在周总管屋中搜出铃兰香,此事当真吗?”

  弘历迎着她的目光道:“不错,太医已经检查过,从周全屋中搜出来的,确确实实就是造成永寿宫大乱的铃兰香。”

  “您怀疑永寿宫之事,是周全所为?”不等弘历开口,她已是道:“不会的,周全为人敦厚,万不会做这样的事。”

  “朕也希望不是他,但周全始终解释不出铃兰香的来历。”弘历话音刚落,周全便急急道:“这铃兰香真不是奴才的,奴才从没有做过那样的事,定是……定是有人栽赃陷害奴才,请皇上明查。”

  “皇上,周全在内务府多年,一向勤勉有加,臣妾相信他不会做这种事;再者,他与魏答应素无恩怨,根本没理由那么做。依臣妾看,分明是这傅泰故施诡计,意图加害周总管。”

  “奴才没有。”傅泰急急道:“奴才说的都是真的,再说,奴才根本不知道什么铃兰香,如何能够陷害周总管,倒是……倒是……”

  “是什么,说!”面对弘历的喝斥,傅泰脖子缩了一下,咬牙道:“回皇上的话,在永寿宫出事之前,奴才曾几次看到周总管与郑九、小成子二人聚在一起神神秘秘的说话,像是在商议什么事,张总管……不是,是张公公得知此事后,就让奴才留意着周总管,结果没过两日,张公公就因私盗蜀锦一事被贬为净军,而在此之前,奴才曾看到郑九在夜间进入库房,当他出来的时候,手里拿着一些东西,虽然当时天色很暗,看不太清,但应该是几匹锦缎。”

  胡氏柳眉倒竖,喝斥道:“大胆奴才,竟敢在皇上面前胡言乱语,你可知罪?!”

  傅泰激动地道:“奴才没有撒谎,字字皆是奴才亲眼所见,亲身所历。”

  胡氏待要再言,瑕月已是拦住她,凉声道:“既是这样,你为何不早些告诉皇上?”

  傅泰低头道:“奴才只是内务府小小一个管事,又一向与张公公走得近,就算是说了,也不会有人相信,反而会以为奴才为了帮张公公洗脱罪名,所以才故意编造这样一番话。自从张公公出事后,奴才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,现在若是再不说,以后只怕都没有机会了。”停顿片刻,他又道:“不过奴才总以为,周总管这么做,是因为之前与张公公的过节,万万没想到,原来真正的起因是永寿宫,周总管怕会被张公公查出永寿宫的事,所以先下手为强,指使郑九盗出蜀锦,栽赃给张公公。”

  【作者题外话】:还有一章稍微晚点,正在努力赶文中。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