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宫熹妃传
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

首页 > 清宫熹妃传

清宫熹妃传

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各怀鬼胎

  小华子思及刚才退出正殿一事,几位主子之中,只有令嫔有子嗣,他试探地道:“主子……可是在说令嫔?她做什么事了?”

  待得听忻嫔讲述了刚才的事后,秀竹凝声道:“想不到令嫔竟如此狠心,主子,不如……咱们不要与她往来了,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把主子推出去?”

  “秀竹所言有理,主子已经得到了那张秘方,相信很快能怀上龙嗣,四妃之位,未必不可指望,实在不必倚靠令嫔。她连自己女儿都可做为棋子,更甭论主子。”

  “本宫心里有数,不过就算想要抽身,也等本宫弄到那篇道法之后再说。”忻嫔对于那篇可以令人青春不老的道法向往之极,若不能弄到手,必然≈∟wan≈∟shu≈∟ba,a≈nshu$ba.食不知味,睡不安寝。

  小华子想了一会儿,道:“奴才只担心夜长梦多。”

  忻嫔微微一笑,伸手于伞椽外,待得收回之时,有雨水在掌心滚动,“她要对付的可是当今皇后,岂是一时半刻能成事的,所以咱们大可以等取得道法之后再……行它事。”

  秀竹疑惑地道:“它事?主子是指什么?”

  忻嫔张开五指,凭由雨水从指缝中流过,“若将这后宫比做一片树林,你们说,长得最茂盛,最根深蒂固的是谁?”

  秀竹眼珠微转,小声道:“可是皇后?”

  “不错,就像令嫔自己说的,惠妃因为依附皇后而得了四妃之位,既然惠妃可以,本宫为何不可?”

  小华子迟疑道:“可是皇后一直对主子若即若离,奴才只怕……主子难以如愿。”

  对于他的话,忻嫔扬唇道:“皇后谨慎,非亲信者不用,颖贵妃与惠妃都是跟随她多年的,本宫贸然相附,她当然不信,但若是本宫呈上一份大礼呢?”

  小华子与秀竹对视了一眼,疑惑地道:“不知主子所谓的大礼是指什么?”

  “这么多年来,令嫔想要皇后失势,皇后又何尝不想要令嫔的性命,只是彼此都没有机会,如今令嫔对本宫信任无疑,想要寻她的纰漏错处,想来非难事。”

  小华子陡然一惊,失声道:“主子是想以令嫔之命换取皇后信任?”

  忻嫔轩眉道:“令嫔可以拿本宫做棋子,本宫为何不可拿她做棋子,说穿了,彼此都是相互利用罢了,所谓姐妹情谊不过是一个笑话,谁手段高谁就能笑到最后。”

  “可主子与她同行,难免会做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,奴才怕她反咬主子一口,到时可就麻烦了。”

  “皇后是个明白人,想必会知道本宫的难处。”忻嫔抚一抚髻上的杏色流苏,轻笑道:“本宫之前还想着,要如何讨皇后欢心,结果令嫔眼巴巴地就送上来要做本宫的踏脚石,枉她聪明一世。”

  秀竹讨好地道:“一山还有一山高,令嫔又怎是主子的对手。”

  忻嫔笑笑不再说话,一路往咸福宫行去,在她们各自回到自己宫殿之时,郑九也来到坤宁宫,跪下道:“奴才给娘娘请安!”

  “起来吧。”瑕月抿了一口茶,凉声道:“事情都办妥了?”

  郑九愧疚地道:“奴才有负娘娘所望,还请娘娘恕罪。”他的话令瑕月黛眉一挑,“事败了?”

  “回娘娘的话,原本一切顺利,奴才安排的猫被魏二小姐发现,并带了回去,但令嫔那边……”他咬一咬牙道:“奴才让林长寿装作偶遇,将伞呈给令嫔她们,原本倒是一切顺利,令嫔接了那伞;后来林长寿有不放心,悄悄尾随在后,发现仅仅只一会儿后,令嫔便命人将伞扔了,改而让人重新去取伞,想必是发现了伞上的气味。”

  瑕月拭一拭唇角的水渍,凉声道:“她倒是小心。”

  锦屏不甘地道:“真是可惜,主子辛苦想出来的计策又让她给避过了,照此下去,不知何时才能撵那魏秀妍离宫。”

  见瑕月不语,齐宽轻声道:“其实两日时间实在匆忙了些,假以时日,咱们定可想出一个完美无瑕的计策,让那魏秀妍离宫;退一步说,就算她真留上一个月,也不见得能得皇上垂幸,否则昨儿个夜里她在养心殿就不止是祈福了。”

  锦屏撇嘴道:“此女瞧着比令嫔还要狐媚,谁知道她还会使出什么法子勾引皇上,多留一日,就得多担一日的心。”

  瑕月忽地道:“郑九,你可有按本宫的吩咐,将猫薄荷抹在伞柄处?”

  “一切都依主子的吩咐。”郑九刚说完,瑕月便再次问道:“那在伞扔弃之前,令嫔可有接触过伞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郑九努力回想着林长寿的话,道:“依着长寿的话,接伞的应该是令嫔身边的毛贵,令嫔并没有亲自碰触过那把伞。”

  “毛贵……”瑕月徐徐念着这个名字,忽地绽然一笑,“他是令嫔的心腹,寸步不离左右,如此一来,便与令嫔亲自接触未有两样了,且等着看好戏吧。”

  郑九不解地道:“恕奴才愚笨,不明主子之意。”

  “猫薄荷这种东西,一旦接触,就会沾染,人或许闻不出,但猫一定可以闻出。当年,苏氏就是用这种法子来加害永琏,虽然那一刻,本宫护了永琏平安,但终是没能护他一世,令他早早就去了。”

  齐宽唯恐瑕月忧思伤身,连忙劝道:“主子已经尽力了,端慧太子在天有灵,必然不会怪主子。”

  “本宫没事。”如此说着,瑕月对郑九道:“派人去盯着永寿宫,一有消息,立刻来报。”

  郑九迟疑地道:“恕奴才多嘴问一句,就算猫因闻出了猫薄荷而兴奋,也只会攻击毛贵,对令嫔并无所碍。”

  瑕月微微一笑道:“毛贵向来不离魏静萱左右,若猫突然起而攻击毛贵,魏静萱就在旁边,猝不及防之下必然受惊,本宫问过宋太医,以魏静萱如今的月份,只要稍有受惊就会引起宫缩,从而早产。”

  闻听此言,郑九紧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,恭声道:“奴才这就派人盯着永寿宫,奴才告退。”

  子午书屋(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· 推荐一本小说:有种后宫叫德妃


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