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两百八十二章 爱慕

  乔雁儿闻言,急忙道:“没有,奴婢只是将自己看到的事情说出来,至于陷害……奴婢入宫不过一月,与他们只称得上相识,无仇无怨的,为什么要害他们?”

  瑕月垂目道:“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,你当真以为自己掩饰得天衣无缝吗?”

  乔雁儿跪着的身子轻轻一缩,有些害怕地道:“奴婢不明白娘娘的意思。”

  瑕月上前一步道:“皇上,乔雁儿曾说过,她出身贫苦,每天要做许多事情,但臣妾发现她双手柔滑,没有一点茧子,倒像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,事实上,她来了臣妾身边后,动作青涩,实在不像做惯了事的人。还有,她自从遇见皇上与臣妾后,就一直坚持跟在》,≮anshu⊕ba.皇上与臣妾身边,从江南一直跟到紫禁城;当中,臣妾曾几次欲为她做主赐婚,其中不乏好人家,但她都不肯答应,宁愿做一个宫女,皇上,您不觉得奇怪吗?”

  乔雁儿脸色微变,她终于明白了,为何自己伪装的这样好,瑕月却仍是对她有所疑心,原来是在这件事上露出了破绽。

  想到此处,她连忙道:“皇上与娘娘对奴婢有救命之恩,奴婢万万不敢以虚言相欺,奴婢也不知道为何双手会没有茧子……”顿一顿,她道:“是了,以前在家时,每次淘过米,母亲都会让奴婢在淘米水中浸一会儿,奴婢记得母亲的手也很细嫩,别人见了,都很羡慕。至于不愿嫁人之事,奴婢已经说过了,奴婢很怕再遇到像上次一样的人;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”

  “说得倒是真好听。”胡氏冷然道:“御膳房中天天淘米洗菜之人,怎么不见双手细嫩如你?至于嫁人一事,更是可笑,有皇后娘娘为你做主,哪个敢欺辱你,薄待你?就不怕皇后娘娘怪罪下来吗?依本宫看,你根本就是心怀不善,说!留在宫中到底有何目的?”

  乔雁儿似乎急的汗都出来了,急切地摆手道:“皇上与皇后娘娘对奴婢有救命之恩,奴婢报恩都来不及,又怎会心怀不善。”

  胡氏嗤笑道:“这世上,多得是以怨报德之人,谁能证明你乔雁儿不是?”

  乔雁儿哭泣道:“奴婢真的不是,到底要奴婢怎么说,娘娘您才肯相信。”

  胡氏轻哼一声,朝弘历屈膝道:“皇上,臣妾觉得这个乔雁儿疑点颇多,且始终不肯说出留在宫中的目的,她的证言不足为信。”

  “是真是假,朕自会分辩。”弘历脸色木然,令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  听到他们的话,乔雁儿有些激动地道:“皇上,奴婢虽出身卑微,却也知道待人以诚之理,从不敢欺人,更不要说是欺骗自己的恩人,奴婢可以对天起誓,若有不实,就让奴婢不得好死。”

  瑕月凝声道:“区区一句空口誓言,岂能证明你所言为实,若你真想让本宫相信,就该说出你执意留在宫中的目的,莫要再说害怕嫁人之类的话,本宫不相信。”

  乔雁儿面色苍白如纸,贝齿紧紧咬着同样苍白的唇,许久,她道:“是不是奴婢说出留在宫中的目的,娘娘就相信奴婢的话。”

  事关周全等人性命,瑕月岂会轻易应下,只漠然道:“说吧,你到底有何目的?”

  乔雁儿深吸一口气,抬头道:“不错,奴婢留在宫中确实有目的,但并不像皇后娘娘想的那样不堪,奴婢只是……只是希望可以留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。”

 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,她低声道:“自从父母离世之后,奴婢就一直颠沛流离,没有一个安身之处,好不容易以为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身之人,结果却是那样的不堪。”

  她怆然笑道:“在奴婢最狼狈无助之时,是皇上救了奴婢,甚至为了奴婢,不惜以帝王之尊屈身大牢,除了父母,再没有人对奴婢这么好过。”

  胡氏脸色难看地道:“你喜欢皇上?乔雁儿,看来你比本宫想象得更加胆大。”

  乔雁儿脸颊微微一红,却没有避开目光,轻声道:“奴婢知道自己身份,更知皇上对皇后娘娘的一片深情,所以从不敢存有妄想,只希望能够默默侍候皇上,偶尔……能够看到皇上,这样奴婢便心满意足了。”

  胡氏厉斥道:“好一个恬不知耻的贱婢,皇上是何等身份,岂容你妄想!”

  乔雁儿委屈地道:“这件事,奴婢从不敢与人说起,这一次,若非娘娘一再逼问,还说奴婢用心不善,奴婢是万万不敢说的。”

  瑕月缓步走到她面前,冷眸道:“抬起头看着本宫。”

  乔雁儿不知她是何用意,依言抬头迎向瑕月的目光,后者的目光冷厉如箭,令她有一种转身逃离的冲动,但她清楚,要定周全与郑九的罪,就一定要让弘历相信自己的话,所以她不仅不能逃,还要让所有人相信她对弘历确实“心存爱慕”。

  对视良久,瑕月缓缓吐出一句话,“你在撒谎!”

  乔雁儿按着胸口,做出一副痛心之色,悲声道:“为什么不论奴婢说什么,娘娘都不肯相信,就因为奴婢的双手吗?若真如娘娘所言,从开始奴婢就是有意接近您与皇上,那岂非连杭州府的事也是奴婢一手策划;敢问娘娘,奴婢如何事先知道您与皇上的身份,又如何得知您二位会去西湖?”不等瑕月言语,她又道:“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,奴婢哪里来这么大的本事,可以将万花楼甚至是杭州府官员都玩弄于股掌之上?”

  面对她一连串的问题,瑕月被问得一怔,不过很快便道:“那次相遇或许是意外,但从那以后,你便有意跟在皇上身边,甚至为此编出那么大一个谎言来欺瞒。”

  “谎言?!”乔雁儿挤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,“奴婢的真心,在娘娘看来就是一个谎言吗?呵呵,也是,娘娘一直觉得奴婢心怀不善,自然听什么都像假的了,但奴婢可以当着任何人的面说,奴婢没有撒谎!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