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威胁

  弘历面无表情地道:“是不是撒谎,皇后心里明白,总之,朕以后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,也希望皇后时刻牢记自己身份,不要再做出有损皇后之德的事来!”

  他的伤人之语,如一记重锤狠狠打在瑕月胸口,令她痛得几乎摒过气去,锦屏看不过眼,脱口道:“主子一心为皇上,皇上怎可如此是非不分?!”

  “放肆!”弘历眸光倏然一沉,厉声道:“大胆贱婢,何时轮到你来教训朕?来人,将她拖下去重责三十杖!”

  眼见锦屏将要受责,瑕月忍着胸口的剧痛道:“锦屏一时情急,不甚说错了话,还请皇上饶她这一回。”

  “若朕今日饶了她,只怕来日她更加放肆!”说着,弘历别过脸,冷声道:“拖下去!”

  “谁都不许动!”在喝止了侍卫后,瑕月走到弘历身前,颤声道:“当日,臣妾问您,是否在皇上心中,臣妾尚不及乔雁儿来得可信,皇上说您并非此意,那么现在呢?皇上现在究竟是什么意思?!”

  弘历深吸一口气,道:“皇后一定要朕说吗?”

  瑕月眼中出现一抹退缩,但很快她便用力点头道:“是,臣妾想知道,皇上究竟是何想法?”

  “好,朕告诉你!”弘历紧紧攥着负在身后的双手,直至指节攥得泛白酸痛,方才冷冷道:“朕曾许你信任,也曾以为你是值得朕信任之人,但眼下看来,却是朕错了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;这句话不止说苏氏,亦是说你,你仍是朕初识时那个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的那拉瑕月,从不曾变过,是朕过于天真了,竟然会相信你,甚至还封你为皇后,如今想来,实在有些可笑!”

  这一句句话,犹如惊雷一般在瑕月耳边不断炸响,而且一声比一声重,令她脑袋一片空白,无法思索,无法言语,只愣愣地站在那里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瑕月艰难地道:“你……你再说一遍!”

  “不论你要朕说多少遍,都是一样,那拉瑕月,你若知趣,就立刻回你的坤宁宫,从此安安份份做你的皇后,否则休怪朕不顾念这些年来的情谊。”

  每一个字每一句话,都像一把刀,狠狠扎在瑕月身上,痛的似有人生生要将她撕裂一般,不知过了多久,她自被酸楚塞满喉咙中艰难地挤出话来,“你后悔封我为后?”

  “是!”弘历冷声道:“若可以重回当年,朕绝不会许你皇后之尊!”

  “好!”瑕月双唇哆嗦地吐出这个字,旋即颤手除下髻间那对金凤出云点金滚玉步摇,递到弘历面前,道:“你若后悔,尽可收回!”

  这世上,却有她贪恋的东西,但绝不是这皇后之位!

  弘历面色阴沉不定,冷然道:“你以为这样以退为进,朕就会再相信你吗?不会,那拉瑕月,收起你这套把戏吧,朕再不会受你所骗!”

  这一次,连一向稳重的齐宽亦忍不住心中的气愤,道:“皇上怎可因为一个来历不明的乔雁儿,就否定了主子的所有,这些年来,主子为您付出的,失去的还少吗?”

  弘历气极反笑,“好啊,一个个都来指证朕的不是了,想……”话未说完,瑕月已是将手中的步摇狠狠掼在地上,哀伤、悲恸、痛苦,一一在她脸上闪过,最终定格在绝望,“看来不论我做什么,在看你看来,都是假的,都是别有目的!”不等弘历说话,她又吃吃笑了起来,直至笑得落下泪来,方才缓缓止住,笑是止住了,这泪水却是怎么也止不住,不断滴落在光亮如镜的金砖上,在这样无休止的泪水中,她喃喃道:“弘历,你我终是不能走到白头了……”

  “朕确有想过与你白头偕老,是你负了朕!”弘历努力抑制着眼底深处的酸痛,不让它们化作泪水出现在眼眶中,别过头冷声道:“朕不想再看到你,滚!”

  最后望一眼弘历冷若刀削的侧脸,瑕月拂袖离去,在转身的那一刻,眼泪落得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凶猛;结束了,二十余年的情意、缘份,都在这一刻结束。

  她赢了富察明玉,赢了珂里叶特氏,赢了苏氏,却输在一个相识不足数月的乔雁儿手里,真是可笑又可悲……

  待得小五将殿门关起后,弘历面色铁青地看着乔雁儿,寒声道:“你满意了?将解药给朕!”

  乔雁儿站了起来,冷笑道:“皇上这样维护皇后,您要奴婢如何满意?!”

  弘历额上表筋暴跳,咬牙道:“朕刚才一直都依着你的话,处处指责皇后,何来维护二字。”他终是没有熬过痛楚,服下了那盏放了药的茶,如乔雁儿所说,喝过后,果然疼痛消失,整个人亦重新变得精神无比,但弘历心里明白,这是在饮鸠止渴,不得到解药,他只会越陷越深,直至无法自拔。

  “奴婢眼睛没有瞎,是护是责,奴婢看得一清二楚,不错,你是斥责了皇后,但皇后除了掉几滴眼泪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损伤,甚至连那两个奴才也安然无恙。对奴婢来说,这些……远远不够。”

  “乔雁儿,你不要太过份了,信不信朕现在就杀了你!”若非受制于药物,弘历早已经将乔雁儿碎尸万段!

  对于他的威胁,乔雁儿不以为然地道:“皇上自可以杀了奴婢,不过以后,可就再没有人给您送药了,每一日每一刻,您都会活在痛苦之中,直至死亡!”说到此处,她又冷笑道:“说起来,能得皇上陪葬,奴婢也算不枉此生了!”

  弘历盯了她片刻,冷声道:“朕就不相信你身上只有刚才那一包药!”

  乔雁儿笑笑道:“自然不止,可是两包就两包,三包就三包,一旦用完,皇上可就没安生日子过了,唯解药才是真正可以令皇上一劳逸之物,可是很不巧,奴婢并没有带在身上,奴婢也不会将它告诉任何一个人!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