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两百八十九章 小人得志

  “是,如今二人在打扫处当差。”傅泰刚一说完,张泉起身冷笑道:“走,咱们去看看。”

  “是。”傅泰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,陪着张泉来到打扫处,除了辛者库与净军之外,就属此处最苦,一般在此做事的,都是一些犯了事的宫人,每天除了劳役就是劳役,一天只有三个时辰歇息。

  张泉踏进打扫处没一会儿功夫,那里的首领太监便匆匆迎了出来,满面堆笑地道:“小的给总管请安,总管吉祥!”待得直起身后,他又道:“总管有什么吩咐,让人来传唤一声就是了,何必劳您大驾亲自过来呢。”

  这就是现实,你落魄之时,所有人都恨不得踩上一脚,而当你一朝翻身,高高在上◇wan◇书◇ロ巴,a□ns∞+m时,原先踩你的那那些人又都赶着来巴结。

  张泉笑一笑道:“也没什么事,咱家就是听闻郑九与小成子如今在你手下当差,所以特意来看看。”

  首领太监讨好地道:“总管真是有心,小的这就去将他们唤来。”

  不一会儿,两个佝偻着身子的人影来到张泉身前,首领太监见他们愣愣地站在那里,急斥道:“站着做什么,还不赶紧给总管行礼。”

  张泉笑道:“无妨,咱家与他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,无需如此见外,你下去做事吧。“

  待得首领太监走后,张泉绕着二人走了一圈,啧啧道:“几天之前,郑公公与成公公还春风满面,得意不凡,怎么今日就沦落到这个地步了,瞧瞧这一身的粗布麻衣,以前那些个绸缎做的衣裳都哪里去了?”

  傅泰故意道:“总管您忘了吗?他们现在可是戴罪之身,要不是皇上宽宏大量,这会儿早就去了鬼门关报道,就像那个周全一样。”

  张泉故作恍然地道:“是啊,咱家怎么把这个忘了,周全犯下做乱,他自己死了也就罢了,偏偏还把你们连累了,真是可怜。”

  郑九面无表情地道:“我们的事,不劳张总管费心!”

  张泉面颊一蓄,用力扯着郑九的辫子,冷声道:“不开眼的东西,你以为现在还是周全当总管的时候吗,敢对本总管这么说话,想死不成?!”

  头发被张泉拉的似要连着头皮一起扯下来一样,郑九忍痛道:“皇上已经开恩饶了我二人死罪,张总管这么说,是想违抗圣命吗?”顿一顿,他又道:“而且据我所知,您现在仍只是副总管,却一口一个‘本总管’,您还真当自己是内务府总管吗?呵呵,以你的德行,怕是这辈子都当不起!”

  张泉被说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好一会儿方尖声道:“好啊,一阵子没见,还是和原来那样牙尖嘴利,说话不饶人,不过郑九,现在可没人再护着你了,小心你的尖牙被人一颗颗拔光!”

  小成子见他死命往下拉小郑子的辫子,急忙道:“你莫要忘了,皇后娘娘还在,可由不得你放肆!”

  “皇后娘娘?”张泉并未因他的话露出任何惧意,反而再次收紧了手,低声道:“她现在自顾不暇,又哪里有空管你们两个!”

  郑九咬牙道:“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们两个,到时候看皇上饶不饶你。”

  张泉“桀桀”一笑,松开郑九的辫子拍手道:“正如郑公公所说,皇上都饶了你们,我小小一个副总管,又怎么敢要你们性命呢,不过,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词儿,叫做……生不如死!”

  小成子听出他不怀好意,警惕地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  “你们很快就会明白了。”说完这句话,张泉朝傅泰使了个眼色,后者会意地点点头,旋即走到不远处的首领太监身边,往他手里塞了锭银子,然后在其耳边一阵轻语,后者连连点头,攥紧了手里的银子走到张泉面前,满脸谄媚地道:“总管尽管放心,小的一定好好照顾郑九与小成子。”他刻意咬重了照顾二字,显然不怀好意。

  张泉满意地道:“好,那咱家就将他们二人托付给你了。”

  首领太监连连点头,在张泉离开后,那张笑得犹如老菊盛开的脸庞倏然一沉,冷冰冰地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,想让咱家将你们二人当成菩萨一样供起来吗?”

  “我们这就去做事。”郑九低低说了一句,还未来得及离去,首领太监便道:“你们两个去汲水将宫中的铜缸灌满。”

  小成子一愣,脱口道:“那些铜缸并不是我们负责的。”

  首领太监一瞪眼,道:“怎么了,之前没安排给你们,你们就不用做了吗?”

  “不敢,不过宫中有三百零八口铜缸,只凭我们二人,只怕灌到明日也灌不满,是否能让其他人随我们同去?”

  首领太监冷笑一声道:“要不要再派几个人给你们捏肩捶腿,端茶斟水啊?”不等他们言语,已是拉长了脸道:“让你们去就去,哪里来这么多废话,天黑之前若是灌不满铜缸休想吃饭。”

  小成子想要再说,却被郑九用力拉走,待得挑着水桶出了打扫处后,小成子气愤地道:“郑哥,三百零八口,平常至少要十个人汲水,现在要我们两个,怎么可能在天黑前灌满,他分明是收了张泉的好处,故意为难我们,为什么不让我与他理论?”

  “理论有用吗?”郑九摇头道:“没用的,他明摆着就是为难我们,继续说下去,只会给他更多的理由刁难。如今的形势……你还看不明白吗?”

  “我知道一切都与以前不一样了,也知道我们能够活着已是不易,但……张泉那个小人,分明就是在趁机报复,这口气,我怎么想都咽不下!要我说,最该死的人,是他与那个乔雁儿、丁默,要不是他们,总管怎么会……”说到这里,小成子忍不住掉起眼泪来,看到他这个样子,郑九心里也不好受,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再难忍也要忍着,这样咱们才有机会替总管报仇!”

  小成子抹去脸上的泪,迟疑地道:“郑哥,你觉得咱们真能替总管报仇吗?毕竟咱们现在这个样子……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