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佛与道

  当年永璂出生之时,唐齐章为其算生辰之八时所说的话如一把枷锁,一直压在他身上,这十一年来,他未有一刻是真正轻松的。

  永璂命格尊贵,有真龙之相,但八字偏轻,极易早夭。事实上,这些年来,永璂曾数次遇险,譬如八岁那年在木兰围场险些遭野猪所伤;每一次出事,都令他心惊胆战,惶恐不已。

  十一年间,他不止一次想过要将此事告之瑕月,但每每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,瑕月将永璂视如命根,若得知此事,如何能受得了。待得永璟死后,看到瑕月痛不欲生的样子,弘历暗暗发誓,将这件事埋在心中,永不向瑕月提及!

  唐齐章一直在寻求补全永璂命数的法子,可任他¤≤wan¤≤shu¤≤ba,▲ans≠∷m翻遍奇门术书,皆只得到一些偏门小术,稍稍影响人的运势,没有一样是可以真正改变命格的。

  所以,他将希望寄托在佛道两家,将佛道两家最有名之人皆请到了京城,以厚礼相待,要求只有一个,就是改变十二阿哥的命格,让他得以平安长大。

  这一切,外人无从得知,只以为弘历既信佛又信道,也有人暗中猜测,认为弘历是为求长生之术,故而请了佛道名家来京城;毕竟历朝皇帝之中,不乏为求长生而信佛信道之人,最为出名的莫过于明朝的嘉靖皇帝,信奉痴迷到穿着道袍上朝,被人戏称为道士皇帝。

  在压下心中的思绪后,弘历自袖中取出一道三角黄符交给瑕月,“这是清玄道长为永璂所做的平安符,最是灵验不过,你将它放在永璂枕下,可保永璂无病无痛,万邪不侵。”

  “是。”瑕月有些无奈地接过黄符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每过一段时间,弘历都会交给她一些黄符或是佛珠,让她放在永璂屋中,说是可以保平安,除了永璂,其他阿哥也会有;为着这事,她曾劝过弘历几次,但弘历始终听不进,只得由着,左右也不碍着什么,只希望弘历不要太过痴迷玄学,误了国事。

  瑕月并不知道弘历信奉佛道两教的真正原因,正如她不知道,弘历赐给永珹他们的黄符与佛珠,并未如给永璂的那样加持作法,这样做,仅仅是为了避免她疑心。

  且说永珹他们,在离开养心殿后,并未依着弘历的话各自歇息,而是去了阿哥所看望十四阿哥永璐,因章佳氏触犯圣颜,所以永璐一直养在阿哥所,如今已经三岁多了,诸多兄弟之中,他与永璂特别亲近,每次看到他来都很高兴,而永璂看到他,也会想起永璟,所以也常会来看他,有时还会做一些小玩艺送他。

  永璂刚踏进阿哥,一个小小的身影便扑到他身上,如扭结糖一样,嘴里欣喜地叫道:“十二哥,我好想你啊!”

  随后跟上来的宫人连忙拍袖下跪,“奴才给四阿哥请安,给十三阿哥请安!”

  在命宫人起来后,永珹拉过还在永璂怀里扭个不停的永璐,捏着他红扑扑的小脸蛋道:“光记着你十二哥就行了是不是?”

  永璐歪着头看了他会一儿,紧接着抱住他一条大腿,撒娇道:“还有四哥,我也想四哥!”

  永珹哭笑不得地敲着他的头道:“你这小猴子,小小年纪就学会见风使舵了,可真是了不得。”

  永璐一脸委屈地捂着被他敲疼的脑袋,嘟囔道:“四哥坏,说了想四哥还打人,不喜欢你了。”说着,他一溜烟跑到了永璂身后撅嘴生气,最后还是永璂亲手做的竹蜻蜓将他给逗笑了,开心的把玩着。

  待得永璐跑去玩耍后,永璂道:“四哥,你不回府去吗?”

  “就这么会儿功夫,懒得来回折腾,在这里待一会儿得了。”说着,永珹忽地笑道:“你啊,心眼可真多!”

  永璂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,笑道:“被四哥看出来了?”

  永珹在一旁的石凳中坐下,睨眼道:“你明知道令嫔一心想生个小阿哥,却偏偏哄着皇阿玛说喜欢皇妹,让她一定要再生个皇妹出来,她心里一定气得半死。”

  永珹在他旁边坐下,弯了眉眼道:“谁叫她以前拿我说的话在皇阿玛面前中伤四哥,害得四哥被皇阿玛训斥。”

  永珹眸中掠过一抹温润的光彩,轻声道:“你还记得?”

  永璂理所当然地道:“事关四哥,我当时记得,从我有记忆以来,四哥就待我极好,更曾在围场上救过我的性命,令嫔中伤你就是中伤我,我这个人没别的本事,就是记性好,莫说才过了三年,就算是过个三十年,也不会忘记。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;人若欺我,我必百倍报之!”

  那是永璂八岁时候的事了,永珹喜欢上胡氏身边的一个宫女,两人暗中往来,情意渐深,永珹想要与之长相厮守,逐大了胆子向胡氏讨要那名宫女以做侧福晋,虽说他们只是情意互许,并未做出什么有违伦常宫规之事,但终归是不太好,所以胡氏几经思量,没有答应永珹这个要求。

  永珹被拒,心中难过,他一向与永璂要好,后者虽然年幼,但聪颖过人,对于许多事都知晓,所以永珹常会与他说事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永璂不想永珹伤心,但想去求瑕月,胡氏与瑕月一向要好,若是瑕月开口,胡氏定会答应,无奈瑕月当时正为永璟一事难过抑郁,实在不是提这事的好时机。

  正当永璂为难之时,恰好被魏静萱看到,便问他何事愁眉不展,虽然瑕月曾告诉永璂,让他小心着些魏静萱,但永璂毕竟还年幼,未曾想太多,被魏静萱套了几句,便将永珹的事说了出来,魏静萱听过后,也很是同情,说会帮永珹向弘历进言,促成他们这对有情人。

  永璂对此自是求之不得,对魏静萱极为感激,欢喜地将事情告之永珹,永珹对魏静萱了解比永璂深,对此半信半疑,果然两日后,永珹等来的不是赐婚旨意,而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斥责。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