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终害己

  苏氏知道,瑕月不会救自己,弘历是她唯一的希望,当即连滚带爬地来到弘历脚前,泣声道:“皇上,奴婢知错,奴婢愿意一辈子在佛前赎罪,求皇上饶奴婢最后一次。”

  弘历默默看着她,就在苏氏以为事情有转机的时候,冷如冰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抽走她最后一丝温度与希望,“你……永远不会有最后一次!”苏氏一而再,再而三的言行不一,已是令弘历对她彻底失望。

  苏氏愣愣的跪在那里,直至侍卫左右挟了方才回过神来,极力挣扎哀求,可惜,弘历心意已决,不是她几声哭诉哀求便可以改变的,孔武有力的侍卫也不是她能挣开的。

  “皇上,同床共枕,生儿育女的情份↗wan↗shu↗ba,+ans●¢m,你当真一点都不念吗?你怎么可以对我如此狠心绝情?!”苏氏尖厉凄绝似裂锦的声音在殿内不断响起,双脚使劲勾着地,想要避免被拉出去杖毙的结局,可惜,这一次没人救得了她,也没人会救她。

  当年,苏氏费尽心机串通庄正,让弘历以为永珹出生之日,正是凌若脱困之日,得以保住性命;十余年后,她同样费尽心机,想要离开辛者库,复纯嫔之位,结果却将自己送进了鬼门关。

  想来……她心里是后悔的,但已经来不及,再多的心机与手段,也难以改变这个必死之局。

  在被强拽着经过瑕月身侧时,苏氏所有的绝望皆化做无尽的怨恨与愤怒,暴发出凄厉如夜枭的声音,“那拉瑕月,你这样害我,苍天有眼,一定会有报应,不止你,你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也会有报应!”

  见她如此恶毒,齐宽上前一掌掴在她脸上,恨道:“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!”

  齐宽力道甚大,苏氏被打出了血,但她恍如未觉,死死盯着瑕月,张牙舞爪地厉声道:“那拉瑕月,我不会放过你的,必会化为厉鬼,日夜纠缠,索你们性命!”

  对于她的诅咒谩骂,瑕月只是神色淡然地道:“连自己亲生儿子也算计加害之人,上天怎会听她之言。至于化为厉鬼……”瑕月上前一步,冷笑道:“你尽管来寻本宫,看到时候,究竟是本宫惧你,还是你惧本宫!苏映雪,今日这一切,皆是你咎由自取,怨不得他人。”

  “不是!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被你所迫,若不是你,我今日早已贵为皇妃,又何需算计自己的儿子!我落得今日的下场,也是被你所害,除非我魂飞魄散,否则生生世世都不会放过你!”如此谩骂着,苏氏又桀桀笑了起来,“那拉瑕月,你不必得意,弘历今日能杀我,来日就能杀你,杀你的儿子!我在阴曹地府等着你们母子,等你们死在他的手里,哈哈哈!”

  在疯癫若狂的笑声中,苏氏被拉了下去,过了约摸一柱香的功夫,有侍卫来禀,苏氏已被杖杀,弘历对此,只说了淡淡的三个字,“知道了。”

  苏氏,雍正年间入潜邸经侍候,因出身商贾之家,出身低微,故只为格格,于雍正十三年诞下弘历第三子,乾隆元年,弘历登基,念其诞下皇嗣,故封其为纯嫔;然苏氏不满自己只屈居嫔位,一意欲得到更多的尊荣,几次针对瑕月,甚至不惜谋害皇后,以嫁祸瑕月,阴谋被揭穿之后,因其腹怀龙子,得以保住性命,临盆之后,罚入辛者库为婢;苏氏不堪如此终老,一心想复嫔位,算计加害多人,终在乾隆十五年,被弘历杖毙至死!

  苏氏杖毙,江丰随后亦被弘历处死,只剩下一个乔雁儿尚且处置,瑕月屈一屈膝道:“皇上,乔雁儿在皇上面前做假证,已是犯了欺君之罪,且此女自入宫以来,便行事诡异,足见其心不善,臣妾以为,此人不可姑息,还请皇上明断!”

  乔雁儿闻言当即跪下道:“回皇上的话,奴婢确是亲眼看到郑九喂鸦,不曾欺君,至于皇后娘娘说奴婢行事诡异,心存不善,更是冤枉,皇上与娘娘对奴婢有救命之恩,奴婢报恩尚来不及,又怎会有不善之念,只怕是娘娘对奴婢心存偏见,从而故意指使江丰说那番话,就像……她曾经指使周全加害魏答应一样;奴婢虽然身微,却也不甘平白受此冤,还请皇上还奴婢一个公道。”

  “你倒是恶人先告状!”瑕月冷冷说了一句,朝弘历道:“皇上,刚才苏氏已是承认了,江丰是她派到臣妾身边的内应,所以臣妾根本不可能指使他,乔雁儿……确确实实撒了谎;而且,臣妾观乔雁儿,能言善道不说,还识文断字,这样的人,实在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出身贫苦人家,将此人留在身边,只怕不是什么好事。若皇上不愿杀她,亦可将她驱逐出宫,也算是一个两全之法。”

  “皇后倒是思虑周全,不过……”弘历话音一顿,迟迟未曾说下去,四喜看到他这个样子,忍不住道:“娘娘,皇上……”

  下一刻,弘历重重一拍桌案,面色狰狞地喝斥道:“谁让你多话了,还不闭嘴!”

  四喜脸上掠过一抹苦涩,跪下不敢言语,瑕月惊讶地看着弘历,四喜根本没有说什么,弘历何以发这么大的火?正当她想问的时候,弘历已是道:“皇后口口声声说乔雁儿撒谎欺君,想让朕将她驱逐出宫,甚至是处死;朕很好奇,到底是乔雁儿真的有问题,还是……皇后别有目的?”

  瑕月怎么也料不到弘历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,愕然道:“皇上此话何意?”

  弘历负手走到她面前,冷声道:“这话不是应该问皇后吗?自从乔雁儿入宫之后,皇后便一直刻意针对,周全那次,朕已经容你了,想不到你仍不肯罢休,皇后……你真是让朕失望。”

  殿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,雨滴打在窗棂上,传来“沙沙”的声音,瑕月怔怔地望着那张朝夕相对了二十余年的脸庞,许久,她哑声道:“皇上觉得臣妾在撒谎?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