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挑明

  胡氏补充道:“还有乔雁儿,说起来,咱们至今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
  瑕月用盏盖拨着茶水上的浮沫,冷声道:“只要江丰与苏氏供出乔雁儿,酷刑之下,不怕她不说。”

  夏晴犹豫了一会儿,试探道:“那皇上那边……”

  瑕月低头抿了一口茶,眸光复杂地道:“若是到了这个时候,皇上还听信乔雁儿的花言巧语,那本宫……无话可说!”

  听得这句话,胡氏与夏晴心中皆是一凛,莫看瑕月说得淡然,言语间却是透出一股决然之意,若是此次弘历再不分缘由地坦护相信乔雁儿,【±wan【±shu【±ba,a⊙ns♀√om那他们二人的缘份,真是走到尽头了。

  在胡氏二人离去后,瑕月默默站在院中,天色yu晚,抬头望去,天空中尽是流光溢彩的晚霞,红黄蓝绿,各色皆有,如一匹匹天女织就的锦缎,铺就满天缤纷的同时,亦令紫禁城绽放着一天里最后的光彩。

  “奴才给主子请安,主子万福。”江丰的声音将瑕月的思绪自沉思中拉了回来,低头看了一眼半跪在自己面前的江丰,凉声道:“回来了?”

  江丰恭敬地道:“是,启禀主子,乔雁儿今儿个只去了一趟辛者库,之后就一直不曾离开过养心殿;奴才怕主子等得焦急,所以先行回来禀报,晚一些再回去盯着。”

  瑕月微一颔首,盯着他道:“江丰,本宫待你如何?”

  江丰眸光一闪,猜不透瑕月这么问的用意,小心翼翼地道:“主子待奴才自是极好,若非主子恩赐,奴才如今还在做那些苦差。”

  “本宫看你年纪不大,却能够体谅他人之苦,乐观知命,不怨天尤人,所以将你调来身边侍候,这大半年来,你行事稳妥,心思细密,与齐宽他们一样,很是能帮上本宫的忙,本宫也将你视为心腹。”

  面对这话,江丰低头道:“可是奴才却在最要紧的事情上疏忽了,害得周总管**人所害,奴才实在愧对主子。”说着,他用力磕了个头道:“主子放心,这一次,奴才绝不会再有任何疏忽,定会揪出乔雁儿的真面目,让周总管在天之灵得以安息。”

  瑕月淡淡一笑,抚袖道:“你江丰做事细微如尘,本宫怎会不放心。”

  江丰听着瑕月语气有些不对,不敢冒然出声,过了一会儿,瑕月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你今儿个除了盯着乔雁儿,还去了哪里?”

  江丰心中一跳,小声道:“回主子的话,奴才一直跟在乔雁儿左右,并未离开。”

  “是吗?”瑕月垂目说出一句令江丰几乎从地上跳起的话来,“那为何有人看到你进了辛者库?”

  江丰悠然抬头,在接触到瑕月的目光时,脸庞一阵刺痛,似有无数把小刀在割裂皮肤一般,他不敢再对视,低头道:“奴才……不明白主子的意思。”

  “江丰,你若是好好为本宫做事,本宫定不会亏待了你,可惜,你不愿,实在令本宫有些难过。”

  江丰努力挤出一丝笑颜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道:“主子何出此言,主子待奴才有恩,奴才万不敢对主子有半分不忠。”

  锦屏见气愤不过,开口道:“江丰,都到了这个时候,你还满嘴谎言,你可真是无耻至极!”

  江丰一脸茫然地瞅着她道:“姑姑,我……我实在是不明白,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?”

  看到他这个样子,锦屏越发来气,待要说话,瑕月已是道:“江丰,你背后的主子是苏氏是不是?”

  虽已自瑕月刚才那句话中料到了端倪,但真正从其口中听到时,江丰仍是脸色发青,颤声道:“奴才的主子不就是您吗,怎么会是苏氏,再说,奴才也不记得宫里哪位主子是姓苏的啊。”

  “苏映雪,原是宫中六嫔之中,后因谋害先皇后,罪犯滔天,被皇上贬为庶人,罚入辛者库做苦役,她所出的二位阿哥分别交由金氏与仪敏贵妃抚养;之后,皇上看在三阿哥的份上,免了她苦役,让其在辛者库中修佛;可惜苏氏不愿就此困死在辛者库,依旧在暗中兴风作浪,更将你派到本宫身边,伺机对本宫不利,结果她也确实得逞了,因为你,在乔雁儿一事上,本宫受你蒙骗,睁眼如盲。”

  “恕奴才愚笨,不懂主子的话。”江丰虽然看起来平静如常,但其眼底已是一片慌乱,垂在袖中的双手更是紧紧攥着。

  瑕月厌恶地瞥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好了,别在这里与本宫装傻了,你的底细与事情,本宫一清二楚,更知道你今日不止见了苏氏,还与乔雁儿说过话。”

  江丰浑身发抖,努力思索着应答之话,但令他绝望的是,不管如何思索,都是相同的结果,逃不了……

  “苏氏确实很能耐,在辛者库那么多年,还记着本宫的性子喜好,让你一下子投了本宫的眼缘;若非这次的事,本宫至少还不知,原来你是苏氏派到本宫身边的奸细。”

  江丰努力抬起重若千钧的脑袋,颤声道:“我留意过坤宁宫的人,他们……不可能盯着我,你……你遣了谁来盯我?”

  “终于肯承认了吗?”瑕月冷笑道:“你这么精明,本宫怎么敢动此处的人,盯着你的,是颖贵妃身边的李四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!”随着这句话,江丰瘫软在地,连动一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,百密一疏,真是百密一疏,他就不该心存饶幸,以为瑕月没有疑心自己。

  瑕月冷冷道:“江丰,以你的罪,本宫定你一个死罪亦不为过,不过念在主仆一场的情份上,本宫可以饶你死罪。”

  “你要我背叛主子?”不等瑕月言语,江丰已是摇头道:“不可能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  齐宽插话道:“江丰,苏氏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,令你这么死心塌地为她办事,难道你真盼着她离开辛者库后,许你以富贵荣华吗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